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嬌娃5-7完 - 偷拍大波妹

慾海嬌娃(5-7完)

(五)

明凡輕撫著淑芬的雙乳道:「舒服死了,妳呢?」

淑芬道:「嗯……我也是……但是……」淑芬似乎有種罪惡感,心中不安地說著。

明凡也感覺出她那不安的心理,於是他伸出強而有力的雙手,將她擁入懷裡,安慰地說道:「別怕,既然我們相愛,事情總可以解決的!」

淑芬道:「可是,我怕明義受不了這種打擊。」

明凡道:「淑芬,妳愛我嗎?」

淑芬道:「嗯,我……不知道,不過我……已離不開你了。」

明凡道:「那妳就相信我,事情一定可以解決的。」

淑芬回到家裡,她有點不安的感覺,內心的掙扎,痛楚的感受,使她有如水中的浮萍,無所抉擇。和明義在一起,不知愛情的味道,像暍白開水,平淡無味。但是,和明凡在一起,那野性般的衝刺,酥人的性愛技巧,和那粗大的陽具,就像喝又濃又香的咖啡。

突然,母親過來叫她聽電話,是明義打來的。淑芬走出去,拿起電話說道:

「明義,有事嗎?」

明義道:「對不起,要不是公司突然有個廠商要簽約,我一定會好好陪妳的。」

淑芬心中愧疚萬分地道:「明義……沒關係……」

明義道:「這樣好了,今晚妳出來,我們去吃館子,看電影,算是我補償妳,好嗎?」

淑芬腦海中一片混亂,隨意地應了聲:「嗯!」

明義笑道:「好,那今晚八點我在老地方等妳!」

夜,依然是明月,寧靜的有如平靜無波的湖水。車子停在飯店前,店內燈火輝煌。明義走下車,門前的服務生,走過來接了明義的車匙,替他停車去了。

服務生端上了餐點,同時也替他們倒了杯酒。明義端起酒杯,斯文地道:

「來,淑芬,讓我們為上次同樣的理由,乾杯!」

淑芬也端起了酒杯,臉上泛著紅霞,嬌羞地應了聲。就這樣子,兩人享受了一頓最寧靜、愉快的晚餐。

飯後,在侍者的引導下,到了專為情侶安排,讓情侶們有一個談心、休憩的高級場所。柔和的燈光,把休息室點綴的很有羅曼蒂克的氣氛,優美的音樂,使人的內心寧靜而祥和。在包廂中,明義將淑芬摟在懷中,淑芬依偎在他的胸膛。

明義道:「淑芬,今晚妳回家後,去試探一下妳媽媽的口氣如何,好嗎?」

淑芬道:「試探我媽的口氣?試什麼?」

明義道:「小傻瓜!當然是試探她,何時讓我們結婚!」

聽到明義的解釋,竟然是他們的婚事,心中湧起絲絲的甜蜜,淑芬臉上一紅,嬌羞地又埋在明義的懷抱裡。

淑芬道:「嗯……我……會的……」

明義見到她那付羞答答的模樣,更讓他情意深款,無限地愛憐。明義看得一時心動,不禁低下頭,將嘴唇貼在她的小香唇上。

兩人吻得雙雙心猿意馬,他們的心神動搖,慾火開始在燃燒著,誰也不想克制這撩人的慾望。漸漸地,明義的手已經爬上了那高聳的雙峰,隔著她的衣服,輕揉著那堅挺的雙乳。酥胸上一陣的搓揉,淑芬舒服的春心大動,一陣難以形容的酥麻感,直衝向小腹,陰戶裡絲絲的酸癢,淫水漸漸地分泌出來。

她忍受不住這種致命的剌激,連忙避開他的吻,粉頰緊貼在明義的肩膀上,香唇輕啟,輕聲地哼道:「嗯……嗯……哼……晤……」

明義受了這淫聲的挑逗,不禁性慾大發,按捏乳房的雙手,更加地用力捏揉著,下面的雞巴,也逐漸地充血發漲。

明義道:「淑芬!我們上去休息好嗎?」

淑芬輕聲道:「嗯!」

來到十一樓一間佈置高雅,情調浪漫的套房內。關上了房門後,明義便飢渴萬分似的,將淑芬擁入懷裡,火熱的嘴唇,瘋狂似的吻在她的香唇、粉頸上,抱著纖腰的手,忙將她衣服後的拉鏈拉下。

瞬間,淑芬的衣服滑落了,露出雪白玉嫩的胴體。明義順勢將她的乳罩解了下來,兩隻熱騰騰、白嫩嫩的乳房跳了出來。明義興奮地揉捏著乳頭,使得淑芬全身酥麻不已。淑芬忍不住地道:

「唔……哥……哼……人家……好……好癢……」

淑芬被逗得骨頭都快酥散了,全身的酥癢,浪到骨裡的舒服,卻又帶點難耐,真是難以形容。淑芬騷癢難耐,嬌美的胴體振動了一下,飢渴的玉手已滑下,趁勢拉下他褲子的拉鏈,將那根漲硬的兇巴巴的雞巴掏了出來。滑膩的小手從毛茸茸的陽具根部,往上摸到了頂部。明義的手從她的背腰處往下摸,抓到了褲帶一拉,脫下那件柔軟的三角褲,一個滑嫩豐滿的圓臀在他的手心中扭動著。

淑芬嬌哼了一聲:「嗯……」一轉身,走向軟床,回頭嬌媚地拋著媚眼,嬌嗔地道:「明義……來嘛……」

一具雪白豐腴的胴體,仰臥在床上,一對高聳的雙乳,高高地挺立著。一條鮮紅濕潤的肉縫,流出白絲絲的淫液。看得明義性慾高漲,連忙脫去自己身上的衣褲,壓在她光滑細嫩的玉體,那根大雞巴在她大腿間一陣地亂頂亂撞。頂得淑芬春心蕩漾,玉體浪抖,白嫩嫩的豐臀,不停地向上挺動著。

淑芬嬌喘咻咻地道:「唔……好……好癢呀……唔……我……要……快……快嘛……」

淑芬騷癢地伸出了玉手,握住那根硬燙的大雞巴,送到春潮泛濫的陰戶門口,殷紅的大龜頭,頂在小嫩穴上。明義被逗得慾火大熾,猛然地屁股下沈,腰部一挺,那粗大的雞巴整根滑進了淑芬濕軟的陰戶內。

淑芬叫道:「晤…………美死了……哥……快……我……啊……」

明義聽起來,不禁春心大動,更加瘋狂地抽插著。一根漲硬的大雞巴,不停地在那嫩美的小穴裡進進出出。她雙手一伸,緊緊地摟著他的粗腰,叫道:

「我……舒服……爽呀……哎呀……用力……哼……啊……我愛……」

一陣地猛插急抽後,明義究竟體力較差,力氣消耗了不少,接著,他就慢慢地抽插著。如此緩慢地抽插,卻急壞了淑芬,白嫩的粉臀扭動地更加瘋狂。

淑芬浪叫道:「快…快呀……啊……不要停……哎呀……真是美……死了……快……啊……丟了……啊……」

淑芬終於忍不住高潮的衝動,隨著「啊」一聲,一股熱熱的陰精,從淑芬的小穴口湧了出來,直衝向龜頭,使得明義不由地陣陣的酥麻。明義的龜頭狂跳,一股熱燙的精液,如黃河決口似的,衝入了花心的深處,雙方同時達到了性愛最高的境界。

經過了和明義的一度春風後,淑芬發覺她仍是愛著明義的,雖然明凡能帶給她另一方面的狂潮,但是多年培養的深厚感情,豈能在朝夕間結束。

明凡在追求淑芬不獲青睬後,知道她和明義又言歸舊好,在寂寞之餘,依然憑著他那良好的條件,終日迷戀在脂粉堆裡,在他的內心中卻一直忘不了淑芬。

經過一段平靜的日子,明凡開始和玉鈴建立感情,兩人似乎進展得很快,而淑芬看在眼裡,心中有股說不出的滋味,一則放心明凡不再死纏著她,她可以恢復以往的寧靜心境,同時又有些妒忌玉鈴,能有使女性飄飄然的風流本事的男朋友。

*** *** *** *** *** ***

明凡開始接管一間商行,每日馬不停蹄地忙碌著。到了後來,事業蒸蒸日上,明凡的工作繫瑣不堪忙不過來,於是他就親自招請女秘書。他終於在十多個應徵者中,挑選了一個美少女。

見到這美少女時,明凡曾色瞇瞇地打量她,被她嬌豔嫵媚的體態所吸引,心中計劃要佔有她。她的名字叫麗芳,是一個混血女郎,由於有洋人的血統,她的身裁便如西洋女郎的高大,一束金黃色的頭髮,碧藍色的眼珠,尤其是那雙如聚秋水的媚眼,往明凡一瞟,有說不出的勾人心魄。這個嬌媚動人的女秘蓄,上班沒多久,明凡便和她打的火熱了。兩人親密的交往,常在公共場所摟摟抱抱,肉痲之極。

淑芬對於明凡的行為視若無睹,因為再過一個月,明義就要和她結婚了,只要明凡不再煩她,她就謝天謝地了。可是玉鈴卻受不了,她跑來向淑芬訴苦。

玉鈴道:「最近明凡都沒有來找我,我還以為他接管商行不久,工作忙,誰知道一查之下,才知道他和那個妖豔的女秘書打的火熱。」

淑芬只是低頭沈思著,拿不出什麼好意見。玉鈴見她似乎沒什麼辦法,突然,若有所悟地道:「妳叫明義教訓他,明義是他的兄長,他有權管明凡的事。」

淑芬道:「明義,他是不會過問的,又何況他一向很民主的。」

玉鈴這時嗚嗚地哭道:「那我怎麼辦?妳是介紹人,妳總不能不理我吧!」

淑芬苦笑道:「我不是不想理,而是我幫不了忙,妳們的事,最好妳們雙方自己解決」

玉鈴道:「早知道明凡這樣用情不專,是個花花公子,妳就不應該把他介紹給我,弄得我現在是又愛又恨的。」

玉鈴一臉怒容,翹著那張小嘴,又怨又恨地說著。淑芬嘆了一口氣,她後悔不該做這個媒。她用手撫摸著玉鈴的手背說道:

「好吧,我幫妳這次,不過,成不成功,我可沒有把握。」

玉鈴道:「妳代我勸勸明凡,他一向喜歡妳,他會聽妳的話。」

淑芬道:「我明天找他談談。」

說起風流的明凡勾搭那妖艷的女秘書,該是一陣子前的事了。原來嬌艷的麗芳,並不是名門閨秀,黃花大閨女之類的女人。二年前因聽說「台灣錢,淹腳目」,離開香港,來到台北掏金,但因謀生的本事不大,經過幾天的苦處,便下海到酒廊當服務小姐。而今,聽說明凡的能力超人,年輕英俊,又有錢財,故仗著一口流利的英語,和豔麗的外貌,搏得這份秘書的工作。

雖然麗芳是擔任秘書的工作,但她也想借機勾引明凡。只要明凡享受了她的肉體,相信明凡會食而知味的。這樣一來,不是能嫁給明凡,做個商行的貴夫人,不然就是被明凡金屋藏嬌,做個淫浪的姨太太也很劃算。

明凡在上班時間一向很嚴肅、認真,雖然面對著一個惹火的騷艷尤物,也不敢輕舉妄動。可是,下班後,明凡卻被麗芳的淫媚迷人的肉體所迷惑,一直想辦法,要一親芳澤。麗芳明知明凡不老實的企圖,但是她卻深知男人的心理,越容易得到越不會珍借,所以她故意吊明凡的胃口,惹得明凡咬牙切齒的,心中騷癢不已。只要明凡看到她白嫩的肌膚,和騷媚淫蕩的情態,便大動淫念,似要將她整個人吞進肚子,才能消那股慾火。

有一天,將要下班時,明凡用對講機傳喚著:「麗芳,妳進來一下。」

麗芳走進來道:「老闖,有什麼事嗎?」

只見明凡擡起頭,表情嚴肅地看著她道:「今晚要和外國客戶簽約,我希望妳能在場作陪。」

麗芳道:「是晚上幾點呢?」

明凡道:「晚上八點鐘,在國華大飯店,下班後,妳回去準備一下,記得將公司的報價單和樣品順便帶去。」

明凡望著麗芳那豐滿凸翹的玉臀,隨著麗芳走出辦公室,一扭一擺地騷態,令他心猿意馬,口水差點流了出來。

到了晚上,在華麗的國華大飯店,明凡和麗芳陪著兩位外國客戶,雙方順利地談完了生意並且簽了約。

明義道:「謝謝妳,麗芳,今晚有妳作陪,才能使生意圓滿達成。」

麗芳聽到他的讚美,不禁騷首弄姿地道:「哦,那你要如何的謝我呢?」

明凡見她那騷浪透骨,妖豔的神態,心動不已,便伸手摟住麗芳的纖腰,往自己的懷中一抱,在她的耳垂邊說道:

「為了表達我的謝意,今晚我請妳好好地吃一頓香腸!」

麗芳疑惑地問道:「香腸……」

麗芳想了一下,才若有所悟地又道:「唉呀,不來了,你好壞!」

他知道打鐵須趁熱,於是溫柔地說道:「走吧,春宵一刻值干金。」

(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