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頂班花 - 偷拍大波妹

又到了「非線性規劃」這一門課的時間了,我踏著輕快的腳步自宿舍走向教 室。  

  這一門課選修的有十幾個同學,其中包括班花思婷在內。思婷是個美豔型的 美女,身裁玲珑有致,我之所以喜歡這一門課也是因爲她的緣故,不是因爲可以看到她,而是因爲在課堂上隱含了我倆之間的一個秘密。  

  雖然上課是隨便坐,而且我和她實際上並不是很熟,但是我和她的座位總是 連在一起,而且是一前一后。  

  每當老師開始講課了,我們就會開始秘密進行我們之間的活動。我把膝遘m 于她的椅子靠背和椅面之間的空隙,她則向后坐,讓我用膝遞素缜o的屁股。  

  她是一個清瘦的女孩子,臀部卻非常渾圓豐滿,觸感特佳。有幾次,我竟因而射在褲子里面。有時候我們的旁邊和后面都沒有同學坐的話,我還會偷偷伸出手掌去摸,只不過這種機會很少,而且萬一有人從窗外走過看到,我可會身敗名 裂的,實在太冒險了,只能偶而爲之。不過正因爲冒險,所以又多出幾分做壞事 的刺激感。  

  其實一開始並不是故意的,就在第一次上課時,不經意地碰觸幾次,不小心 碰出「感覺」來。從此以后,我每次上課就坐到她后面,她也十分配合地把屁股挪過來。后來即使是我先到,她也會自動坐到我前面的座位,真令我樂歪了!  

  我們就這樣上了一個學期的課,除了偶爾互借筆記之外,我和她還是不算特別熟。  

  基本上就算她不是對我有意思,也應該不討厭我才對,爲什麽我不采取行動呢?因爲人家早就有男朋友啦!是她大學同學,目前正在外島當兵,聽說兩個人感情甚笃。  

  這一天,天色特別陰暗。從一早開始就下著傾盆大雨,一直到傍晚的現在已 經下了一整天了。雖然有時雨勢會稍減,卻從沒停過,真令人懷疑爲何天上有這麽多的水,倒了一整天還倒不完。  

  可能是注定要遇上她吧!平時我都是晚上十一點以后才會回去,今天卻不想 再工作了,在學生曙U用過之后就提前打道回公寓。就在側門附近圖書館門口, 見到班花提著傘在猶豫著。我連忙上前打招呼。  

  「嗨!」「嗨!」她面露微笑:「雨好大呀!」「是啊!你要回家了嗎?」「本來是的,可是雨這麽大,騎車很麻煩。」雖然外面下著雨,但是我心中卻絣出一道曙光,「我送你回去好不好?我開 車來的。」「好哇!那就謝謝了。」思婷的個性溫柔但開朗,這種事她不會拒絕。更何 況身爲班花,她平日也被奉承慣了。  

  雖然知道可能只是送她回去而已,但總是多了一次接觸的機會,否則永遠都只是「不大熟」。我也不是那種看到女人只會想上的發情狗,不信?那就算了。  

  在她的指引下,我把車開到她的宿舍。沿途中我們有說有笑地聊了很多事, 原本擔心會因爲我們之間的那件秘密而有一些尴尬,沒想到她卻自然得好像從沒發生過一般。  

  「到了。」車子停在一棟十幾層的公寓大樓前,她該不會住得這麽豪華吧? 「謝謝你啰!」「不客氣。」我回答。  

  她略爲停頓了一下。「上來坐一坐嗎?」她眨著大眼看我,一付很誠摯的樣 子。  

  「老實說,我是很想,」我笑著回答:「所以你可別因爲客套才問我呢!萬 一我真的跟上去,你不就麻煩了?」「既然這樣,那就上來坐一下吧!」她說:「我泡茶請你喝。」于是,我就跟著她進門,搭電梯到八樓,造訪她的香閨。  

  今天可真是開了眼界了。思婷一個人住七、八坪的豪華套房,房間布置得充滿女孩子的娟秀之氣,地上還鋪了淡褐色的地毯。其實看她的氣質也知她是有錢人家的閨秀。  

  雖然一路開車、撐傘,但雨下得太大了,地上積水,我們的鞋襪、褲腳都濕了。她招呼我坐下后,便拿了衣服到浴室去換,我也把襪子脫下來。  

  她床頭瞻F一桢和男友的合照。照片中那男孩長得頗帥,使得我有點自慚形穢了。  

  開放式衣架旁放了一個臉盆,里面是一些換下來的衣物,有長褲、內衣褲和襪子等。  

  她換上居家的POLO衫和短褲,拿出茶壺和兩個杯子,沏了花茶招待我。  

  我們聊著聊著,我才知道她是這麽的健談,和她聊天真的是很愉快。隨著話題愈聊愈開,兩個人也漸漸熱絡起來。不知是怎麽開始的,好像是我誇她穿著有品味吧!又和她聊了一些時尚的事,她一時興起,說要換一套新買的衣服給我看看,于是拿了一套衣服進去浴室。  

  這是一件淑女裝,好像還是名牌的,讓她看起來很有都會女子的氣息。  

  「很不錯,」我把我的看法告訴她:「但是我還是比較喜歡你上次期末聚會 穿的那一件。」那件連身短裙簡潔高雅,而且較具休閑風格,穿在她身上反而更能襯托出她的特色。  

  「真的呀?」她不但沒有不悅,反而顯得一副欣喜的樣子:「那是我最喜歡 的一件衣服呢!」她在衣架上找出那一件衣服:「我再換給你看好了。」女人的打扮是爲了吸引男人的欣賞的,如果你能適時說出她心中所想要的那 一句贊美,她芳心大喜的程度一定會超乎你的想象,這個道理的確一點都不錯。  

  一會兒工夫,她換好裝從浴室里出來,轉過來背向我:「小李,幫我拉一下 拉煉好嗎?」真是個好機會。我站起來,走到她身后,輕聲說道:「往上拉,還是往下拉 啊?」她登時羞紅了臉,嬌嗔道:「色狼!」[ post]「開玩笑的啦!」我笑著幫她把拉煉拉上,順便幫她攏一攏頭發。這種玩笑 除非是很熟的女孩子,平時我也不會亂開的。但我觀察她臉上的神色,並沒有一絲不悅,只有滿是笑意,外加上幾分的嬌羞。此情此景,加上那件連身短裙包裹 著的姣好身裁,我不禁欲念大起,實在難忍心中餓虎撲羊的沖動。  

  我在她的床沿坐下,她則笑意盈盈地在房內踱來踱去,像走秀一般展示她的 衣著。  

  眼波中流露出千般妩媚,看來她也是春心蕩漾了。  

  她走到浴室門口,再度轉背向我,柔聲道:「看夠了沒?我要換下來啰!麻煩你再幫我拉一下。」終于該我上場了!內心的那只野獸眼看就要脫出樊籠,在她的玉體上肆虐。  

  但我表面上還是保持紳士風度,以免破壞了現在浪漫的氣氛。我優雅地走過去, 從后方將手搭在她肩上,在她耳畔輕聲道:「這一次,該是往下拉了吧?」一面用左手緩緩地拉下拉煉,一面吻上她的細致的頸子。  

  她閉上了眼,沒有抗拒。我將她轉過來,熱吻她的紅唇,她用陶醉的表情回應著。  

  另一方面,我摟著她背的那一只手,悄悄將她胸罩的扣子解開。  

  我們擁吻了好一會兒,她輕巧地讓我整個人跌到床上,自己則站在床前,兩手在兩肩上一帶,那件連身裙和胸罩就一起掉落在地上,整個迷人的胴體,終于呈現在我眼前。  

  她胸部不算大,大約B罩杯,但配上她清瘦的身裁,看起來十分堅挺,暗紅色的乳頭高高聳立。纖細的小蠻腰,優美的臀部曲線,修長的雙腿,還有那小腹下方、淡藍色內褲下隆起的神秘小丘……這時我也解開了我的長褲,她則跨坐在我那玩意兒的正上方,隔著內褲感受 到她洞口的那股溫暖,我那玩意兒馬上勃然大怒,一副要沖破內褲的氣勢。她俯身下來和我繼續剛才的熱吻,我的雙手則不客氣地在她的雙峰上把玩,享受那彈力十足的觸感。  

  接下來很自然地要脫下她的內褲了,可是她卻一直不讓我脫。我把手伸入她內褲中愛撫,她的愛液早已流得一塌糊塗,可是只要我有脫下她內褲的企圖,她就技巧地把我的手撥開。她的尺度大概就到這里爲止了吧?我想。畢竟她有一個好男友,即使是一時迷亂需要一點生理上的滿足,也不願讓別人進入屬于她男友的體內。  

  我心中這麽想著,對她的動作難免就緩了下來。她似乎看出我的心思,臉上浮現出爲難的表情。終于,她抿著嘴,一手輕輕抵住我,一手在床邊的小抽屜中翻呀翻的,遞來了一個保險套。  

  我喜出望外,馬上坐了起來,她卻示意我稍安毋躁,接著扶起了我那重新充血的肉棒,用她的纖手幫我戴上。  

  我脫去了她那濡濕的內褲,兩手捧起她的豐臀,讓她的陰道口對準了我的棒頭,一寸寸地沒入她的陰唇間。頓時血脈沖入我的腦中,令我一陣暈眩。  

  她也是全身一陣顫抖,我運用腰部和手臂的力量進行抽送,她忍不住叫了起來。我的棒子在她那滑潤的陰道中快速來回,充分享受她陰道內壁美好的觸感和深處的吸力。  

  我的臉則埋在她胸前,乘隙用舌頭品嘗她挺立的雙乳。她高舉起雙手放在頭頂,迎接這猛烈的歡愉。我們盡情享受兩情相悅的快感,窗外的雨正劈瀝啪啦地下著。  

  我射了精,向后倒下,精液從保險套中流出。她也向前撲倒,俯臥到我的身旁。我倆相互凝視,盡在不言中。  

  我一面輕撫著她渾圓的屁股,光澤而有彈性,一面附在她耳際道:「我對你的臀部有特殊的感情。」她臉上頓時泛紅,嬌羞無限:「你好壞喔!沒想到外表看起來很斯文,卻在大庭廣衆下做這樣的事。」粉拳輕搥在我胸膛上。  

  這麽一位能和我契合、且各方面都十分速配的女孩子,又擁有迷人的外表和個性,我發現自己不禁地喜歡上了她。她呢?其實我們以前即使不熟,但彼此間早就互相有好感了吧?我伸手撥了撥她汗濕了的秀發,問了一個最重要的問題: 「思婷,以后我們倆之間的關系是……?」方才她臉上爲難的表情再度浮現。我們之間沈默了良久,她才開了口,只不過這次的答案卻不再稱我的意。「對不起,小李。」雖然是意料之中,但我心中還是失望難掩。我不死心地再問:「你們又還沒有結婚,你還是有權追求自己的幸福的!」「小李,我是愛他的。」她把視線移開:「如果當初我是先遇到你,愛上了你,我同樣不可能因爲遇到更合適的對象,就任性地把你換掉的。」她再度看著我,眼中充滿了矛盾的歉意:「像你這樣聰明、善解人意的人,應該會明白才對。」再聰明的人,遇上了感情方面的問題,也會成爲胡塗蛋一個。如果她真是我心目中那樣的女孩的話,她的確是不會接受我的感情的。  

  「我明白,而且我可以等。」世上最大的享受莫過于做愛,而最慘的折磨莫過于失戀。大概沒有人曾像我這樣,在做愛后馬上嘗到失戀滋味的。  

  心中雖然難以割舍,但理性上還是接受了這個事實:「謝謝你剛才給我……前所未有的快樂。」「哪里。我才要謝謝你吧!」她臉上一紅,又恢複了方才的妩媚。  

  我和她,從此成爲了好朋友。我平時打電話找她聊天,在她心情好時陪她逛街、看電影,在過節、過生日時也會送禮物給她。雖然我心中沒有放棄,但她始終沒有離開她的男友,我們也不曾再發生過親密行爲。  

  畢業之后,她男友也退伍了,我們就不曾再連絡。前幾天從同學口中得知她要結婚的消息,同學問我要不要一起去參加她的婚禮,我想還是不了吧!她有她的歸宿,我有我的新愛人,不應該再勾起這件遺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