【童年的亂】一

一個人靜靜的吸著煙,回憶起童年,不知是眷戀還是有一些的荒誕……

  校園坐落在一個繁華都市的邊緣,許多十五六歲的少男少女漫無目地的在這

�打發著時間。抽煙,喝酒,鬥毆還有泡妞是男孩們最熱衷的事

  ,而這些男孩中的佼佼者也是女孩子最喜歡的,當然除了老師還有那些很愛

看書學習的女孩了。

  我就是那個佼佼者,像電視�一樣,身邊總有一幫的兄弟,在這個學校�我

的權威性是毫無置疑的。只是有些遺憾,我還是個處男,和我好的女孩雖然不少,

可是最多也就摸摸她們的小乳房,再進一步的舉動她們總是拒絕,哎,等機會吧。

  依舊像往常一樣的上學,依舊像往常一樣的去修理了一個和我兄弟叫板的笨

蛋,是大我一個年級的。在一陣拳打腳踢過後,我像一個戰勝的

  將軍一樣環視著戰場。男生們萎縮的躲在一邊,女生眼睛�滿是驚恐,看著

女生眼睛�的驚恐,莫名的,我的下體開始勃動……

  我招呼兄弟,轉身準備離開。

  “站住!”一聲呼喝讓我停下了腳步,我回過頭,是個女孩。

  她像是在指責我,嘴�喋喋不休的在說著什麽。我聽不太清楚,因爲我的耳

朵並沒有去聽,我的眼睛在看。

  很漂亮!我很討厭的校服穿在她身上也突然感覺很好看了。頭發很長,很黑,

齊齊的劉海搭在她的前額。眼睛很大,很亮,一副黑邊的眼

  鏡架在她高挺的鼻梁上。嘴巴還在說著什麽,但我只想去親那紅紅的嘴唇。

她應該是個文靜的女孩,有一些顯得瘦弱,但此時她的身上卻

  隱隱透著英氣。我的下體再次勃動,而且很劇烈的勃動……

  兄弟們在勸我,一個小丫頭別和她計較了,是的,拳頭不是來對付這樣的女

孩的,我知道。但我要計較,用我的陰莖!

  她叫徐曉陽,三年級三班的學習委員,是個優秀女孩。她的身邊不乏追求者,

但至今沒人成功。這對我是個挑戰,也是誘惑!

  次日,我推開了三年級三班的門,徑直走到徐曉陽的課桌旁。“做我的女朋

友吧”,我很直接,也很自信。“討厭,無賴!”。她似乎對

  我印象很深,也很直接。我離開,但我的陰莖依然堅挺……

  “做我的女朋友吧”“做我的女朋友吧”“做我的女朋友吧”,接連的幾天,

我說著同樣的話,她依然是同樣的回答。憤怒象熊熊燃燒的火

  把,在我的下體燃燒,像要爆炸!強奸!念頭在我腦子�一閃,讓我不禁出

了一身冷汗。我不是個好學生,打架鬥毆雖然習以爲常,但強奸是

  犯法啊。怎麽辦?理智與欲望。

  我用了一個自欺欺人的辦法作出了選擇,我想這她的模樣,如果陰莖不勃起

就放過她,如果勃起,那就……

  它勃起了。

  夏日的午後,一些好學們總是很早就來的教室自己溫習功課,那天徐曉陽沒

來,沒人知道她去哪�了,只有我知道。

  有人告訴徐曉陽的媽媽病了,中午放學回趟家。而我就在她回家的路上等她,

一條僻靜的小河邊。

  “做我的女朋友吧”“討厭”,依舊的對話。我的手抓住了她的手。“無賴,

放開我”。我把她的手輕輕的往身後一背,她便不動了,嘴

  �好像還要罵,可是我知道她很痛,痛的說不出話。她驚恐和不解的看著我,

她不知道,我有一個會武術的叔叔特別的疼我,他的真傳都教給

  了我,平時打架很好用,現在也很靈,哈哈……

  要離路邊遠點,蘆葦多一點的地方,她極其不情願又極其痛苦的和我到達了

目的地。一個簡單的腳別子她就躺在了事先爲他盡心打造的草

  床上了,驚恐的目光讓我勃起。“你要幹嘛,我媽媽病了,放了我!”“你

媽媽沒病,是我病了,你看,我這�都腫了”。我脫下了短褲,陰

  莖直挺挺的跳了出來。“啊!”她用雙手緊緊的捂著臉,呵呵,這正是我想

要的……

  我向她靠近,把她的右手壓在身下,用我的左手將她的左手從頭上方盤過來,

是一個躺在地上投降的姿勢,呵呵,她的嘴在喊,沒辦法,

  我只有像崔健歌�唱的一樣,用我的嘴將你的嘴堵住。兩條玉筍般的腿在藍

色的校裙�亂蹬,嘴�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我知道這很費體力,

  她一會就會老實的,何況我的右手已經解開了她的白色上衣,小乳罩只在我

需要的時候輕輕一撥就可以享受她的玉乳了。

  天氣很熱,她累了,我的嘴離開了她的嘴,她的眼睛�有淚水,她在哭。好

美,讓人憐愛的美!我在她的脖子上親了一下,手突然伸進了

  她的乳罩,用力揉搓著她的乳房。“啊”她瞪大了眼睛,淚水一下子湧出,

我知道這個女孩崩潰了,她我可以盡情的享受了。

  陽光下,她的乳房泛著白光,粉嫩的乳暈,微微凸起的乳頭,我貪婪的允吸

著,撥弄著,很久……

  她會偶爾的呻吟一聲,聲音很小,但我可以聽到,像我去摸別的女孩子一樣,

這個情景我很熟悉,想的接下來我要做的讓我心�很是沒底,

  但我要做!

  我的手慢慢的去解她的裙帶,她像是被蠍子蟄了一樣一下緊張了起來。“不

可以,求求你,放開”她像是在哀求,我喜歡聽她的哀求。我停

  下了手,在她的大腿內側輕輕的撫摸,她也安靜了,她覺得她的哀求起作用

了。

  一切很安靜,我含著她得乳頭,手指只在她的禁地邊上徘徊,她似乎完全放

松了。

  突然,我的手指像靈蛇一般滑進了她的內褲,中指一下插進了她的小穴,快

的她還沒來的急加緊雙腿。“啊”她的掙紮差點讓我抓不住她。

  小穴�很濕潤,我的手指不停的抽插著。“混蛋,流氓”!她的罵聲像是一

針興奮劑,我發瘋似的抽插著,罵聲減弱,喘息聲漸漸充斥著我的

  雙耳,她的身體在扭動,滑滑的液體淹沒了我的手指,我想,我要真正的去

告別處男了。

  裙子只是向上一撩,她白色的小內褲便一把被我撤了下來。她沒太大反應,

只是輕輕的夾了一下腿,陰毛只有稀疏的幾根,我把嘴湊了過去

  ,她的腿夾的更緊了,我用力分開她的雙腿,太美了,一個粉紅的小穴頓時

映入眼簾,我用舌尖輕輕的舔了一下,她一陣抽搐,小穴微微開合

  ,像是在等待我的進入……

  陰莖已經漲得要破了,我舉起這個硬幫幫的家夥一下送進了徐曉陽的小穴。

“啊!”她大叫一聲,身體一陣抽搐,雙手緊緊勒住了我的脖子

  ,我知道那是處女的痛。

  抽插,抽插,抽插,我的肉棒在徐曉陽的屄�不停的撞擊著,那是人生第一

次的愉悅,徐曉陽的呻吟,喘息,就像酒,讓我沖動,讓我在她

            的身上瘋狂的撒著野……

  一股熱流從我的身體�湧出,我射精了,在她體內。我告別了處男,陰莖從

徐曉陽的屄�慢慢拔出,她癱軟著雙腿,陽光照在她的小穴上是

  那樣燦爛,還有些許的露珠點綴著她的花蕾。我親吻了一下這個讓我告別處

男的地方,輕輕的說,“做我的女朋友吧”。她無語……

  接連的幾天,我都會在學校的門口有意無意的遇見徐曉陽,她總是低著頭匆

匆的從我身邊走過,可能是我對她有些歉疚吧,所以並沒有去過

  多的糾纏她,一切都像什麽的沒發生一樣,時間就這樣的在流逝,但在我的

心�卻愈發的對她有些眷戀。

  上課是我睡覺的時間,也總是夢見她的樣子的時候。她清秀的臉龐,哭泣時

讓人的憐愛。不是很大卻堅挺的雙峰。粉紅的乳頭被撫摸後慢慢凸起的模樣。粉

嫩的小穴,纖細的雙腿。哭泣,喘息,呻吟,尖叫,無語,那一次的的每一個情

景都像魔咒一樣纏繞著我,我想我是真的愛上了她……

  從此,我總會一個人默默的跟在她左右,雖然她還是不太願意和我說話。她

的一些追求者也因此受到了懲罰。她知道是我幹的,我能感覺得到她有幾次想要

和我說話的,我在等。

  “嘿,你過來”,像是在命令,可我還是很高興。

  “你不要總是打架好不好,他們又沒招惹你”

  “是你”

  “是我什麽”

  “你不理我啊”

  “這不是理了嗎”

  說完她好像有些嬌羞的跑開了,我突然覺得天更藍了,來上學也是一件不錯

的事情了,哈哈。

  不知道是我征服了徐曉陽,還是徐曉陽征服了我,反正我們在一起了。田間,

校園,還有那條小河邊都留下了我們一起的身影。我們會接吻

  ,我撫摸她她也不會反抗,只是把頭埋的很低,臉頰泛著紅暈。那時我的陰

莖總是勃起的,可她不許我再下一步的要求,她說要等到我們結婚

  的時候,那一次只是個意外,她已經原諒了,如果再犯就再也不理我了。我

郁悶……

  我想我是愛她的,是真的愛上了她。但我的陰莖卻從那次之後上瘾了,它愛

陰道,不論是屬於誰的陰道……

  和徐曉陽戀愛,和別人做愛,我用這種方法我自己找到了平衡。

  我身邊總是圍繞著女孩,因爲我是英雄。可能是她們喜歡我所以我不喜歡她

們,但我的陰莖喜歡她們了。

  何曉楠,女,16歲,短發,皮膚白,活潑開朗,學習中等,喜歡我的人之

一。只是沒操過,上回她拒絕了,我知道這回她拒絕也沒用了,我

  已經有過一次強迫的經驗了,呵呵。

  小河邊的蘆葦蕩�,何曉楠的上衣和乳罩都是敞開的,我的手在摸,嘴巴在

允吸,她在呻吟。

  我把她的手放進了我的內褲,陰莖很硬,她不敢去摸它,是我把陰莖強塞進

她的手�,她有些不好意思,但沒松手。

  “動一動”我說。她的手開始動了,很爽,真的很爽。

  我的手去摸她的小穴,動作很快,我怕她有拒絕,這�她不讓摸,但我要操

她必須經過這一關。何曉楠嘤咛了一聲,雙腿緊緊的一夾。“放

  松,沒事的“我輕輕的說。雙腿松了,我的手指順利的插進了她的陰道。我

感慨,哎,原來女孩如此啊。

  我的手指在何曉楠的陰道�不停的攪動著,陰液一點一點的開始增多。“啊

啊啊……”她得叫聲讓我興奮,陰莖在她的手上開始不停的抽動,她也很配合的

開始扭動身體,陰道時不時的收縮著,像在允吸我的手指。

  何曉楠已經一絲不挂的躺在了我的面前,身體和徐曉陽那麽的相似,只是她

更順從。我把陰莖送到了她的嘴�,她不願意,但還是在嘴�喊

  含著了。“快點吸”,她很聽話,吸的很賣力,小嘴鼓鼓的,我低下頭輕輕

的說到“知道嗎,這叫雞巴,是專門來插你下面的洞的,哈哈”“

  討厭,誰叫你插“她把頭扭向一邊,”嘿嘿,不讓也不成啦“,我一下抄起

她的雙腿架到我的肩膀上,手�把持著陰莖在她陰戶上摩擦,不停

  的摩擦。

  “嗯啊嗯嗯啊啊”,她在叫在扭動在迎合,我在欣賞,但願徐曉陽能有一天

也這樣的享受,我在想。

  插吧,就當是我愛的徐曉陽。

  “茲”的一聲微響,陰莖只被處女膜輕輕的阻礙了一下,便順利的通過了,

一直到底。她很痛,但我沒有停,用力再用力,陰莖飛快的抽插

  著。“啊啊啊啊,停下,停下,求求你,啊啊,啊”。她流淚了,是痛的。

我更興奮了,因爲更像徐曉陽了……

  我的陰莖肆無忌憚的在何曉楠的屄�沖撞著,像一頭發瘋的野獸,緊緊的陰

道開始松弛了,更加潤滑了,她開始迎合,屁股一擡一擡的,突

  然一股暖流一下沖向了我的龜頭,陰道在收縮,加緊,“啊”何曉楠竟然高

潮了。我還在繼續,抽插,何曉楠四肢癱軟的躺在地上,任由我的

  陰莖在她的體內進出著,很久,很久……

  徐曉陽,何曉楠,我已經成功的有了兩次的性交,在以後的日子�我對這種

事情更加的熟練,又陸續和五六個女孩發生了關系,她們從開始的羞澀變得開放,

從忍受變成了享受,有時甚至會主動的向我暗示想要我來操她們。我會讓她們幫

我口交,坐在我的雞巴上主動的扭動身體直道我射精,我努力的享受著每一次的

性交,感覺自己就像個皇上一樣,這樣的經曆讓我有著空前的自豪感,成了我炫

耀的資本。

  有幾個很要好的哥們總是纏著我來問操誰誰的感覺怎末樣,奶子是什麽樣,

屄屄是什麽樣,我給他們講的時候我能看到他們的雞巴都把褲子撐的老高,哎,

我可憐的兄弟們啊,有機會我一定會讓你們嘗嘗女人的味道的。

  一個星期六的中午,我和三個很要好的哥們在喝酒胡侃,彪子【很壯的一個

好哥們】一臉憤怒的走了進來,「媽的,那個傻逼老師去我們家家訪了,我一看

事情不妙趕緊溜了出來,怎麽辦啊」?

  「那個老師啊?」我問道。

  「就那個剛來的英語老師,拿個事就當真的白癡。」

  「這回又要挨你爸的猛捶啦」

  「真背啊」

  「靠,真他媽找幹」

  兄弟們你一言我一語的爲彪子打抱不平。

  「先坐下喝杯,消消氣吧」,我叫彪子坐下,到上了酒。今天彪子的酒喝的

特別快,沒多久我們就有些多了,這時彪子有些醉意的說「哼,早晚我得報仇,

好好收拾她,叫我哥哥泡她,給丫辦了」。

  「對對,你哥和她歲數差不多,有戲」,華子【一個哥們】接茬道。

  「你哥也是個混混,人家可是師大畢業的大學生啊,玄。」二黑【一個哥們,

有些憨】,撇著嘴嘀咕著。

  「那怎麽辦啊」豆丁【哥們,有些懦弱】,細聲細氣的歎道。

  「瞧你們那點出息,還用得著別人幫忙,咱們自己幹!」我借著酒氣的一句

話把幾個哥們給驚著了,瞪著眼看著我。

  「老大,你沒多吧」

  「靠,膽小鬼,敢不敢你們,不敢以後就別在這�混了」。

  「怎末辦,你說吧,我敢」彪子第一個表態了。我看了一下華子,二黑,豆

丁,可能是酒壯慫人膽吧,哥幾個都一咬牙,點頭了。

  我問彪子「她還在你家嗎」?

  「應該在」,彪子答到。

  「去河邊等她,那是她回學校的必經之路,走!」我們哥幾個醉醺醺的來到

了那條小河邊,就是我幹徐曉陽的那個地方,在等……

  歐希倩,英語老師,身高一米六八,師大畢業,二十二歲,皮膚白皙,笑時

臉上有個酒窩,樣子很甜。據說有個男朋友,有人看到過她被一個男的騎摩托車

帶走過。

  「怎麽還不來,咱們都快在這爬一下午了」彪子發著牢騷。

  「要不咱們撤吧,饒她一回」豆丁有些打退堂鼓。

  「著什麽急,天黑了在回來才好呢,免得被認出來」,我狠狠的道。

  可能是天意吧,她真到很晚才回來,她又去做了幾個家訪,現在想想那天要

是她沒從這�經過多好啊,我也就不用受哪六年的罪了,哎……

  天黑了,一陣自行車的聲音讓我心頭一驚,畢竟有些害怕,但是話說了就要

幹啊,要不怎麽做老大!不管了,我一下竄了出來,把手�事先準備好的一根木

棍一下捅進了歐希茜的前車輪。「啊~ 」,我們的英語老師一下子飛了出去,重

重的載在了地上,我真希望把她摔暈就好了,那樣會省去很多事,可是沒有,她

要起身。我一個箭步竄了上去,騎到了她的背上,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一只手

把她的胳膊一背,她又不動了。

  彪子脫下了褲衩套在了她頭上,華子二黑連拉帶拽的把歐希茜拖進了蘆葦叢,

豆丁把自行車也一起推了進去。一切都很順利,這是我們預先計劃好的。

  「嗚嗚~ 嗚嗚~ 」歐希茜掙紮著,但她發不出聲音,我叫彪子把內褲也貢獻

了出來,堵上了她的嘴。她也動不了,彪子光著屁股坐在了她的頭上方,手壓在

彪子的腿底下,她的腿還在蹬,二黑華子也把她的腿坐在了身下,豆丁在發呆,

我也在發呆,看著我的英語老師發呆……

  她的頭上雖然套著彪子的褲衩,可還是擋不住她一頭的秀發順著雙肩傾灑在

胸前,胸好挺,已經微微露出了半個乳房,幾縷黑絲敷在上面出奇的好看,白色

掐腰的上衣,把她的胸和腰部的曲線勾勒的淋漓盡致,粉色印花的長裙與上衣處

的銜接有些脫開,露出了一點點白色的小腹,很平坦,還有一點的肌肉,她在學

校應該很愛好體育吧。她的腿很長,在她掙紮的時候長裙已經退到了膝蓋上面,

雖然看不見大腿的根部,但我知道那�應該比小腿更白,更迷人。

  我示意我來接替彪子的工作,讓彪子去操她,可彪子的一直搭在歐希茜頭上

的陰莖卻一直沒有硬,豆丁站在一邊發呆,華子,二黑低著頭,默默的坐在她雪

白的腿上,空氣中只有歐希茜發出嗚嗚嗚嗚的聲音……

  我長出了一口氣,慢慢退下了褲子,陰莖已經硬了,我半跪在老師的身前,

用手撥開了她胸前的秀發,一個一個的小紐扣在我的手指力松開,她扭動的好厲

害,一挺一挺的。我輕輕解開她的乳罩,兩個雪白的乳房一下跳了出來,比我以

前看到過的都豐滿,圓潤,至少這是一個成熟女人的乳房,乳暈是粉紅的,乳頭

是粉紅的,很小的乳頭,還微微的下陷在乳暈�,我用手輕輕的撫摸著,輕輕的

捏著她的乳頭,舌尖舔著另一個乳頭,很甜的感覺。我直起身,將陰莖在她的乳

房上摩擦著,龜頭頂著她的乳頭,旋轉著,旋轉著,我感覺的到她的乳頭在慢慢

的變硬,像一顆珍珠般從乳暈上升起,晶瑩剔透。

  我的手慢慢的滑向了她的小腹,大腿內側,她得陰戶很肥厚,鼓鼓的被白色

的小內褲緊裹著,我的手指在上面滑動,歐希茜在用力的扭動躲閃著,嗚` 嗚~

嗚嗚,她在哭泣,我示意華子二黑起來一下,我要把她扒光,長裙,內褲,上衣,

乳罩,一件不落。

  歐老師赤條條的躺在我的面前,我一下把頭埋進了她的兩腿之間,允吸著她

的陰戶,舌尖在她的陰蒂上挑逗,「恩恩恩啊啊啊」她的感覺很明顯,她是一個

很敏感的女人,淫水慢慢的流了出來,我把手指伸了進去,抽插,一根,兩根,

三根,四根,抽插抽插,她不是處女了,因爲我沒感覺到處女膜,我要幫她男友

來幹她了。

  我示意華子二黑把她的腿劈的大一些,她的柔韌性很好,已經成了一個大字

型,粉紅的陰唇有些微微的開啓,黑亮的陰毛上挂著一些液體,我舉著硬幫幫的

雞巴,對準了她的小穴一下插了進去,一直到底。「嗚嗚嗚,嗚嗚~ 」她被彪子

的內褲嘟著嘴所以叫聲有些沈悶,我不喜歡,我一把把她嘴�的內褲拽了出來。

「恩,恩,不要不要,啊啊,停下,求你別別」停著她的叫聲我更加的興奮了,

我漂亮的老師,我會教你舒服的,我的雞巴在她的小穴�來回的抽插著,她的陰

道好滑,好濕潤,她讓我感受到了以前沒有的快感,很快我射精了,射在她的陰

道了,我附在她得身上,嘴�含著她的乳房,陰莖在她的小穴�一點一點變軟

……

  我起身,看到彪子的雞巴直挺挺的豎了起來,彪子像一條瘋狗一樣一下撲在

了歐希茜的身上,雞巴在她的大腿根部和肛門處頂了兩下才找到位置,一下插了

進去。彪子很壯,雞巴很大,我能看到歐希茜在緊緊的咬著牙,彪子像是上了弦

一樣的插著她的老師,不時的發出滋滋的聲音,歐希茜在迎合,她好像忘了這次

性交的方式,也許她在想著她的男友吧。這時已經沒有人在束縛著我們的老師了,

她的身體是自由的,她可以任意的扭動,彪子射了,歐老師卻緊緊的將雙腿纏在

了彪子的腰上,不叫他離開。

  華子上了,二黑把雞巴塞進了歐希茜的嘴�,兩個人很有陶醉的插著我們美

麗的歐老師「恩恩啊啊快快啊!」她含著二黑的陰莖嘴�含糊的呻吟著……

  我們的老師似乎瘋狂了,她不停的扭動這身體,屁股一挺一挺的向上迎合著,

我能感覺到她很快樂。

  華子射了,射在了歐老師的屄�,二黑射了,在嘴�。我看著豆丁,他不敢。

我示意將歐希茜翻過來,叫她趴著,她的屁股很圓很有彈性。我伸手在她的小穴

�蘸了一些粘液,塗在了她的肛門上,又蘸了一些,一下把中指插進了歐希茜的

屁眼,「啊,疼,啊啊」我是在爲豆丁開路,豆丁的雞巴很小,細的像根筷子,

我想歐希茜的屁眼可能更適合她吧。

  豆丁趴在了歐老師的身上,我們把她的腿分的很開,她的小菊花濕漉漉的,

豆丁舉著他的小雞吧,一下頂進了歐老師的肛門。「啊不成痛好痛啊」豆丁可不

管這樣多了,雙手緊緊勒住了歐老師的乳房,雞巴像活塞一樣的插著,我看著這

個美麗的,年輕的老師在我們的輪番轟炸下已經開始享受了,她不知道,操她的

人是她平時嚴加看管的學生。

  想著歐希茜走在講台上的音容笑貌,想著平時她訓斥我們時的嚴厲,想著這

個博學多才的大學生,我的陰莖再次的勃起。我伸手一把拽起了豆丁,將歐希茜

一下翻了過來,坐在了我的身上,我把陰莖一下插進了她的陰道,雙手摟著她的

小蠻腰,一前一後的推動,她扭動著屁股,嘴�發出誘人的呻吟,她的雙手緊緊

的勒住了我的脖子,陰道像小孩的允吸,不停的夾著我的雞巴。太爽了,前所未

有的快感,我一把扯掉了歐老師頭上彪子的褲衩,歐希茜那嬌美的臉龐一下讓我

的陰莖更加的堅硬。

  「啊」一聲驚叫,歐老師的陰道差點從我的雞巴上脫落,她驚恐的睜大了眼

睛,「是你」!我能感覺到她的陰道在迅速的變得幹澀,她一下閉上了雙眼,淚

水像泉湧,我把她平躺的放下,抽出我的陰莖,在上面啐了一口唾液,有繼續插

進了她的陰道,她在不停的流淚。我輕輕的伏在歐老師的耳邊問道「老師,舒服

嗎」她環視了一下我們,無語……

  我從歐希茜的陰道�抽出了我的陰莖,她敞開著雙腿,粉紅的乳頭,粉紅的

陰戶,粉紅的嘴唇,微微開啓……

  當晚我們被警車帶走了。

                                    

                完結篇

  六年是一個不算短的時間,尤其那六年正是人生中最美的時光,可我卻是在

牢獄中度過的。年輕的無知與沖動讓我付出了沈重的代價,當我離開監獄大門的

時候,世界對我來說竟然如此陌生,寂寞,無助,是我最多的感受,童年那些美

好的時光已經一去不返了。留在我心�的是對我曾經傷害過的那些女孩的歉疚,

尤其是歐希茜老師,還有那個我深愛著的徐曉陽……

  經過那次事情,歐希茜就調離了我們那所學校,也不知道她現在怎樣了,那

次的傷痛是不是還在纏繞著她,我只能默默的對她說聲「對不起」希望你永遠幸

福。

  徐曉陽經過我多方的查找終於有了一些線索,只是消息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個

噩耗,她結婚了,並且快要生小孩了,有人經常看見她和愛人一起散步,她挺著

  我想去找她,雖然一切都已經過去了,但是我還是有些不甘心,哪怕我們能

做個普通的朋友呢,希望她能原諒我年輕時的錯。

  事情好像比我想象的要順利,當我出現在徐曉陽的面前的時候,她顯得很平

靜,好像已經知道我總有一天會出現一樣。

  我們聊了很多很多,我能感受到她其實沒有忘了我,至少她的第一次是我給

的。

  她得家庭很幸福,老公大她七歲,是個公司的經理,很疼她。只是有時會經

常的出差,不知徐曉陽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告訴了我這些,讓我感覺我也許可以成

爲她的情人。

  我們就像很多朋友一樣的交往著,我對她很是關心,就像個情人一樣的照顧

她,甚至有時候去醫院檢查也是由我陪她去的,因爲她的老公又出差了,去了倫

敦,很遠,時間很長,也許要等到他的孩子出生了,這些也成了徐曉陽總想我發

牢騷的話題,她總是說老公人很好,就是工作太忙了,經常把她自己留在家,要

是她在上班的時候還好,現在懷孕了,她自己在家很無聊。

  她說在我沒出現的時候,總是和歐希茜在一起聊天,這個名字一下讓我心�

一驚,是歐老師嗎,我沒敢問出口。

  就這樣我們頻繁的交往著,那天她邀請我去了她們家。她的家很豪華舒適,

只是顯得有些冷清,她懷孕了,所以一直陪她的小狗也送人了,從她的話�我能

感到一個妙齡少女的寂寞。

  和她在一起,我的陰莖也會不時的勃起,但我總能克制,至少我已經傷害過

她一次了,我不能失去這個還拿我當朋友的朋友。

  那天,是她的生日,只有我在陪她。

  她穿的很隨意,一件白色的孕婦裙,沒有帶乳罩,我能看到她雪白的乳房在

衣服�晃動。她用飲料代替酒在陪我,燈光很昏暗,很有情調。我喝了很多酒,

她好像並不拍我喝多了。

  「我們好像情人。」我終於忍不住說了出來。

  「哈哈!」她笑的讓我不知如何是好。

  「你像是在勾引我?」我盯著她乳房悠悠的說道。

  「怎麽說話呢,那樣難聽。」她輕輕的撅了一下嘴,臉上泛起一絲紅暈。

  我的陰莖勃起了:「我們做愛吧?」

  我看著她的眼睛,她低下了頭,眼睛在逃避,纖細的手指撥弄著衣角,臉更

紅了。

  「好熱啊,我去洗個澡,你不許偷看啊。」說完她徑直走向了浴室。

  浴室的門沒有關,嘩嘩的水聲在告訴我,她在等我。我把自己脫得精光,輕

輕的推開了浴室的門,徐曉陽沒有回頭,只給了我一個背影。她的皮膚白的像羊

脂,屁股上翹而且堅挺,水流從她的兩腿之間緩緩的滑落,好美的一幅美人出浴

圖啊。

  我從身後輕輕的抱住了她,雙手只是搭在了她的腹部,圓圓的。徐曉陽把頭

向後輕輕的躺在了我的肩上,她閉著眼,我輕吻她的玉頸,良久……

  徐曉陽轉過身,輕輕推開了我,我莫名的看著她,她也在看著我。我對自己

的身材充滿了自信,六年的牢獄生活讓我的肌肉異常的的發達,我相信每個女人

都會爲它們發瘋,還有更讓我自豪的就是我的小弟弟,很粗,很長,很雄壯,此

刻正漲得紅紅的直立著。我看到徐曉陽的眼睛�有一團欲火在燒。

  她突然一下撲向了我,熾熱的雙唇一下堵住了我的嘴,她的嘴�滿是香氣,

舌尖像個頑皮的孩子在我的嘴�打轉,她的熱情讓我措手不及,我愣愣的站著,

這回她是在強奸我一樣。

  她纖細的手不停的摞著我的陰莖,快要把它揪掉了的感覺,她瘋狂的吻著我

的身體,最後把我的陰莖一下含進了她的小嘴,塞的滿滿的,舌尖不停的挑逗著

我的龜頭,她允吸著,好像從來未曾有過的美味。

  「啊……啊……慢一點曉陽……」我有些受不了了,終歸是六年沒碰過女人

了,更何況是這麽漂亮的懷孕中的女人。

  我抱起曉陽,把她輕輕的放在床上,她嬌喘著,雪白的乳房一起一伏的,兩

顆堅挺的乳頭嬌豔欲滴,腹部隆起的很大,把她的陰戶顯得那樣的深邃,陰毛比

十七歲的她要多了很多,濕漉漉的貼在她的陰唇上,陰唇還是粉嫩的,邊緣的顔

色要深一些,有一些微微的外翻,這應該是他她老公的傑作吧。

  我俯下身,雙手扒開她的陰唇,用舌尖在她的陰蒂上舔吸著……

  「嗯……嗯……」她開始呻吟:「用力……快一些……快……」

  「好舒服……啊……啊……」

  我舔的更加的賣力,她叫更加的淫蕩。我用手扶著陰莖在她的小穴上摩擦,

她把腿夾了夾,一翻身測了過去,她拒絕了我的進入。

  「就這樣吧,我怕傷到孩子。」她有些擔憂的說道。

  「不會的,我輕一些,別擔心。」我安慰道。

  「我也好想要,我總在想我們的第一次,結婚後我就在也沒有體驗過那種感

覺了,老公總是沒幾下就射了,有時甚至才剛剛插入……」

  我終於知道了,我強奸她的那次,她是舒服的,至少身體上是舒服的。

  「別擔心了,要不我們換個姿勢吧,來,過來。」

  我坐到了椅子上,陰莖像一根旗杆。

  「來,坐上來。」我揮舞著陰莖招呼她。

  「太大了,我不敢。」她像是在撒嬌。

  「哈哈,快點吧。」

他老公的雞巴一定不大,我用雞巴在她的陰戶上蹭了蹭,一只手輕輕的掰開了陰

唇,她用手支撐著身體,一點一點的往下放。

  「啊……嗯……嗯……啊……」

  到底了,我能感覺到龜頭已經定到了她的子宮。

  徐曉陽瘋狂的扭動著屁股,我的雞巴在她的穴�攪動,淫蕩的叫聲充斥著整

個房間。

  「鈴鈴鈴」,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響起,曉陽停了一下,有些不情願的拔出

了我的雞巴。她拿起電話,回頭示意我別出聲,我走了過去,一下按下了免提。

  「陽陽,生日快樂!」是她老公。

  她得老公真是夠貧的,沒完帶了的又是道歉又是討好,曉陽雙手支著下颚趴

在桌子邊上和他聊著天。她的屁股很翹,還在不時的扭動,我看著看著,一下舉

起了雞巴,從後面插了進去。

  「啊!」曉陽一聲尖叫。

  「怎麽了?陽陽?」

  「沒事,有只蟑螂。」

  徐曉陽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洋洋得意的笑著,雞巴在她得陰道�來來回回

的插著,時不時發出「啪啪」、「滋滋」的聲音。

  「什麽聲音啊?」

  「沒什麽,我在打蟑螂。」

  我聽見曉陽的話讓我直想笑,我插的更猛了「啪啪,啪啪」,我的身體撞擊

著她的屁股。徐曉陽用手堵住了嘴,用力咬著手指,淫水已經順著她的大腿在流

淌了,「噗滋,噗滋,噗滋」陰道�發出的聲音很是響亮,曉陽有些不好意思。

  「打不到就別打了,我都聽見你在喘了,別累到啊。」她老公還這真是關心

她啊。

  電話終於挂了,曉陽的屁股用力的往後一頂,「啊——」一股熱流從徐曉陽

的陰道�噴了出來,幾乎是同時,我的精液也噴向了她的陰道,雞巴在�面抖動

著,白色的液體沾滿了她的陰戶。

  「好舒服!」曉陽用陰道緊緊的夾著我的雞巴,很久不願拔出……

  就這樣我們維持著情人的關系,她家�的每個角落都有我們做愛的身影,她

在我的調教下變得像個蕩婦,很多的性用具我給她買了很多,甚至有時我們會玩

一些小小的SM,性愛是快樂的,這是曉陽最大的感受。

  又一次的偷情,我的雞巴才剛剛的插入,門鈴響了。我們沒有理會,繼續插

著。

  「鈴鈴鈴」,「鈴鈴鈴」曉陽的手機響起。

  「曉陽,你在家嗎?快開門,我有事啊。」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我的雞巴不情願的拔了出來,她叫我躲在臥室�。門開了。

  「希茜,怎麽了?」

  「我要離婚!」進來的那個女人顯得很激動,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

  我好奇的把門推開一道縫隙,啊,是歐老師,我感覺像在做夢。

  「你說,我辛苦的帶著孩子,還要上班,可他……嗚嗚嗚……嗚嗚嗚……」

歐希茜抽泣了起來。

  「怎麽啦?你快說啊。」

  「他有情人,我今天回家拿東西,正被我看到他們在幹那事,嗚嗚嗚……」

  「怎麽會這樣啊,那你想怎麽辦啊?」

  「我要離婚,我也找個情人,給他帶足綠帽子,哼!」歐希茜狠狠地說到。

  「哈哈,歐老師原來你這樣開放啊,要是真給你個小夥子你敢用嗎,別說氣

話了。」徐曉陽和她開啓了玩笑。

  「怎不敢,許他就不許咱們女人了,我也是人啊,我還說是他工作累了呢,

我們都兩個月沒同房了,原來他去和別的女人鬼混呢,你說多氣人。」歐希茜一

本正經的說。

  「哎也是,我也是常自己一個人哪,女人真苦。」

  「你不是有我嗎!」我突然開啓了房門,而且赤裸著身體,陰莖翹的老高。

  「啊,是誰啊?」歐希茜驚呼。

  「你……」徐曉陽臉漲的通紅,說不出話來。

  我徑直走向了歐希茜,一下跪在了她面前:「歐老師,對不起,是我,我一

直想找到您,請你原諒我的年少無知。」

  我的突然出現,讓這兩個女人顯得很是慌亂,歐希茜努力的定了定神,眼睛

使勁的盯著我的臉:「是你!」

  「是你!怎麽是你?」歐希茜很激動,啪的給了我一個耳光,而後嗚嗚的哭

了起來。

  「別哭了,希茜,過去的就讓她過去吧,他那時也是年輕,他也受了不少苦

了。」曉陽在勸導著她。

  歐希茜還在抽泣,我們無語,良久,她擡起了頭,眼睛充滿了疑問的看著曉

陽,幽幽的問道:「他怎麽在這�?」

  「他是我的情人。」眼前的情形徐曉陽已經無需隱瞞了。

  「我們在一起很快樂,無論心理還是身體。」說著,她撫摸了下我的陰莖,

幽幽的道:「它讓我快樂,讓我真正懂得了該如何享受女人的快樂。」

  「希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曾經是我們的老師,你不會認爲我是一個壞

的女人吧?」徐曉陽的眼�閃過一絲的幽怨,平靜的望著歐希茜。

  「壞女人?好女人?壞女人?好女人?」歐希茜目光有些呆滯的看著窗外,

嘴�自言自語的嘀咕著。

  「好女人是個什麽樣子,是我這樣?天天的工作,洗衣,做飯,帶孩子?」

歐希茜不停地反問著,像是在問曉陽,但更像是在問自己。

  「我不做飯,洗衣,孩子也沒出生呢。」,徐曉陽下意識的摸了摸凸起的肚

子:「現在也不工作了,可我還是做不了所謂的好女人啊」她有些感慨的歎了口

氣。

  「你老公也外邊有女人?」歐希茜問道。

  「沒有,他很愛我。」徐曉陽用眼角瞟了我一眼,接著說道:「他無法給我

作爲女人,或者說是作爲一個健全人該有的快樂和激情。」

  歐希茜有些不解,急切的問道:「到底是什麽原因啊?就別賣關子了。」

  「呵呵!」徐曉陽笑的有些勉強:「我就直說吧,我們在做愛的時候,我才

剛剛的有感覺他就射精了,她不懂女人的感受,他在那個時候只把我當做了一個

叉著腿的充氣娃娃。」

  曉陽又看了我一眼,接著道:「在很多次這樣的做完後,我終於鼓足勇氣對

他說,能不能時間長一些,或者你多一些的撫摸,吻吻我的那�,可你猜他說什

麽?」

  「說什麽?」歐希茜好奇的問。

  「女人要淑女一些,不能這麽淫蕩啊,以後不許再說這樣下流的話了啊。我

暈,他讓我給他口交就不淫蕩啊,媽的個呆子!」徐曉陽狠狠地拍了下桌子,一

副不恭的樣子。

  我聽得忍不住想笑,歐希茜卻先笑了,笑的很開心的樣子。

  「哈哈,這就是老夫少妻的毛病啦,正常的很,你不是也找到代替品了嗎?

嘻嘻!」歐希茜看了我一眼,笑的有些詭異。

  「好了,在我眼�你肯定不是壞女人,我走了不打擾你們了。」說完,她站

起了身準備離開。

  「我不會和別人說的,放心。」她邊說邊走向了門口。

  「別走啊,你去哪�啊?你可別真的去離婚啊!」徐曉陽急切地堵在門口。

  一句話讓剛才好像已經忘了傷痛的她頓時渾身一顫,像是被蠍子蟄了一下。

歐希茜被曉陽抓著胳膊坐回到了沙發上,神情呆滯的望著窗外,淚水順著眼角慢

慢的淌了下來。

  我感到一陣的心痛,也許是我那次的過錯,致使她以前的男友離開了她,或

者還是那個男友,不能釋懷她曾被人輪奸的陰影。我曾經很欽佩她的勇氣,敢於

告發她被學生輪奸的事實,讓我們不能逍遙法外。也佩服她從新開始了生活。更

欣賞她的善解人意,寬廣的胸懷。可就是這樣一個漂亮,賢淑,能幹的女人卻讓

她一次一次的承受著刻骨的傷痛。

  我慢慢的穿上了衣服:「歐老師,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就讓曉陽先陪你吧,

我先回去。」

  「哦,別,你別走,還是我走吧。」歐希茜一下回過了神,匆忙答到。

  「今天都不許走,你,去做飯。我們姐倆閑聊會兒。」曉陽一指我命令道。

  我轉身進了廚房,她們兩個叽叽喳喳的聊著,都是一些來回訴苦的事,有時

會把聲音放得很低,我聽不到,但我猜測,肯定是一些很隱秘的話吧,因爲偶爾

會傳來歐希茜笑著說曉陽你真壞的聲音,之後就是兩個人有些浪蕩的笑聲。

  晚飯好了,燭光,紅酒,三個人。曉陽爲了孩子還是沒有喝酒,歐希茜喝了

她人生第一次的酒,我陪著她在喝。曉陽會時不時的講一些笑話,當然也免不了

一些黃色露骨的,這時的歐希茜總會不好意思的笑個不停,臉紅紅的,也許是酒

的作用。

  我們頻頻的舉杯,酒喝得很開心,歐希茜好像已經忘了她老公外遇的事情,

她說,她從沒有這樣放縱過,她好像今天才知道了什麽是生活,她好開心。我知

道酒精開始刺激她的大腦了,這種感覺能有效的緩解心理的痛苦和苦悶。

  歐希茜喝多了,她四腳朝天地躺在了沙發上,緊身掐腰的小上衣開了兩個紐

扣,露出了半個雪白的乳房,褲子的料很薄,能隱約看見內褲,而且也清晰的勾

勒出了她陰戶的線條。我的陰莖不由自主的硬了。

  我一把抱起了曉陽放到了歐希茜另一邊的沙發上。

  「別在這�啊,去臥室吧。」曉陽小聲的說。

  「不,就在這�,當著老師的面幹還沒試過吧,這樣多刺激啊。」

  「你真壞。」曉陽一邊說一邊脫去了我的衣服:「那要輕一些啊,別吵醒了

希茜。」

  我們很快進入了角色,這樣的情景我們已經很熟悉,她喜歡吮吸我的雞巴,

也喜歡我舔她的陰蒂,只是爲了方便我把她的陰毛都刮了,特別的幹淨,陰蒂的

小豆豆很快就硬了,我舔的很賣力,我喜歡看她的淫水慢慢流出的感覺。

  「啊……啊……好棒……好舒服……」

  我把舌頭伸進了她的陰道。

  「深點……嗯……嗯……再深……好爽啊……」

  我幾乎不用插入就可以讓她高潮。

  「啊……啊……啊……」她叫聲越來越大了,似乎已經忘了我們邊上還睡著

一個女人。

  「來插我吧,我快來了。」徐曉陽岔開著雙腿,屁股下面還墊了個沙發枕,

我舉起雞巴一下插了進去,她的小穴已經沒有開始時候的緊了,是被我開發的,

我想以後她的老公在操她的時候她可能會更沒有感覺了。

  「啊!你插到我的小寶寶了,哈哈!」曉陽摸著鼓起的肚子,還在調情。

  「哦……哦……啊啊……啊……做女人真好……啊……」徐曉陽像個花癡似

地喊著……

  我的眼睛不停的盯著躺在一邊的歐希茜,半個雪白的乳房,褲子勾勒出她陰

戶的線條,這是讓我猛烈抽插的動力。沒成年的小女孩,成年的女老師,懷孕的

準媽媽,這個已經是孩子媽媽的少婦會是什麽滋味啊,我開始意淫了。

  徐曉陽忘情的享受著我給她的快樂,歐希茜醒了,我的眼睛看著她,並沒有

回避,歐希茜也沒有,就這樣注視著。

  我繼續抽插著,曉陽在呻吟,我看著歐希茜,她的胸有些起伏,因該是呼吸

變得有些急促。我一把抱起了曉陽,陰莖在她的屄�沒有拔出,我抱著她走到了

歐希茜的頭上方,她沒有動,依然看著我。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一下,一下,

而且每一次都完全的拔出在插入。

  「啊……啊……你別吵醒希茜……」徐曉陽不知道歐希茜正目不轉睛的看著

我的雞巴在她的屄�一進一出。

  「你不是說當著別人做更刺激嗎,嘿嘿。」我奸笑著。

  歐希茜在喘息,和曉陽的呻吟很合拍,她的手不由的揉搓著自己的乳房,牙

齒輕輕咬著嘴唇。我溫柔的向她點點頭,以示鼓勵。在她的陰戶的位置有一些微

微的濕痕。

  我輕輕放下徐曉陽,和歐希茜並排放在了一起,歐希茜迅速的閉上了眼睛,

手搭在胸上一動不動,我微微的一笑,示意曉陽看看歐希茜,手指指了指她的陰

戶,徐曉陽一下都明白了,用手輕輕打了我一下:「討厭。」

  徐曉陽是個善解人意的女人,至少在這方面。她歪過頭,解開了歐希茜的紐

扣,乳罩,一對渾圓的乳房一下跳了出來,我把不禁的用力一插,曉陽狠狠的瞪

了我一眼,我笑。

  歐希茜沒有睜眼,我們都知道這是她的默許。徐曉陽用嘴含著她的乳頭,並

把我的一只手按在了歐希茜的另一個乳房上。允吸,揉搓,這樣的刺激使得歐希

茜再度的喘息起來。她得乳房比起22歲的她更加豐滿,而且柔軟,像加速器一

樣讓我的陰莖在曉陽的陰道�快速的沖擊。

  歐希茜的褲子已經濕了一片了,我的手不由的伸向了她的陰戶,手指來回的

在她的深溝間滑動,曉陽松開了腰帶,褲子和內褲被我一起輕輕的脫了下來,她

的陰毛不很多,稀疏的成三角狀貼在了陰戶的上方,陰戶很肥厚,微微的有些粉

色,看不到陰唇,只有中間細細的一條縫,還有滑滑的液體。

  我用手指輕輕掰開了這個美麗的鮑魚,洞口已經敞開了,還在微微地收縮,

我伸進了一個手指,�面濕潤而且很熱,我把手指微微勾起,在她陰道上壁上撥

弄,據說這樣可以讓女人潮噴。

  歐希茜開始扭動身體了,陰道在不停地收縮,緊緊的夾著我的手指。雖然她

還緊閉著雙眼。兩個女人對我的刺激是絕無僅有的,這讓徐曉陽吃了不少苦,她

已經兩次高潮了,陰道甚至有些腫脹了。

  她叫我拔出來叫她歇會兒。並扶著我的雞巴對準了歐希茜的陰道口,這正是

我想要的,我用力一挺,一下直接插到了根部,「啊!」歐希茜叫了一聲,一下

睜開了眼睛,曉陽和我在對她笑,莊重的微笑。

  歐希茜的性欲是旺盛的,這從我第一次插她的時候就能感覺到,如果不是我

揭開了她頭上的短褲,也許那還是她一次不錯的經曆呢。她瘋狂了,屁股不停的

上挺來迎合我的陰莖,頻率都讓我有些難以招架,但我要忍住,我要讓她真真正

正的去做一回女人。算是補償對她的傷害。

  我們不停的變換著姿勢,從不同的方位對她的陰道攻擊著。

  「快……快些……肏我……用力……用力啊……」

  「好舒服……好爽啊……」

  「我感覺要飛了……哦……啊……啊……太美妙了……」

  我想,這是她最真實的感受了,她完全的放松了,那些世俗的束縛已經被我

的陰莖撕破了。

  我的雞巴都有些痛了,可歐希茜並沒有要高潮的樣子。

  我把雞巴抽了出來:「老師,我能歇歇嗎?」

  歐希茜不好意思的一笑:「你也有不成的時候啊?哈哈!」

  徐曉陽叉著腿用手摸著陰蒂打趣道:「歐老師哪象你啊,那樣沒出息,插幾

下就高潮了。」

  歐希茜更加的不好意思了:「你們別說啦,羞死人啊。」

  「老師,你別急啊,一會我給你來個更好玩的。」我一邊說一邊從櫃子�拿

出一盒東西。

  歐希茜不知道是什麽,徐曉陽可是很清楚:「你要把希茜搞死啊?」

  徐曉陽轉過頭又對歐希茜說道:「你可別讓他用這些啊,受不了的,太刺激

了!真的啊。」

  「什麽東西啊,這麽恐怖?」歐希茜好奇的問。

  「別聽她的,很好玩。」

  我邊說邊一樣一樣往外掏,假陽具,振動棒,跳蛋,手铐,繩子,還有我用

小電鑽改裝的一個假陽具,一一擺在了她面前。

  「啊,你們還玩這些啊?我可不敢,趕緊拿走。」歐希茜嘴�說著,可我看

她的眼睛卻一直的盯著這些東西。

  「這可由不得老師了啊,哈哈!」我一下撲向了歐希茜,先是手铐,拷的很

松,其實歐希茜並沒有反抗,只是嘴�一直再喊「討厭」,「曉陽快救我啊」之

類的話。

  沒多久我就可以欣賞我的傑作了,歐希茜反背著雙手,繩子把她的乳房勒的

更加的突起,她的雙腿叉開著,繩子把她的大腿和小腿像螃蟹一樣禁锢著,中間

一條木棍起到了支撐她雙腿的作用,使她不能向�合攏。

  一切就緒,我要工作了。先來個震動器吧,我叫曉陽拿著跳蛋放在了她的乳

頭上,震動器直接頂到了陰蒂,開始,嗡嗡嗡的聲音響起。

  「啊啊啊……哎呀……哎呀……曉陽快停下……救命……啊啊啊……」歐希

茜的陰唇隨著震動器不停的跳躍,泛起一道道波紋,頓時淫水四濺。

  「希茜姐,知道厲害了吧,這才剛開始啊。」曉陽幸災樂禍道。

  「啊啊……受不了了……停下……讓我歇會……」歐希茜真的求饒了。下面

已經濕了一大片。

  我接過曉陽手�的跳蛋:「那我們就換個洞吧。」

  我輕輕一推,歐希茜向後倒了下去,只是屁股翹的更高了。

  「幹嘛啊?」歐希茜在問。

  「哈哈!」曉陽在笑。

  我把跳蛋在她的陰道�捅了捅,蘸了一些陰液,一下塞進了歐希茜的肛門。

  「啊……這�不能搞啊……」

  「誰說的?曉陽就愛被搞著�呢。」

  「討厭,誰讓你搞了?」

  我啓動了開關,能看到跳蛋的線在不停的抖動,歐希茜的身體也在抖。

  「哦……天啊……我快死了……哦哦……」

  我拿起了小電鑽,對準了歐希茜的陰道慢慢地塞了進去,將開關向上一推,

「嗡」的一聲帶著浮點的假陰莖在歐希茜的陰道�轉了起來。

  「啊……媽呀……啊啊……救命……停啊……」歐希茜的身體不停的扭動,

雙腿在用力的向�合攏,怎奈有棍子支著,毫無作用。

  我不停的開啓開關,歐希茜隨著我的啓動發出一陣陣嚎叫。徐曉陽看的有些

癢了,拿起一個假陽具插進了自己的屄�,嘴�不斷地呻吟。

  歐希茜不成了,身體抽搐了好幾下,隨著一聲大叫,一股白色的液體一下噴

出了她的陰道,很遠。我把跳蛋拔出了她的肛門,換成了我的雞巴,跳蛋順勢塞

進了陰道,就這樣兩個洞我來回變換著攻擊著。

  整個的屋子都是呻吟,喘息,浪叫的聲音,我身體�的一股暖流隨著這樣的

聲音沖進了歐希茜的陰道……

  我們三個人疲憊的躺在了一起。徐曉陽和歐希茜撫摸著我的陰莖,幽幽的說

道:「做個這樣的女人真好!」

  歐希茜沒有離婚,反而變得開心起來,臉上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徐曉陽的

孩子降生了,我和歐希茜的身影常出現在她的家�,有我們的照顧曉陽的老公也

很放心,當然我們也很開心,只是呻吟,喘息,浪叫的聲音以外,還多了嬰兒的

啼哭……

路過看看。。。推一下。。。

分享快樂

助跑~~~~~~~~~~~~~~~~~~ 我推!

看起來不錯看唷~

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

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

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look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