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嬌娃1-4 - 偷拍大波妹

慾海嬌娃(1-4)

(一)

淑芬是個美麗動人的女孩子,活潑而且好動,然而,她偏偏愛上了沈靜且畏羞的明義,每一個人都感到奇怪,甚至淑芬的媽媽。

「妳要和明義訂婚!妳考慮清楚了沒有?」鄭太太望著女兒問。

淑芬聳聳肩地笑道:「我當然考慮過了。媽,妳不喜歡明義,是認為明義不夠好?」

「明義是個好孩子,我當然喜歡他,但是……」

淑芬挽著媽媽的肩頭,逗著問:「但是什麼?」

鄭太太道:「妳和他的個性根本不相同,你們怎麼可以生活在一起?」

淑芬道:「我們要結婚的時候,也許我會變得比明義更沈靜、更內向。」

鄭太太沒有說話,因為她知道女兒是不容易說服的。因此,在一個黃道吉日裡,在親朋好友的祝福聲中,淑芳和明義終於訂婚了。

這天,明義和淑芬看完一場電影,明義要開車送淑芬回家時,他說道:「我們先去海邊吹吹風好不好?」

淑芬撒嬌地說好,並抱挽著明義粗壯的手臂,臉上泛起了一片紅暈。並且,她有意無意地將她那高聳渾圓的胸部,不停地在明義的手臂上磨擦著,蠕動著。明義從未接近過女色,經過那銷魂的接觸,心中慾火直升。

他改變話題道:「妳不怕太晚回家?」

淑芬道:「媽媽從來不管找,而且,何況現在也還不算太晚!」

明義雖然心中蠢蠢欲動,但是仍猶疑地道:「可是……」

「可是什麼?明義,你不愛我嗎?」淑芬瞪著她那水汪汪的媚眼,氣咻咻地道。

明義急忙地道:「不……我愛妳!」

到了海邊,在柔和的月光照射下,筆直的海灘,四處無人,靛藍的海水中,正映著迷人的月色。淑芬走下車來,她脫下鞋子,赤足浸在清涼的海水中。

淑芬的確是一個艷麗誘人的女郎,從小便嬌生慣養的她,有著粉紅透明的肌膚高挺的雙乳,細盈的纖腰,渾圓肥嫩的玉臀,扣一雙修長的玉腿。尤其是今晚,淑芬穿著細薄貼身的T恤,和窄小的迷你裙,更使得酥胸及大腿明顯地呈琨出來。

明義被這美色誘惑了,他貪慾地看著淑芬,心中微燃著一股慾火。

淑芬回過頭來道:「明義,今晚的夜色美不美?」

明義道:「月兒又圓又亮,很清澈。」

淑芬逍:「在這樣美的環境下,你心裡在想些什麼?」

明義道:「我的心境很平靜,什麼都不想。」

淑芬逍:「那你猜,我在想什麼?」

明義想了想道:「我猜不到!」

淑芬扭動著惹火的腰肢,走到明義的面前,道:「我在想,我是不是很壞、很醜、很難看?」

明義盯著她的胸前挺聳的乳房,嚥下口水不安地道:「不,妳比仙女還要美!」

淑芬擡起頭,風情萬種地撥了一下額前的秀髮,令人銷魂的媚眼,似乎含有一團慾火,火辣辣地望著明義。

明義見她浪蕩的模樣,血脈奔騰,膽子一壯,手臂扳住了她的纖腰,淑芬借勢依偎在他的懷抱中。

淑芬嬌笑盈盈,水汪汪的媚眼直送秋波。明義忍不住,慾念如脫韁野馬,心魄搖搖、意亂情迷。忽然,他把嘴唇貼在淑芬的香唇上,一陣的猛吻,淑芬馴如羔羊,自動地吐出舌尖,吮舐明義的舌頭。淑芬伸出手臂,緊摟住他的頸子,鼻孔微哼,瞇著眼睛,如癡如醉。明義情不自禁地,將放在纖腰的右手,慢慢地伸進淑芬的薄衣內,順著滑嫩的肌膚,由上往下輕撫著。

忽然,他的手觸摸到肉峰,肉球似的乳房被胸罩托著。他解下淑芬的絲質乳罩,突露出兩顆熱騰騰的肉球。

「嗯……」淑芬嬌飽欲滴的小嘴吻著明義,口中的香舌滑入他的口中,纖手緊緊扣住明義的頸項,口中唔唔作聲。

明義有點忍不住了,他瘋狂地將她的薄衣脫掉,乳罩也解了開來。呈現在明義眼前的是一對豐滿柔嫩的玉乳,那兩粒粉紅色的乳頭,已漲硬起來了,隨著淑芬的呼吸。肉球一起一伏地抖動著。

在此誘惑下,明義情不自禁地張開口含向那乳頭,用力地吸吮著,弄得淑芬臉泛紅潮,全身麻癢難忍。淑芬被這樣一吸一吮著,一陣酸癢難當,不自禁地把豐滿的胴體扭動起來,玉臀重重地貼在明義的褲襠,不停地磨擦著褲子的硬雞巴。

這一淫蕩的誘惑,使得明義慾火上漲。突然將右手伸進淑芬的裙內,由柔軟的玉腿,慢慢地遊動往上,直到撫摸那肥嫩的玉臀。

淑芬心跳的很厲害,嬌羞地搖擺著蛇腰。

明義巳漸漸地失去理智,撫摸著玉臀的手,中指浴著臀縫。sosing.com從淑芬臀部的後面逗弄著。淑芬在微微地顫抖著,慾望巳浮現在臉上。她的手也耐不住刺激地緊抱著明義,口中呻吟:「嗯……啊……」

很快地,明義將那伸入內褲的手,中指慢慢往下栘,觸撰到毛茸茸的陰毛,已有水滴流出。在明義的揉弄下淑芬的陰戶發漲,兩片陰唇抖動著,同時一對粉腿,不安地扭動著。他刻意地把淑芬的腎縫撥開,用中指順著淫水滑進肉穴,由穴口往陰道裡面挑動著。

她如同受了電擊般,嬌軀不停地顆抖,緊張的嘴裡嚷著:「喔……嗯……嗯……哎呀……」

淑芬受不了這種剌激,呼吸急促,臉兒發紅。此時已是春情泛濫,嬌哼出聲:

「啊……我……唔……我好難過……嗯……明義……我好癢……」

只一會兒,她緊張地扭動屁股,雙腿不停地用力夾著,穴裡的淫水不住地往外流出,潤濕了整個陰道。

「哎呀!明義……明義……你停停……受不了……哦……不……不行……啊……快停……」

她急忙地捉住明義的手,嬌羞的媚眼看著明義道:「明義!不要逗了,再弄的話我會癢死的!」

明義已是神智迷戀,本不想罷手,內向的他,倒是能及時地收回那如火如熾的慾念。明義道:

「好吧,那……我們……我們回去了是嗎?」說著,他把她的三角褲拉好。

然而當他的手再觸及到她陰戶時,他已感覺的到她陰戶上的陰毛已經全都沾滿了淫水。

淑芬看著明義的表情,是那麼地色瞇瞇的,便含羞地道:

「明義,如果…如果你……想要的話……我們可以……可以到別的地方去。」話一說完,便害羞地依偎在明義的懷裡。

淑芬知道明義的慾火正熾,為了使愛人能舒服身心,不自禁地咬著嘴唇,那隻玉手,直探他的褲襠,隔著褲子,在明義已漲硬的雞巴上,不停地捏著、磨擦著。這一陴的撫摸,使得淑芬心神飄蕩地道:

「啊!好奇妙的雞巴,好硬啊!加果它插入……」

想到這裡,淑芬的春心蕩漾,對性慾已產生了需求和渴望。

明義享受著這舒爽的愛撫,兩手不老賀地在她的肥臀上遊走著,他道:

「淑芬,今晚不要回去!」

淑芬輕聲道:「嗯……」

在汽車上,明義握著方向盤,在曲延的公路上飛奔著。但是他的兩隻眼睛卻不斷地盯著淑芬的玉腿。她的迷你裙坐下後,變得更短,露出那一雙誘人、滑嫩的玉腿,那三角地帶,已是若隱若現了。

淑芬知道愛人正在欣賞著自己,臉上泛起一片紅霞,故作嬌態,扭動了一下腰肢,靠在明義的懷裡。

明義此時心神幌蕩不安的說:「我們先去吃個宵夜好嗎?」

淑芬道:「好呀,但是……」淑芬似乎有點猶疑什麼。

明義一隻手輕撫著淑芬的腰部,在她的臉頰上輕吻一下,道:「但是什麼?」

淑芬低下頭,摟著他說:「我怕回去太晚了,媽媽會罵的!」

明義如釋重負,臉上微笑地道:「關於這一點,妳盡可以放心,我們已經訂婚了,妳可以告訴妳媽媽,說是在我家過夜,這樣她應該是可以放心了,她很信任我的。」

淑芬點點頭表示同意。

不知不覺地已到了市區,明義將車子停在一家大飯店前。此時夜已溧,宵夜的人也不多。明義倒了兩杯酒,向淑芬道:

「淑芬,為我們的幸福乾一杯!」

淑芬見他一乾而盡,自己也暍了一口。

他們一面談笑,一面吃著宵夜。酒足飯飽之後,淑芬因不勝酒量,臉上早已一片紅暈。明義盯著她紅暈的臉看,方才未發洩的慾火,又迅速地燃了起來,道:

「淑芬,我們走吧!」

淑芬道:「嗯!好,我覺得好累喔!」

淑芬嬌羞地回答著,想到將要發生的事,更是害羞萬分。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