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清妍真是太好了](1-3) 作者:妹控 字数:7237 ******************************** 小弟不才,文化程度不高,尝试写一下,欢迎各位批判,可能需要铺垫下才 能进入正文,因为真实发生的,所以也就不存在草稿了,当然,理论应该也不会 太监的。 ******************************** 「其实我有淫妻癖。」陈楠怕我不懂有解释道:「就是喜欢别人给我带绿帽 子。」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认识十几年的好友,这短短几分钟颠覆了我十几年的人生 观,怎么会有这种人存在。 「我知道你可能很不理解我,其实,昨天跟你上床的那个女人,是我的女友。」 什么,昨天陈楠带我出来叫鸡的对象竟然是他的女朋友? 我抓住自己的头发,简直受不了「等等,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陈楠看着混乱的我,哀声叹道:「让我一点一点说给你听吧。」 「……」 听完这天方夜谭般的曾经,终于深夜让我忍不住写下段让社会人所不能理解 的故事了。 *********************************************************** 我叫陈楠,家住南方,却长了一副健硕的身材,185的身高,就是跟英俊 无缘,单眼皮,黑皮肤。家里种地,我早早跟阿叔来到北方打工, 阿叔在工地干活,而我随意找了家网吧当网管,基本也跟阿叔无过多牵扯, 我干我的活,他赚他的钱。 网管,无非是满足我经济来源的同时还可以玩,毕竟我也不过刚满18岁而 已。 经常上夜班的我,和网吧一群不良少年开始彻底打CS,一起看黄色电影, 不良少年的头子叫阿波,本地人,嚣张跋扈,不过我眼里也是满嘴瞎话,欺软怕 硬之徒。 有些贪玩的我,跟这群天天彻夜不归的小流氓就成为狐朋狗友了,有的时候, 配合他们找学生劫钱之类的,身体健硕的我就被他拉拢成为小弟了。其实主要也 是受古惑仔这电影影响的,什么也不会的我,什么时候才能出人头地,难道靠当 个小网管就能成才? 慢慢我也涉足他们的事业中,深夜出去盗取自行车去卖,抢学生的手机,找 有钱家的孩子当长期保镖,慢慢也有一群脑残妹喜欢跟我们这群人渣一起玩。 可能是因为我来城市的时间比较短,基本没有妹子看得上我,虽然我也说她 们都是烂货,但是毕竟我至今也是小处男,多少有些自卑,面对他们的嘲笑,我 也是面红耳赤。 阿波身边从不缺少女人,明明三角眼,厚嘴唇,竟然还有如此之多的女人缘, 也是让我差异不止。 到了十一放假期间,阿波突然消失了很久没有出现,我问一起玩的眼镜男: 「阿波最近干嘛去了,怎么这么久不出现,莫非自己偷摸赚大钱去了。」 眼镜正专心打着CS,从网吧大喊大叫的「操你麻痹的,谁他妈老丢白蛋, 要死是不?」电脑画面显示其他人视角,被人杀了。「你说阿波啊,最近搞上个 漂亮妞,天天在家操比呢!」 「切,我才不信了,又搞的烂货吧。」 「你搞不上娘们,羡慕嫉妒恨吧,这回阿波搞上的是良家呢,我亲眼看见的!」 我自然不信这群黑嘴少年,可就偏偏就让上天打了我的脸,阿波晚上的时候 带来个萝莉,准确的说,一副萝莉眼袋的女孩。 大约161- 165之间,比我整整矮了得一个脑袋,微微打卷的中长发散 落在肩头,齐齐的刘海,眼睛有些红肿,但是却能从清澈的眼睛中看出灵动,细 细的眉毛,配合着眼睛一起给人感觉有些妩媚,穿着半袖有些肥大,好像是阿波 的衣服,能看到单薄的锁骨和深深的乳沟。有点童言巨乳的感觉。(其实没有这 么大的胸部,大概也就B罩杯+ 但是因为瘦瘦的,很显胸部) 「楠子,快去给你大哥我和大嫂开台机器去!」一见面就招呼目瞪口呆的我, 显出自己这王八之气,操。 这嫂子有点呆呆的感觉,明明妩媚的让人感觉不像什么好女人,偏偏有些迟 钝,木然的坐在电脑前啥也不干,一副马上就要哭出来的表情。 看着阿波那副色迷迷的嘴脸,大伙都没敢开啥色情玩笑之类,还是各玩各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玩着游戏纵使偷看阿波和萝莉妹,被人爆头打死好几 次,连累眼睛一起输了好几把。「陈楠,你他吗的是阳痿了还是怎么的?老愣嘛 神?」没法啊,那个阿波总是毛手毛脚的,一会偷摸下萝莉妹的大腿,一会就摸 上屁股,他妈的,心里莫名涌上一股热气。 好B都让狗艹了!我心里狠狠的咒骂道。 就这样,混了好多天,终于了解到其中的事情,这个萝莉妹叫清妍,从本地 上的大学,家住其他城市。偶尔无聊上网,认识了网友阿波,经过阿波的花言巧 语,被约了出来,阿波装作一本正经,吃饭聊天,到了很晚不让清妍回学校,结 果导致没法进寝室,结果带到旅馆。 结果顺理成章的就成了男女对象了,不过看清妍的表情多半是不清不愿的。 阿波慢慢本性出演,干些猥琐的事情,清妍微微皱起的眉头,我看在眼里, 心里压抑如放巨岩。 终于有一天,一声怒吼打破了平静。「骚娘们,你给我出来!那个叫清妍的 骚货!」老板失意了一下我,我起身出去,发现眼睛和胖子正拦着一个穿一身黑 色运动服,带着夸张配,满脸狰狞少女。 这个女人我之前也认识,是阿波的女友阿香。清妍有些惊讶,坐在电脑前有 些不知所措,事实上清妍也是多半沉默寡言,上上网看看电影之类的,而阿波在 一旁未说话。 「你他吗哑巴了是不是?勾引我家阿波?嗯?」说着上去就要打清妍,阿波 一动不动。眼睛急忙挡在清妍身前「嫂子,有话好好说!」「说你妈逼,今天谁 拦着就是不给我面子!别怪我不客气!」说着就一巴掌拍过去。 我突上去就拉住了阿香。「你干什么!」阿香眼睛睁着大大的,没想到我会 拉住她落下的手掌,但是喊出这句话的却是阿波。「要打出去打,这里闹什么!」 我反瞪回去,这种女人我向来讨厌至极。 「呵呵,你他吗有胆色啊。好好,有本事你别走。」阿香停止了冲动,退了 几部,嘲弄般的看着我。 「算啦,阿香,这个女人我玩玩而已。」阿波终于站了出来。 「呵呵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死娘们和你,等着哦」说着指着我的鼻子就转身 离去。 我抬头扭头看了看沉默的阿波,又转身看了看含着泪花的清妍。阿波幽幽的 声音传来了:「陈楠你惹祸了。」 (未完待续……)不好意思,没想到写这么短就写了快2小时,可能真的是 文化程度太低了吧……因为早晨要开会,所以就写这么多吧。 ************************************************************************** 不好意思,经验不足,总是描绘不出我那心里的感受还有现场的感觉。 马上就要步入正题了。也是一个前奏,铺垫就要结束了。 *************************************************************************** 在这炎热的夏日

,我跟阿波清妍漫步在花园里,来到一座假山前。 阿波回头跟我说到:「阿香他哥是锤子」。锤子我听说过,是这一片的大哥, 跟阿波这种边缘人物不一样,我们也将锤子这种人视为目标与偶像。锤子30多 岁的样子,据说是个光头,凶残得不得了,不过他们嘴巴向来吹牛皮很多,没多 少可信度。 清妍有些迷茫的看着我,从刚才我为她挡下那一巴掌起,我才正式的从她的 眼睛里看见自己的缩影,我不想在她面前丢了面子:那又怎么样? 阿波看看清妍,摸了摸额头,垂头丧气地踹开脚下石子:「清妍咱俩分手吧!」 清妍从看向我的目光转向阿波泪水从眼里慢慢滑落,我的心里开始怨恨,为 了这个人渣的分手你也会难过。突然清妍咆哮般地吼叫:「从头到尾,都是你, 都是你毁了我,你会后悔的,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为你对我做过的一切!」 突然看到清妍这泪水落下,原本内心深处,觉得清妍和阿波以前女友一样肤 浅的印象瞬间倒塌,清妍不是真心想和阿波一起的。以为只是花言巧语就轻易跟 了阿波,之后就与阿波厮混一起,天天玩,原来她并非想如此,这份眼泪不是为 了分手痛苦而流,而是一种委屈的怨恨。 「不是这个意思,清妍我是怕阿香报复你,回头咱俩还是可以在一起的。」 阿波握住清妍的肩膀一边安慰一边就要吻下去。 啪,清妍一巴掌就拍在了阿波脸上,「你给我滚!」 我挡在了恼羞成怒的阿波身前,望着他愤怒的眼睛:「好了,脚踏多只船的 家伙,你可以走了。」 「好,好,好!」阿波狠狠地一口气说了好几个好,最终看着健硕的我转头 离去。 我幽幽地叹了口气,刚想转身安慰清妍,就感觉两团丰满的乳肉撞在我的后 背,清妍双手扣在我的腰间。 随着呜呜的哭声,我仰头长叹。我的后背都湿了! 冷静过后,清妍意识到我僵硬的身体,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转过身看她娇羞 的样子我摸了摸她的头。 「对不起,我只是想发泄发泄,给你添麻烦了。」清妍说着垂下了头。 「没关系啊…不过你能给我讲讲事情的经过吗?我来看看下面该怎么办。」 就这样,我俩跑到她学校附近的一个饮料店里,都是情侣座的沙发,还有几 个是封闭式的小屋,要额外叫些钱,想来也是老板给情侣提供幽会的地方。跟着 清妍一起走进来,享受那份别人注意的目光直到进入封闭单间了,极度满足我那 可耻的虚荣心。原来有个女朋友是这样感觉的,难怪他们都想搞个妞了。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妞。」 「嗯?」 「没,我在想下面该怎么办。你先讲讲事情经过吧!」 清妍今年19比我大一岁,跟不上学的我不同,她已经上了大学,成为天之 骄子了。或许因为样貌学习成绩等关系,周围女人始终对她的目光中有着莫名的 敌意,而性格骄傲的她当然不会低头,久而久之就变成一个孤独的天鹅。因此无 聊的她选择上网,认识了阿波。 阿波这个人虽然牛逼吹的不错,不过泡妞确实有一套,虽然轻佻,却异常关 怀。清妍虽然对阿波毫无兴趣,但是作为朋友也就没那么拒绝了。偶然间过十一, 阿波以吃饭名义拉出来清妍,竟暗中灌酒,稀里糊涂的清妍被生米煮成熟饭,虽 然大吵大闹,但是碍于颜面,阿波又以喝多了为由就不了了之。阿波又恬不知耻 天天跑去找她,为了不让周围人知道真像,也就有了现在这一切。 知道真像后,气得我浑身直哆嗦,清妍从含泪委屈到满脸憎恨:「我一定不 会放过他的。」 「清妍你别做傻事,现在阿香还要报复咱们。」 「我没关系,但是你为什么要惹这个事,你和阿波不是朋友吗?」 朋友吗?第一次让我对人生观产生怀疑,这样的生活是我需要的吗?面对清 妍,这算不算一见钟情呢?这些在小说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感觉。无论如何我不 后悔。 我双手抓紧了清妍的肩膀,用坚定的语气告诉她:「你永远是我的朋友,我 会保护你的,但是现在的情况,你好好在学校躲避风头,好吗?」 清妍沉默了,我心中有种莫名的痛楚,莫非我连当朋友的资格都没有吗?是 啊,她这么漂亮,这么可爱,这么骄傲,我算什么…… 「陈楠,谢谢你。真的,不过,我不会这么妥协的。」望着清妍这坚定的眼 神,我突然发现,眼前的女孩是那么的脆弱又那么的坚强,好纠结的综合体。 「无论如何有什么都和我讲好吗?」我真的怕她做什么啥事,经历了这么多 的她,如果是我的话,恐怕已经崩溃掉了吧。 清妍擦掉了最后的泪水,微笑的摇了摇手:「我累了,回去休息了,下次见。」 我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突然想如果和她能永远站在一起多么幸福。 ******************************************************* 转眼间已经过去快一星期了。穷屌丝的我发现连清妍的联系方式也没有,如 果不是阿波出现在我的视野里,用着敌意的眼光看着我,还真仿佛她只是在梦里 与我相识。我哼哼没有理会阿波,虽然他平时敢嘲笑我,但是知道真动起手来, 我还真没含糊过谁。 到是眼镜男跑来偷摸问我:「你跟清妍在一起了?」我诧异的眼神看着眼镜: 「这什么跟什么?挺哪里谣传说的又?」眼镜神情古怪的没有说话走开了。 快到我下班的时候,看见了一个不想看见的人出现——阿香!虽然我不害怕 她,但是总是惦记着她哥那事,毕竟虽然老板让我出去看看情况,但是真出什么 时候了,恐怕也不会保我安全的,并且为了颜面,我也不会找老板去求保护的。 阿香接走阿波的时候,俩人挑衅般着看着我然后离开了。 「一对狗男女,也不知道看上对方哪里了。」我低声咒骂道,真的对阿香偏 爱阿波有些不明所以。 又平淡的过了几天,阿波眼镜男胖子他们也没有出现了。平时除了网吧就是 在阿叔给我租的房子里过日

,所以一发呆的时候就想起清妍,心里痒痒的,莫不 是不认识她们学校都想去她学校找她去了。妈的,可恶的单相思。 可是就在这无聊的时候,眼镜男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陈楠,锤子哥找你,让你现在跟我过来。」他面无表情的仿佛陌生人一样 跟我说。 「不去,没看见我还上班呢吗?」我头都没台,继续打我的游戏。 「清妍在锤子哥手里。」这个时候我依然没抬头,心里却波涛汹涌,这是在 威胁我?还是骗我? 「哪也不去。」我决定按兵不动。 「呵呵,亏了清妍还说你是她男朋友呢,原来也是个怂包。」眼镜冷笑道。 我胸中憋着一团火焰就快燃烧起来了。 「不去就不去吧。可怜的清妍,就要喝阿香的尿咯!」 「我去你妈逼的!」一拳打上还在嘲笑我的眼镜脸上,瞬间眼镜脸上的眼镜 飞出老远,周围人都被这动静吓了一跳。「打架了打架了,快看!」 老板也跑出来,问怎么回事。我拉起眼镜,他还有些迷茫的表情上眼神有些 恐惧。 「操你吗的,快带我走!」不理会老板后面的呼喊,我和眼镜跑了出去。 天色灰黑,片片乌云仿佛压下来,加上闷热潮湿的气候,这该死的日

子! (未完待续……) ******************************************************************************************* 上班繁忙,没时间更新,不过看剧情来说,想必无肉的文章大家看来却也无 趣,应该下面的情节开始是大家想看的了。 谢谢大家多提意见。 前文位置:http:// spring4u。info/ viewthre ad。php?tid= 93184 ******************************************************************************************* 眼镜看着我的目光一直阴冷无比同时又有一丝畏惧,虽然我们一起做过恶, 但是也从来没对自己人下过手。 「不要这样看着我!如果不是你先这样对我,我会这样吗?!」对于这种如 同墙头草毫无义气的家伙真是让人火大。 眼镜冷笑:「泡了人家马子你还装上圣人了!」 「胡说!我抢了谁的马子?」 「有胆干没胆承认吗?那清妍算怎么回事?」 「等等再走!你给我讲讲怎么回事?听着我一头雾水,虽然我帮了清妍一下, 但是我俩确实没有什么啊…」 在我的强迫下,眼镜讲述了一段始末:原来我们分开后,阿波又去学校找清 妍纠缠,告诉她不用害怕阿香报复,只要继续和他在一起一切相安无事。清妍冷 哼道当初她要被欺负的时候他在一旁旁观现在还想这样。阿波解释,不忍辱负重, 怎么能和清妍继续在一起。笑话,这个阿波就是胆小鬼。 清妍被激怒了,说:「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我跟陈楠你在一起了,你 快给我滚!」阿波也是愤怒了,本身就觉得这土鳖看上了清妍,没想到还真在一 起了,嘲笑道:「怎么,我这大屌你享受还不够,非要找那农村土鳖爽爽?」 清妍变脸般地露出妩媚的表情:「没错,跟你兄弟陈楠可比跟你爽多了。」 阿波突然满脸涨红:「婊子,你他妈就是婊子,你竟然能说出这种话!」 「呵呵,怎么?不爽么?我偏说,不但跟他很舒服,还让我高潮好几次呢! 你这个无!能!男!「 最终阿波被气走了! 听着眼镜说的这些,我也是顿时满脸通红。「你他妈的胡说八道,我是这人 吗!」 眼镜男也是目光闪烁一下,没有应答。 「快走吧!马上就到了!」 「眼镜,无论如何我告诉你,我陈楠不是这种人。」 眼镜脚步一缓,摸了一下自己微红的脸,又加快了脚步,转入一个小巷。 「就是这个屋子,近来吧。」跟着眼镜来到一片贴着大片拆字的平房楼群中, 很是荒凉,基本看不见有人的痕迹,突然感觉一阵后怕:我就这么来了,万一出 事也没人知道啊。 「怎么?怕了?刚才动我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害怕?」眼镜鄙视我一下,门被 敲开了,里面探出一个人的身子,是个平头男,带着金链子,满脸横肉,眉毛高 高挑起,似乎挑衅般的问我:敢不敢进来? 事已至此,还能杀了我不成? 我大步迈进,平头竟然用身体挡住我。 「让开!」我毫不客气的冷哼道。 「呵呵。小子,有种。」然后让侧身,让我进去。 屋里冒出一股发霉的味道,我还没来及看到四周的环境,突然眼前一花,摔 倒在地。无数的拳脚打在了我的身上,除了第一下应该是平头给我的,后面从屋 里窜出来打我的人完全看不清,我只能遮挡自己的头部,到底有几个人再打我, 他妈的。伴随着咒骂声,和一句:「别给这小子打死。」我终于晕过去了。 当我再次清醒的时候,疼痛难忍的我缓缓起身,眼镜还是充满黑白星星一样 看不清东西。「清……妍呢?」胸部疼痛的我沙哑的问道。 「阿波,这小子还是个情种啊。」朦胧中,终于看清眼前的人,一个光头坐 在床头上,眉毛浅浅的,眼神深邃犀利,穿着紧身黑背心,同样带着一条粗粗的 链子,链子后隐约能看出有着纹身。阿波站在旁边,微微弓起身子像个汉奸一样, 围绕我四周有5个人,阿香和清妍不再这里,屋子不大,除了床就剩下一张小桌 子,上面铺着沾满油渍的报纸,报纸上放着发出味道的餐盒还有一副拆开的扑克 牌。 「呵呵,小子你叫啥?」光头笑着问我,但是却目光冰冷。 阿波冲上去一脚揣在了我的腿上。「他吗逼的,锤子哥问你话呢!」 「清妍在哪?」我忍耐疼痛问道。 锤子起身,一手拉开了阿波,打量起我。「呵,清妍不在这,不过你来了, 她也该来了。」「你他吗的骗我??」我转身怒视眼镜,眼镜忍不住后退一步, 然后突然感觉有些尴尬,瞬间给我来了一个肘击:「他妈的,在锤子哥面前还不 老实,骗你又如何?」 「阿波,拍个照片给清妍发过去,2小时不到她男友就准备残疾吧,报警的 话,呵呵。」 阿波听完突然目光呆滞了。「锤子哥,还真叫清妍来啊。」锤子听完,目光 从我身上移到了阿波眼睛上,阿波本能的低下了头。「怎么,还琢磨你那小情人 了?混社会的,偷吃不怕,但是明白自己的位置。」「是,大哥。」说完给我拍 张照片。 「呵呵,用我威胁清妍?我俩又不熟。」我冷笑道。 锤子没有理会我,给平头打个颜色,周围几个小弟上来给我用布条象征性的 绑上,我也没有反抗,免得无故挨打。鼻子上的血慢慢流进我的嘴角,腥腥的有 些苦。 他们开始打牌。我望着四周的环境,不知道如何脱困。突然阿波的手机想起 了铃声。 「呵呵,清妍,快点来吧。要不你这个小白脸就要残疾了。」 「……」 「照着地址一个人来,如果你敢玩花花肠子,我保证今天开始你这个大学就 不用念了。」 「……」 「嗯……好好……快点吧……嗯。」 完全听不到电话那边讲的是什么。阿波挂掉电话后告诉锤子搞定了。不过我 看到阿波的眼神中有一丝不忍。我攥紧了拳头「你们让清妍来想干什么?」 平头传来一股阴冷的声音:「能干什么?当然给锤子哥侍寝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