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湖里得手最快的三个女人 - 偷拍大波妹



绿湖里得手最快的三个女人



  在绿湖里,我得手最快的三个女人,一个叫晓梅,一个叫张巧莲,另一个我把名字搞忘了。

  我遇到晓梅是在一个中午,怎么和她搭上话的我忘记了。梅当年22岁,还没结婚。在市建筑五公司当财会,她是外地人,和哥哥在本市工作。晓梅是个丰满的少女,长的很端庄,肌肤细腻,头发乌黑,显得很降。但她还不太会打扮,穿着一身工作服,灰不溜秋的,而且还宽大,如果不仔细看,这姑娘很不起眼。那天绿湖里的人很多,隐秘的座位已经有主了,我们只有站在湖边的栏杆上,拉着手说话。

  当时太阳很大,我们站着一会,就有点受不了了,晓梅便提议到她宿舍去,让我认一下住址。我当然很想去,但又怕她哥哥在家,便问她:“你哥哥见你带一个陌生人回来,不会生气啊?”她告诉我,哥哥每天回来都很晚的,而且一般不在家里吃晚饭,单位管饭呢。我一听就放心了,便和她走出了公园,她乘坐公共汽车,我骑单车,我们约好在沿河路站台见面。我们碰头后,她带我走进一条小巷,七拐八弯的,到了一排居民平房,她就住在顶头的一间。屋子面积不大,仅有两间,外面那间的床很凌乱,而且锅灶等用具杂乱陈列着,里面那间则收拾得井井有条,床上还摆着些小宠物玩具,很显然,她哥哥住外面,她住里面。她直接把我带进里屋,我和她坐在床沿上,说些生活和工作的话题。说了一会,我怕她哥哥提前回来,无法干好事,便猴急地把她搂在怀里,因为在绿湖公园我已经拉过她的手了,拥抱她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她并没有做任何反抗,乖乖地让我亲吻和抚摸,我揉摸了着她的奶,感觉鸡巴涨的难受,便拉下她的裤子,她似乎觉得不太合适,便轻微反抗着说:“等我们结婚再做好吗?”,我那顾得了那么多,吻着她的面郏说:“其实都一样的,你就给我吧”,说着,就把她的裤子脱光,分开她两片阴唇,掏出鸡巴对准阴道口就捅进去。她的逼毛很多,操她的时候我们两人的毛磨擦在一起,不时地发出“唰唰”的声音。由于事先准备得不充分,接吻时间不长,她的奶也仅只是胡乱摸了一下,根本就没用手抠摸她的逼,所以,她的逼并不十分湿润,也没有淫水流出,但少女的阴道永远都的水滑的,况且从插入的情况看,她不是处女,所以我进得并不困难。那天可能有点累,再加上对她没有多少爱恋的感觉,在她温暖的逼包裹下,我的鸡巴没抽插几下,大股的精液便射进他的阴道里。在我抽插她的时候,她双眼紧闭,嘴唇微张轻喘着,但没有大声呻吟,只是随由我弄。我射[全本完结]以后,她连忙从床上起来,用纸垫在精液汪汪的阴道口上。我估计她以前做爱不少,很有经验。离开之前,她把通讯地址给了我,要我以后和她联系。还把我从小巷里,送到大街上。其实,我和她怎么还会有以后呢?不过想到她的真心,我还是有点内疚的。从晓梅的宿舍来到街上,看了看表,才下午4点过,从和她见面到操她,也仅才用了4小时左右的时间吧。

  张巧莲有30多岁,是近郊一家铁制品工厂的工人,她脸圆圆的,眼睛细小,长相一般,虽然未婚,但[全本完结]全是少妇的体态。总体来看,她是属于丰满型的女人,但身体的曲线不是很明显,乳房也不算大。我在绿湖公园结识她,也是在一天中午,当时她一个人在湖岸边看风景,我便凑上去与她搭上了话,她可能也寂寞吧,和我说话时眼神显得很暧昧,并旧能对我展示温柔的微笑,不过,她的笑容我实在不敢恭维,因为比哭好看不到那里去。有了搞新疆姑娘的经历后,我喜欢上了搞成熟女人,但她长的实在是不好看,是否搞她我还犹豫不定。我们站着说了会话,还来不及接触她的身体,她就说想回单位去了,问我想不想到她们那一带去玩,我说好啊,你带我走就是了。心里想,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吧。她的单位在西郊,路挺远,我们乘公共汽车行驶了6、7个站,下车后又走了10多分钟的土路才到。她住在一栋带着内走廊老式楼房的二楼,内走廊昏暗而凌乱,各家的煤炉、厨具等东西就摆在走廊两侧。她的住房可能只有10多平米,收拾得不是很整洁,床单被子很旧。这样的一个女人和这样的环境,使我做爱的兴趣大减。我便坐在一张椅子上,和坐在床沿上的她有一句无一句地说话,问她的工作和家庭什么的,她告诉我她是离婚的,但还没有孩子,问我有家没有,我便如实告诉她我也是有家的。闲聊到4点多,我起身要告辞,她却极力挽留我吃饭后再走,说那么大老远地来,不吃饭怎么行呢,我谢谢她,还是走过去开门,她就挡在门口,我一拉门她身体就被门挤着靠在了我的怀里,软软的乳房贴在我的胸脯上,同时她还紧紧拉着我的手不准开门。她软暖身体的接触,使我的鸡巴一下硬了起来,我回手把门带上,抱着她就亲,伸手到她衣服里摸她那对软软的乳房,她对我斜着眼睛,笑容暧昧的说:“我一看你就是那种人,还装呢”,我也不想申辩什么了,直接把她按到床沿上,掀开衣服抓起她的奶就吃,她的奶不大,也不挺拔,两个肉团无力塌在胸脯上,但咬着她软软的奶头还是蛮过瘾的。她对我的吸吮似乎反应不大,只是动作柔和地抚摸我的头发、脖子。我拉下她的裤子,掏出大鸡巴就要往她阴道里顶,就在分开她雪白的大腿的时候,我才发现她的逼上一点毛都没有,从小腹到逼全是一片白嫩嫩的皮肤,呵!这样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见,我来劲了,用手大力地捏摸她那片没有一根阴毛肉肉的逼,分开阴唇将手指捅进她的阴道里,随着我指头在她逼里旋插,她的呼吸急促起来,侧过头去把枕巾拉过来咬在嘴里,看着她红嫩的阴道里流出很多水,我把紫红色的大龟头对准她的阴道口,往下一顶,整个大鸡巴就埋进了她的逼里,我把她的腿抬到肩膀上,一面往她的逼里大幅度抽送鸡巴,一面像揉面团一样猛烈搓捏她的奶,嘴里对她叫道:“我操你这块没有毛的逼,操死你!奸死你!!”只见她把脸贴在枕头,牙齿紧紧咬着枕巾,就是不叫床,不过,我在她逼里的鸡巴,已能明显地感觉到她的阴道在收缩,紧一阵松一阵地夹裹我的鸡巴,我控制不住了,大股的精液狂热地喷射在她的阴道里……。从和她见面到操[全本完结]她,也就4、5个小时。

  一个月后,老婆有事出短差,那天正好是“六一”儿童节,一早我就骑着自行车,再次到张巧莲那里,中午吃[全本完结]饭后,就在她的床上,把她脱个精光,用各种姿势又操了她两次。事后她问我是不是老师,因为儿童节老师也放假。我顺水推舟地说是啊,她说老师也乱搞女人啊,我就捏着她的乳房笑着说,你不也想要我搞吗?张巧莲住的地方太远,去找她很费时间,因为没有电话联络,大老远地去万一她不在家才冤枉。而且,除了逼不长毛让人感到刺激外,她没有什么出色的地方,做爱还不叫床。所以,这次以后我就对她厌倦了。后来听朋友说,她这种逼上没有毛的女人叫白虎,会克夫的,听得我心惊肉跳,以后就再也没去找她。1998年,我一个朋友生病住院,我去看望,从医院停车场才把车开出来,就在路边遇到了张巧莲,她也看见了我,她长的越来越难看了,如果不是她主动叫我,我几乎认不出她来,我们互相问候一下后,就告辞了,也没有留下联络号码。想到她会克夫,我再也不敢去碰她,呵呵。

  在绿湖公园里得手最快的第三个女人是个农村女孩子,她大概20多岁。那天下午2点多,我在绿湖公园南门附近的湖岸边石凳上坐着,远远就看见一个穿白衣服的女孩子走进了大门,很巧的是,在离我很近的时候,她穿过路边的冬青丛,直接走到离我不远的湖岸边,站着看湖面上飞驰的摩托挺。这女孩脸蛋黑里发红,短发随着湖风飘逸,身材苗条,胸脯直挺,但感觉乳房不是很大。我看机会来了,就起身到她身边问她:“你敢坐快艇吗?”,她对我笑了笑说:“真坐上去了还是有点害怕的”这样,我们搭上话了,紧挨着在凳子上说了会话,我就搂着她的腰,她也把身体向我靠了过来,我知道后面有戏了,但在绿湖里是什么都做不了的,就告诉她,这公园没有什么好玩的,到附近的动物园去才好玩,她说没去过,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我就说带她去。动物园坐落在山上,离绿湖不远,也就是相邻两条街,我和她走路,10分钟就进入了动物园。我有意把她带到偏僻的石岩之间,这里古木参天,丛林密布,游客很少。走近一块巨石边,我看周围没有人,就一下把她搂在怀里,她没有做任何挣扎,我的嘴就吻到了她的唇上,她的身体很柔软,温暖的肌肤散发着少女的温馨,我把她压的靠在石头上,一面用坚硬的大鸡巴顶她的大腿,一面掀开她的衣服,捏摸她富有弹性的乳房,她的奶白嫩挺拔,奶头嫩红,但右边的奶头是陷在乳晕里的,我一张嘴就把她右边的乳晕含在嘴里。舌尖在下陷奶头上轻轻卷动,“呵……呵……呵……呵……”她呻吟的气息喷到我的后颈脖子上,我感觉到,她的奶头已经从乳晕里挺了出来,便用牙齿轻轻地咬她的奶头。“喔……喔……”她轻声浪叫着,把手深进我的后领口,抚摸我的肩膀和后背。在吸吮她的奶头同时,我把手探到她的两腿之间,热切地抚摸她隆起的逼,她微微往后缩了一下,但被身后的石头阻挡着,无路可退,也只有任由我摸了。我放肆地搓揉她的逼,隔着裤子用手指猛捅她阴道口的部位,她浑身颤抖地伏在我的背上。隔着裤子,我感觉到她的逼已经湿润,便试探着把她的裤子拉下来,没想到她很配合,让身体略微离开后面的石头,好叫我顺利扯下裤子,她的屁股才露出来,我就把手伸到她的屁股丫丫下面,直接把手指捅进了她的阴道,她一下趴在我的身上,“唔……唔……唔……”嘴里发出淫荡的呻吟,对着我的肩膀一口就咬上去,我痛的“哎呀”叫一声,就更加猛烈地捅她的逼,她的温暖的阴道充满淫水,又湿又滑,淫水顺着我的指头很快就流满了我的手面。我让她把身体转过去,屁股对着我,掏出直挺粗大的鸡巴,对着她屁股丫下面的逼用力往上一顶,整个鸡巴就插进了她的逼里,“啊——”,她浪叫着,不停地扭动屁股,我死力地握着她胸前的一对奶,发狠地拧她的奶头,没抽插几下,大鸡巴就在我紧紧地顶着她的屁股同时,在她的阴道里射出大股狂热的精液来……。我因为过于冲动,射得太快,觉得不甘心,一切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迷糊中有点不相信自己已经操了她的逼,就摸着她绯红的脸,向正在往上提裤子的她问道,我进去了没有啊,她说,进没进你都不知道啊,是进去了呀。我还是不太相信,就过去再次把她的裤子拉下来,翻开她的屁股丫看,呵,确实是操过了,我白色的浆液,正随着她阴道的收缩,一股股地往阴道口外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