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藥鬼色魔(下)

  視頻畫面中,那張寬長的按摩床上,在屈辱的乳交中達到高潮的雪豔嬌剛剛回過神來,臉上立刻露出驚愕的神色。因爲她發現“藥鬼”英羅掏出一小瓶藥丸吞下幾顆之后,原本軟下去的粗長肉棒又迅速堅挺起來,恢複毒蛇般醜惡的樣子,龜頭也像毒蛇的腦袋那樣再次昂起著對準她被剝掉比基尼泳褲的赤裸嬌軀。

  雪豔嬌剛才強忍屈辱用她引以爲豪的F 罩杯性感巨乳伺候英羅,替這卑鄙的色魔打奶炮,主要目的有兩個——首先希望用乳交這種非正式性交的方式讓這家夥早點射精了事,其次宣泄一下她體內被催淫藥膏引發的欲火盡快擺脫藥效。

  然而,她的這兩個目的都不幸落空了。

  英羅的體格消瘦,身體並不強壯,尤其耐力與持久力不強,經過藥物強化才有那麽粗長的肉棒只打了一炮就啞火發軟。可是這家夥不僅懂得制作和使用針對女性的催淫乃至洗腦藥物,還擅長配制增強男人性能力的怪藥。吃了那小瓶中的幾顆藥丸后,英羅轉眼間便使已經軟下去的肉棒恢複戰斗力。

  此外,雪豔嬌身中的淫毒之厲害超出她的想象。她之前被英羅按摩挑逗時已經高潮過一次,在屈辱的乳交中又高潮一次,但體內的欲火仍沒減弱,反而像渴望著正式交媾般越發欲火焚身!這便是“藥鬼”英羅的歹毒之處,凡是被其這種催淫藥膏侵蝕體內的女子,如果沒有其配制的解藥,就必須與男人交媾才能恢複正常。

  至于英羅數日前用在龍家二少奶奶美奈子身上的催淫洗腦藥物,則比這種催淫藥膏更加可怕,除非得到其專門配制的解藥,否則會長期飽受淫毒發作之苦。

  由于那種藥物還沒完全研制成功,英羅一直慎用,只在美奈子身上用過一點點。

  雪豔嬌今天中的淫毒比起美奈子要輕不少,再加上她的意志力比美奈子強很多,所以她能夠保持一定的清醒理智,但渾身酥麻滾燙使不出力氣,明明察覺到身爲新婚人妻的自己即將失身給如此卑鄙的色魔,卻偏偏無力反抗。

  此刻,雪豔嬌的上身沾滿剛才乳交時英羅射出的精液,染成火紅色的披肩秀發與紅暈發燙的俏臉也沾上不少白濁粘液。雖然她臉上戴著沙灘墨鏡遮住眼部,卻難掩她現在身不由主渴求性愛交媾的哀羞神態,雪白細嫩的肌膚也又紅又燙。

  即使心中一萬個不願意,一向冷豔孤傲的雪豔嬌始終無法抗拒身體本能的欲求。最明顯的證明,便是她胸前猶如兩顆碩大水蜜桃般豐挺飽聳的F 罩杯乳房在強烈情欲下漲得更圓更大,保持著少女粉嫩色的粉紅奶頭異常興奮地硬翹著,而她下體私處不斷垂流出的芬香蜜汁早已春潮泛濫。

  英羅一見雪豔嬌這般嬌態,知道正式侵犯她的機會已成熟,立刻獰笑著壓在她身上,一邊挺著經過藥物強化的粗長肉棒摩擦她的淫潤下體,一邊問道:“美人兒,你的奶炮技術不錯啊,讓我很爽,但還沒爽夠,現在我們來玩更爽的遊戲如何?”

  雪豔嬌戴著沙灘墨鏡的俏臉上閃過一絲驚恐,並流露出明顯的嫌惡,她心中顯然不願失身給這卑鄙的色魔。可是,她身中淫毒的肉體現在欲火焚身,使不出力氣反抗或逃走,硬撐下去的話只會讓自己更加難受,也許還會讓這色魔惱羞成怒。

  像是竭力保持冷靜考慮了片刻,雪豔嬌無語地從她擺放在按摩床床頭邊上的便攜式防水小袋里取出一包避孕套,強忍屈辱遞給英羅。雖然她一聲不出,意思已經很清楚——她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只能接受即將失身的現實,但不願被丈夫以外的男人無套插入乃至中出內射,所以要求英羅至少戴上避孕套。

  作爲大都會的成人女性,在身邊預備一包避孕套以備不時之需是很常見的事,更何況雪豔嬌暗自從事著女間諜這種隨時可能遇到各種情況的秘密工作。

  雪豔嬌一向守身如玉,即使爲了任務要犧牲些美色也盡量不與目標發生性關系,至少爲止除了丈夫白邪武只失身給過龍家二少龍二郎一次(那晚“強奸”她的黑邪武不算,那是白邪武隱瞞身份假扮的)不過爲預防萬一,她還是經常隨身攜帶一包避孕套,不僅出于安全,也是爲了在萬一情況下守住身爲人妻的底線。

  前些日子,她爲偷換機密假裝與龍二郎偷情,初次失身給丈夫以外的男人。

  龍二郎非常風流但不下流,表現得很紳士,做愛時主動戴上避孕套。與龍二郎相比,“藥鬼”英羅是個卑鄙下流的色魔,如果她不提出要求,這家夥肯定不會戴套。

  事實上,英羅使用淫藥誘奸美女的時候很少戴避孕套,之前誘奸美奈子的時候一開始便是無套插入並且內射,今天誘奸雪豔嬌原本也打算如此。

  但是,英羅目前正在避禍,還擅自與“極樂會”中斷聯系,沒有靠山不敢太妄爲,再加上不清楚雪豔嬌的底細,以爲她是哪個豪門的年輕貴婦,生怕玩過火惹麻煩,只好退讓一步。于是,其接過雪豔嬌遞來的這包避孕套,打開包裝取出一個戴上。

  英羅股間的粗長肉棒由于經過藥物強化,色澤與形狀都與自然長成的男性器官有些變異,表皮顔色暗青發紫,狀如毒蛇般醜惡,尤其龜頭部分像毒蛇腦袋般猙獰。雪豔嬌的這包避孕套是純黑色的特別加厚型,英羅醜惡粗長的肉棒戴上這種避孕套之后像是又粗壯了一圈,宛如一條又粗又長的黑色毒蛇,長度接近30公分。

  戴好避孕套之后,英羅迫不及待地把赤裸著性感模特身材的雪豔嬌推倒在寬長的按摩床上,急切地用雙手把這位冷豔嬌娃修長白皙的美腿向左右分開,挺起宛如黑蛇的肉棒頂在她下體私處淫滑嬌嫩的陰唇花瓣上磨蹭了幾下,很快便使這根包裹著純黑色避孕套的粗長肉棒的前端沾滿了從她蜜穴泉湧出的愛液淫水。

  看到這畫面,白邪武知道這個色魔在做插入前的準備工作,下一步便是把其宛如粗長黑蛇般的醜惡肉棒插入自己摯愛嬌妻的新婚少婦小嫩屄。雖說隔著一層很保險的特別加厚型避孕套,這色魔的肉棒不會與嬌妻的陰道乃至子宮直接接觸,但無論怎樣還是侵入了她原本只允許丈夫進入的人妻蜜穴。一想到這里,白邪武的心中就隱隱作痛,卻又有些莫名其妙的興奮與期待。

  一方面,白邪武爲他的新婚愛妻雪豔嬌即將遭受如此卑鄙的色魔奸汙而感到痛心疾首,另一方面卻像悄然渴望著異常刺激般想看看他這位一向冷豔高雅的嬌妻如何在身中淫毒欲火焚身的情況下被迫與他以外的男人交媾。

  再看視頻畫面中,英羅竭力控制著想要急切插入的欲望,把狀如粗長黑蛇的肉棒頂在雪豔嬌的淫潤陰唇上又反複磨蹭了幾下。看來其非常中意這個不可多得的絕色獵物,要慢慢細心品嘗,順便吊吊她的胃口,好讓這位冷美人更加欲火難耐。

  隨著這色魔的醜惡肉棒不停摩擦她春潮泉湧的下體私處,尤其頂在敏感的陰唇花瓣上反複磨蹭,身中淫毒的雪豔嬌在體內熊熊欲火的本能驅使下連聲呻吟,非常苦悶般扭動起纖美的腰肢,渾圓的臀部甚至不由自主向上聳挺,仿佛她的嫩屄蜜穴已經騷癢難耐,無意識地期盼著這根宛如粗長黑蛇的醜惡肉棒早些插入!

  英羅想要的就是這種效果,這位既有少女可愛之美又有少婦成熟之美的冷豔嬌娃已經在無意識中迎合其的侵犯。于是,這色魔頂在她淫潤陰唇上的肉棒緩慢挺進,毒蛇腦袋般的猙獰龜頭頂開兩片嬌嫩濕潤的陰唇花瓣,又粗又長宛如黑蛇的肉棒插進她春潮泉湧的蜜穴入口,在大量淫水愛液的潤滑下侵入她又熱又緊的陰道花徑,一路分開緊窄火熱的花徑腔壁直達女體深處的花芯子宮口……

  身中淫毒的冷豔嬌娃一感到粗長肉棒插進騷癢蜜穴並且直達深處的強烈刺激,立刻張大小嘴發出既哀羞屈辱又興奮難耐的矛盾呻吟:“啊——插、插進來了……不、不要啊……好、好爽……住、住手啊……再、再深些……”

  雪豔嬌此刻的心情如同她發出的呻吟那樣矛盾,一向冷豔孤傲的她平時連笑都不輕易向男人笑一下,更別說與丈夫以外的男人性交並發出羞恥的叫聲。可是今天身中淫毒的她實在身不由主,明明心里不願與這卑鄙的色魔交媾,想要盡量保持新婚少婦的矜持與自尊,卻怎麽咬緊嘴唇也忍不住發出嬌喘呻吟,才剛被插入肉棒就開始渾身顫抖,腰臀更是止不住自動扭聳起來!

  雪豔嬌這一動,英羅臉上立刻浮現出十分吃驚的神色,整張臉繃緊著大口深呼吸,既像爽透了又像在苦苦支撐著什麽。白邪武一見視頻畫面中這家夥的表情,立刻明白是怎麽回事,暗罵一聲:(王八蛋!敢玩我老婆?爽吧,看你能撐多久!

  白邪武很清楚,他這位冷豔嬌妻的小嫩屄是很少見的天生名器,她嫁給他的時候還是處子,新婚之夜破處時卻已令他意外銷魂。而且,自從他們結婚后,雖然各自工作很忙不是經常在一起,但只要有時間就會抽空享受閨房之樂。在他高超性技的教導下,雪豔嬌原本就是天生名器的小嫩屄已經被他開發成極其銷魂的極品蜜穴,除了像他這樣天賜異賦的精壯男子,尋常男人根本難以享用。

  雖然看不到雪豔嬌體內現在的情況,但白邪武憑著與嬌妻多次魚水之歡的經驗就能想象到——她銷魂蜜穴的陰道腔壁此刻正在一陣陣緊熱收縮中夾緊“藥鬼”英羅的粗長肉棒,陰道腔壁上層層疊疊的嫩肉在與粗長肉棒緊密摩擦,陰道盡頭的子宮口像貪吃的小嘴般啃咬著肉棒頂端的龜頭,形成巨大的交媾快感!

  而且,當身中淫毒的雪豔嬌在既哀羞屈辱又興奮難耐的矛盾心情中不由自主扭聳腰臀的時候,她堪稱絕世名器的銷魂蜜穴便越發緊熱收縮,産生越來越強的腔壓與吸力,並分泌越來越多的愛液蜜汁,使淫滑火熱的陰道更加纏綿住侵入蜜穴的粗長肉棒,就連子宮口也越來越強力地咬住龜頭,越發增強交媾快感。

  也就是說,當雪豔嬌的美妙肉體處于強烈發情狀態的時候,男人的肉棒此時插入她的蜜穴,即使不做任何抽插動作,她的小嫩屄也會自動開始劇烈運動!

  前幾天的晚上,雪豔嬌第一次與丈夫以外的男人交媾,那時便讓久經花叢的風流公子龍二郎差點受不了。好在龍二郎的耐力與持久力都不錯,性技也出色,才勉強消受得起她的銷魂蜜穴,表現算是合格。

  如今誘奸雪豔嬌的“藥鬼”英羅雖然性技還可以,但耐力與持久力不強,剛才一插入她的銷魂蜜穴就差點早泄,只好把插進陰道深處的粗長肉棒就這麽頂在她的子宮口上暫時不動,感受著她火熱緊縮的嫩屄肉洞從各種角度緊緊包裹住其的肉棒並産生一陣陣自動的劇烈運動所帶來的無比刺激。

  此刻的英羅,大概在暗自慶幸剛才接受了雪豔嬌的要求戴上了她準備的避孕套。如果不是隔了這麽一層特別加厚型避孕套,在充分保險的同時減輕了其肉棒在她絕世名器中受到的壓力,初次體驗到如此銷魂蜜穴的其早就把不住精關。

  爽得連話都說不出的英羅不斷深呼吸放松自己,以此減緩射精沖動。作爲誘奸美女的慣犯,這色魔不肯在如此難得的絕色獵物面前出醜,緊咬牙關壓下射精沖動,等到股間肉棒開始逐漸適應雪豔嬌的銷魂蜜穴,便立刻使出吃奶力氣抽插起來。

  只見這色魔整個人壓在雪豔嬌猶如性感女神般凹凸玲珑的美妙裸身上,雙手粗暴地握住她在其面前激烈搖晃的兩顆雪白大奶子,扭曲著原本英俊的臉埋入她的迷人雙乳中舔吸白嫩的乳肉與硬翹的奶頭,同時把股間宛如一條又粗又長的黑色毒蛇般的醜惡肉棒反複頂入她緊熱收縮的蜜穴深處狠狠抽插,每一下都抽出一半再迅速盡根插進陰道盡頭!這色魔經過藥物強化的肉棒接近30公分,所以每一下深深的抽插都能直達花芯,仿佛恨不得把龜頭硬塞進子宮口!

  雪豔嬌顯然清晰感受到這個色魔的粗長肉棒正在她的新婚少婦小嫩屄狠狠抽插,每當肉棒抽出一半再迅速插進她體內的時候就發出一聲混合著屈辱與興奮的悲鳴,蜜穴腔壁幾乎每一寸敏感嬌嫩的媚肉都在這種抽插運動中與粗長肉棒緊密摩擦,子宮口則在肉棒頂端每次直達花芯的時候緊緊咬住龜頭幾乎不放。

  此時此刻,不僅她的陰道就連子宮也在激烈地收縮蠕動,劇烈的性快感使身中淫毒的她似乎忘了是在遭受卑鄙色魔的奸汙,口中情不自禁發出連聲浪叫:“好、好爽啊——不、不要這樣……可、可是真的好舒服啊!”

  除了口中浪叫,雪豔嬌猶如性感女神般的美妙裸身伴隨著這色魔的抽插運動揮散著淋漓的香汗激情顫抖,拼命扭聳腰臀並搖晃胸前豐挺飽聳的F 罩杯乳房。

  雪豔嬌此刻表現出的激情浪態原本只會展露在心愛的丈夫面前。前些天晚上她與龍二郎初次出軌(也是她第一次出軌)的時候,她的反應也沒有今天這麽強烈。

  這並非因爲英羅的床上功夫比龍二郎出色,也與她本人意志無關,主要由于她今天身中淫毒,所以才有如此身不由主的強烈反應。否則的話,她絕不會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輕易表現出如此浪態,更何況是英羅這樣的卑鄙色魔。

  然而,英羅看到她展露出的浪態,卻以爲她像以前被其誘奸的那些美女一樣向其臣服了,不由萬分得意,更加賣力抽插起來,不顧一切般連續加速抽插了幾十下。

  雖然看不到其肉棒在雪豔嬌體內的運動,不過從其瘋狂的動作,可以想象這色魔宛如粗長黑蛇的醜惡肉棒正在雪豔嬌的蜜穴深處加速肏弄,毒蛇腦袋般的猙獰龜頭每次都直接撞擊子宮口,把身中淫毒的她肏得欲仙欲死,渾身觸電般抽搐!

  隨即,這位性感女神般絕色迷人的冷豔嬌娃突然朝后仰起俏臉,激顫著躺在按摩床上的赤裸嬌軀,在瘋狂奸淫她的色魔身下高高挺起胸部豐聳飽滿的雪白乳峰,並且來回甩動她染成火紅色的披肩秀發,發出一連串“哦!啊!噢!到、到了!啊……啊!”

  的嬌吟浪叫,達到了這次交媾的激烈高潮!

  白邪武看到視頻畫畫中摯愛嬌妻這般激烈高潮的樣子,知道她的蜜穴深處此刻肯定又一次潮噴出一股陰精,混合著大量愛液火熱地淋燙在英羅深深插入她小嫩屄的粗長肉棒上。肉棒尤其龜頭被這麽一燙,這家夥再有本事也壓不住精關了。

  果然,雪豔嬌剛一高潮,英羅緊繃著的面部肌肉就猛地抖動了幾下,在她尚未結束此次潮噴的時候便急忙從她的蜜穴中拔出不停顫動的粗長肉棒。如果不是戴著特別加厚型避孕套,這家夥根本無法支持這麽久,但現在也撐不下去了。

  拔出肉棒之后,英羅快速剝掉沾滿陰精與愛液的避孕套,接著在按摩床上蹲起身子,跨在雪豔嬌朝后仰起的俏臉上方,把蠢蠢欲射的粗長肉棒對準她戴著沙灘墨鏡的臉蛋,肉棒頂端的猙獰龜頭猛顫了幾下,立刻噴發出一大股白濁粘稠的精液,飛濺在她女神級美貌的俏臉與高高挺起的胸部乳峰上!

  射精后,英羅的肉棒又軟了下去。這家夥不假思索地取出那一小瓶藥丸又吞服了幾顆,股間啞火的肉棒再次振奮堅挺。白邪武看到這一幕,便知道英羅已經狂熱迷戀上雪豔嬌的美色,不惜精盡人亡也要征服她。

  再看視頻畫面里,英羅重新戴上了一個避孕套,看來領教過雪豔嬌的銷魂蜜穴之后,這色魔已經明白戴上這種特別加厚型避孕套可以減輕壓力。戴好套,英羅把躺在按摩床上的雪豔嬌的渾圓香臀拉到床邊,兩手抓住她的一雙修長美腿,使她下體向上撐開180 度,剛經曆過激烈性交高潮的女陰私處完全暴露在其面前。

  接著,這色魔用兩手抓緊雪豔嬌的一雙美腿,挺起股間再次通過藥物恢複堅挺的粗長肉棒頂在她還在高潮余韻中輕顫的陰唇花瓣上。雪豔嬌意識到這色魔又要侵犯她,想抗拒但渾身仍然酥麻滾燙,只得無奈地任由其擺布。

  隨即,英羅扭曲著本來俊俏的臉,滿面狂氣仿佛興奮得獸性大發,挺著股間宛如粗長黑蛇的醜惡肉棒再一次頂開雪豔嬌的陰唇花瓣插進她的蜜穴入口,一口氣盡根插入剛在激烈性交中潮噴過的淫滑陰道,將近30公分的大肉棒以直頂花芯之勢把這位冷豔嬌娃的新婚少婦小嫩屄一下塞滿,而且一插入便開始全力抽插,動作非常狂熱仿佛恨不得肏爆她的銷魂蜜穴!

  “等、等等……哦!”

  的呻吟聲從雪豔嬌的小嘴里發出,她感到下體仿佛被一條又粗又長的黑色毒蛇再次塞滿,而且在她女體深處狂抽猛插,動作比剛才更加瘋狂。雖然有些痛苦,但她的銷魂蜜穴即刻産生強烈反應,嫩屄肉洞又開始緊熱收縮地緊緊包裹住入侵的粗長肉棒,她被拉到床邊的渾圓香臀也情不自禁扭聳起來,含羞忍辱地迎合這色魔獸性大發的粗暴奸淫。

  粗長黑蛇般的醜惡肉棒塞滿著冷豔嬌娃的銷魂蜜穴,瘋狂抽插陰道,來回沖擊子宮,強猛的性交刺激從雪豔嬌的下體傳遞到小腹再直達大腦,使她顧不得矜持發出連連的嬌喘呻吟,再次遵循雌性本能被迫迎合這個色魔的醜惡肉棒。這色魔的抽插速度不斷加快,她體內的快感也隨之增強!

  再次奸淫雪豔嬌的英羅這一回采用強猛速攻的方法,一上來便是狂抽猛插。

  隨著這色魔不停又快又猛地把粗長肉棒深深插入她的蜜穴深處,雪豔嬌的呻吟聲已經變成“唔!好爽!”

  的淫悅浪叫,與她平時的冷豔孤傲形象判若兩人,展露出隱藏在冷豔外表下的天生媚骨。她的身體開始不自覺地配合英羅的抽插動作,渾圓雪白的香臀前后左右激烈扭聳,豐挺飽聳的雙乳也開始淫媚波動上下搖晃。

  雪豔嬌展露出的媚態更加激發英羅的獸欲,這色魔拼命忍住又想射精的沖動,兩手緊抓住她的左右美腿高舉過頭,竭力挺立著股間粗長肉棒展開更加強勁的粗暴抽插,肉棒頂端的猙獰龜頭一下緊接一下頂入花芯子宮口,把身中淫毒的冷豔嬌娃肏得浪態盡現!真仿佛一個消瘦醜惡的淫鬼在奸汙一位性感迷人的女神!

  又是幾十下加速抽插,英羅就快撐不住要射精的時候,雪豔嬌張大平時不愛說話的櫻桃小嘴,連聲發出淫媚叫聲:“啊!不、不行了、又要高潮了!啊——”

  緊接著,雪豔嬌激烈顫抖的美妙裸體忽然僵直挺起,被拉到床邊的臀部向上挺聳,全身都仿佛僵硬了,只有胸前沾滿汗水的兩顆雪白大奶子猛烈晃動著,顯然又一次達到了性愛高潮!白邪武見此情景,知道愛妻的蜜穴深處又潮噴出滾燙陰精,混合著愛液噴灑在這色魔被她堪稱極品名器的小嫩屄緊緊含住的大肉棒上。

  同一時間,忍無可忍的英羅也高潮了!只見這色魔用兩手抓緊雪豔嬌的一雙修長美腿向上盡量拉高,宛如黑蛇的醜惡肉棒全部插入她的新婚少婦小嫩屄,在她體內發出“撲哧!撲哧!”

  的激烈射精聲!很明顯,這根被避孕套包裹著的粗長肉棒頂端的龜頭已經深深頂進她的子宮口噴吐陽精!

  隔著一層特別加厚型避孕套,雪豔嬌仿佛依然清楚感覺到英羅在她體內的射精。這色魔經過藥物強化的將近30公分大肉棒全部插入她的小嫩屄把龜頭頂進子宮口噴吐火熱精液,那種足以讓任何女人發狂的感覺使她差點昏死過去。

  白邪武看到視頻畫面中的摯愛嬌妻不僅再次被這色魔奸淫至高潮,還被射在里面,雖然明白隔了一層很保險的加厚型避孕套,但仍然有一種既痛心憤怒又異常興奮的複雜心情。而且,他發現他的褲頭不知何時凸起個帳篷,竟然在看到愛妻遭受這色魔淫辱的時候勃起了。如果不是他一向很能自控,現在大概已經忍不住解開褲頭對著手機屏幕上的視頻畫面打飛機。

  這時的視頻畫面中,等到高潮結束,英羅一邊大口喘息一邊松開握緊雪豔嬌雙腿的手,並從她似乎仍在緊熱收縮的銷魂蜜穴中拔出肉棒。只見疲軟的肉棒上的純黑色避孕套頂端像冒起個水泡,想必是其剛才射出的精液,看來分量還不少。

  剛才這色魔的肉棒把龜頭頂進她的子宮口射精,如果沒有戴避孕套,這一炮精液肯定結結實實地射進她的新婚少婦子宮,搞不好還會讓她懷上丈夫以外男人的孩子,這種事情就是想想也夠讓白邪武覺得可怕(但同時也很興奮)英羅拔出肉棒后,躺在按摩床上的雪豔嬌張著小嘴不停嬌喘,她今天在這張按摩床上已經高潮了四次(挑逗時一次,乳交時一次,兩回性交時各一次)此刻,她靠在床邊的臀部仍然僵直般向上挺聳著,修長的雙腿順著床沿垂蕩到地板上,猶如一位在激烈性交后的高潮余韻中微微顫抖的性感女神般誘人。

  看到雪豔嬌這邊誘人的姿態,英羅又按捺不住了。這色魔不顧用藥過量的危險,打開那一小瓶藥丸吞下加倍分量的怪藥,不但使肉棒再次堅挺起來,就連其消瘦的身體也異常膨脹起肌肉,臉上青筋直冒,整個人變得更像面目可憎的惡鬼!

  一見這情景,白邪武暗自搖頭。他略懂藥理,雖然不知道英羅配制的這種怪藥的具體成分,但肯定包含能在短時間迅速增強男性機能的烈性藥。俗話說“是藥三分毒”,如此烈性的藥就算不會讓其當場斃命,也會縮短其壽命。

  英羅這麽不要命,顯然已經完全迷戀上雪豔嬌的美色,從另一方面說這也證明了雪豔嬌的魅力有多迷人。看來只要能多干雪豔嬌一次,讓其爽夠就死都行。

  再看視頻畫面,加倍服藥后變得更像惡鬼的英羅把按摩床上不停嬌喘的雪豔嬌身體翻轉過來,使她兩腳著地站在床邊,雙手抓住床沿支撐身體,臀部則向后翹起,擺出準備進行“后背站立位”的性交姿勢。

  所謂“后背站立位”的性交姿勢,是指女方背對著男方抓住(或者靠住)什麽東西支撐住身體,讓男方站在女方身后插入交媾,是女前男后的“后背位”姿勢的其中一種玩法。這種玩法,除了非常刺激還能令男方的征服欲得到極大滿足。

  當雪豔嬌被迫擺出這種姿勢之后,從視頻畫面中。白邪武可以清楚看到愛妻今天已經經曆過四次高潮和兩回性交的陰唇花瓣充血通紅,與渾身欺霜賽雪的白皙肌膚形成強烈對比,圍繞著充血陰唇的倒三角型絨毛沾滿了淫水愛液和潮噴的陰精,並且還有大量的愛液與陰精混合在一起形成透明黏液從她陰唇花瓣內的蜜穴入口流淌出來垂滴在地板上,那情景簡直無比撩人!

  英羅站在性感女神般迷人的雪豔嬌身后,淫笑著用左手撫摸她春潮濕潤的陰唇花瓣並揉搓她的敏感陰蒂,同時用右手從后面抓住她胸前的豐聳乳房用力捏玩。

  身中淫毒的雪豔嬌在剛才不長的時間內已經經曆過四次潮噴高潮和兩回激烈性交,如今再次遭到這色魔的調情挑逗,不但下體私處越來越敏感,胸前豐挺飽聳的F 罩杯巨乳也越來越興奮地硬翹著奶頭。

  雪豔嬌現在似乎失去了清醒的神智,好像已經向英羅投降,放縱著自己的肉體本能任由這色魔玩弄。但是,如果英羅警惕一點的話,就會意識到她這般不尋常的女子即使身中淫毒也要小心提防,不可能就這樣向其投降。

  可惜,英羅的獸欲沖昏了其的頭腦,再加上過量服用那種怪藥的副作用,這個一向卑鄙狡猾的色魔降低了警惕性,誤以外雪豔嬌真的已經向其投降。

  于是,英羅立刻喜出望外,把由于怪藥作用異常膨脹著肌肉的身子靠在雪豔嬌的雪白后背上,用猥亵的舌頭從她的背部一直舔到充滿彈性的臀部再至玉跨私處,最后停在陰唇上方的陰蒂部位反複舔吸。

  雪豔嬌隨即發出既哀羞又淫媚的大聲呻吟,抓住床沿支撐身體的雙手顫抖起來,站在床邊的兩腳也像快要站不穩那般不停發抖,帶動她的赤裸嬌軀渾身顫抖,嘴里不斷發出的大聲呻吟也越來越充滿撩人春意,真是迷死人也不賠命!

  眼下的雪豔嬌猶如既冷豔高雅又天生媚骨的性感女神,比平時當紅牌模特的時候更加迷人,幾乎足以讓任何男人爲她瘋狂。英羅誘奸過許多美女,其中包括龍家二少奶奶美奈子那樣堪稱極品的大美女,但雪豔嬌不僅比美奈子更加年輕漂亮,還有著更加出色的風華韻味,簡直是極品中的極品。

  英羅本來想再耐心點玩弄這位難得的絕色嬌娃,可是眼下的雪豔嬌實在太迷人,加上過量服藥后導致其的獸欲更加瘋狂,于是這色魔急匆匆用兩手抓住雪豔嬌向后翹起的渾圓香臀往上擡高,使她充滿彈性的臀部高高后翹著敞開陰戶,兩片充血通紅的陰唇花瓣像是預感到又要被肉棒插進來般微微張合著。

  欣賞著如此春光無限的誘人美景,英羅獰笑道:“嘿嘿嘿!美人兒,你又要我肏你了吧?想要的話,把你的屁股扭起來,求我把肉棒插進你的騷屄狠狠肏你!”

  雪豔嬌戴著沙灘墨鏡的臉上突然浮現出一絲極其羞怒的殺氣,如果她真的失去清醒的神智向這色魔投降,絕不會露出這樣的神態。盯著視頻畫面的白邪武看到了她這一瞬間的神情變化,站在她身后的英羅卻沒看到。

  這一變化在雪豔嬌的臉上轉眼消失,她繼續仿佛已經神志不清任由這色魔擺布的樣子,在強烈的羞恥中慢慢扭動高高后翹的臀部,哀羞道:“求、求你插進來……把肉棒插進我的騷屄……狠狠肏我吧……但一定要戴好避孕套……”

  見到雪豔嬌如此任由自己擺布的樣子,英羅得意洋洋,一手繼續抓住她的翹臀往上擡高著,另一只手從丟在按摩床上的那包避孕套里又取出一個戴上,然后把加倍服藥后顯得比之前更堅挺的肉棒頂在她充血通紅的陰唇花瓣上。

  雪豔嬌的女陰私處在經曆了剛才的四次高潮和兩回性交后已經完全濕透,英羅宛如粗長黑蛇般的醜惡肉棒比前兩次更順利地頂開她的陰唇插進蜜穴,不久前剛激烈交媾過的陰道充滿蜜汁非常滑潤,經過加倍服藥變得更堅挺的肉棒一下就插入陰道花徑的最深處,毒蛇腦袋般的猙獰龜頭也再次直頂嬌嫩敏感的花芯子宮口!

  等到將近30公分的大肉棒完成插進雪豔嬌的小嫩屄,這色魔用肉棒頂端的龜頭頂在花芯上磨動了幾下。雖然隔著特別加厚型避孕套的薄膜,她顯然仍可清晰感到龜頭研磨花芯擠壓子宮口的酥麻酸軟快感。

  “啊、啊……不、不要那樣……”

  的淫媚叫聲從雪豔嬌的櫻桃小嘴發出,強烈的刺激使她的美妙裸身花枝亂顫,按住按摩床的床沿的雙手抖動得更厲害,站在床邊的兩腳顫抖著踮起腳尖,向后高翹的渾圓臀部不由自主擡得更高。像是雖然心中感到非常羞恥,身體卻在雌性本能的促使下渴望著被雄性器官如此深入玩弄。

  英羅見她的反應這麽強,頓時更加得意,想再多玩一會這種能讓女人欲仙欲死的性交技巧。可惜,沒得意太久,這色魔就開始緊繃著臉咬緊嘴唇,像是在強忍著什麽。看著視頻畫面的白邪武明白,雪豔嬌開始使出他教導的縮陰性技。

  此時,雖然看不到雪豔嬌體內的情況,但白邪武知道她的蜜穴肉洞正在按照他教過的縮陰技巧積極收縮運動,開始充分發揮她絕世名器的威力,不僅陰道就連子宮都在激烈蠕動,整個銷魂肉洞形成比之前強出數倍的腔壓吸力,幾乎每一寸媚肉都在越來越緊熱收縮地夾緊這色魔的粗長肉棒……

  雪豔嬌的嫩屄蜜穴原本就是極其難得的天生名器,與白邪武結婚時被他天賜異賦的雄偉巨屌開苞,之后除了蜜穴在一次次夫妻魚水交歡中得到他的充分開發,還得到他的教導學會許多性技。雖然她的性經驗不太豐富,但性技絕對不差。

  只是她一向冷豔孤傲,在平時一副冰山美人的做派,還經常對企圖追求他的男人們冷若冰霜。所以除了白邪武以外,很少有人知道她不僅暗藏天生媚骨的一面,還懂得許多性愛技巧,尤其懂得怎麽使她的名器蜜穴充分發揮威力的縮陰性技。

  剛才前兩次性交,由于雪豔嬌心中非常抗拒,所以雖然她身中淫毒的肉體在本能下激情迎合英羅的奸淫,但始終沒有真正使用過白邪武教給她的性愛技巧。

  然而這時,她卻開始主動積極地使出縮陰秘技,立刻使這色魔吃不消!

  萬分驚訝的英羅察覺情況不妙,其股間宛如粗長黑蛇的肉棒在雪嬌豔的小嫩屄內承受的壓力突然倍增。如果不是加倍服藥使股間肉棒異常堅挺,又戴著特別加厚型的避孕套減輕一些壓力,現在恐怕被她的蜜穴肉洞夾緊得動都動不了。

  一向視美女爲獵物的英羅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事,爲了征服眼前這個絕色獵物,這色魔怒吼一聲使出看家本領,從身后抓住雪豔嬌胸前的豐聳乳房,手指陷入白皙飽滿的乳肉里淫虐地搓捏,並竭力挺起股間經過加倍服藥異常堅挺的粗長肉棒在她的蜜穴肉洞里開始不停改變角度的旋轉式抽插,把她的小嫩屄肏得淫水飛濺!形成一波波震撼的快感刺激從子宮一路強烈沖擊雪豔嬌的大腦。

  這種抽插方式使肉棒從各種角度摩擦蜜穴肉洞內的腔壁媚肉,英羅在進行這種旋轉式抽插的同時還不時猛地把肉棒挺直著頂入雪豔嬌的花芯,龜頭冠部強行插進子宮口用力轉動幾下,然后再重複旋轉式抽插運動。

  這是英羅的看家本領,比把龜頭頂在花芯上磨動更能令女人欲仙欲死甚至發狂,就算性冷淡的女人被這麽肏弄也會迅速達到高潮。這色魔試圖用這種辦法把雪豔嬌在強烈沖擊中肏得連續高潮,使她渾身酥麻酸軟再也無力施展縮陰性技。

  如此強烈沖擊下,雪豔嬌身中的淫毒催情藥效也全面爆發了。她的雙手由于顫抖得太厲害已經抓不住按摩床的床沿,整個人的上半身趴在床邊,下半身勉強用踮起的腳尖站直雙腿,盡量擡高渾圓后翹的臀部,積極迎合著這色魔的粗長肉棒在她蜜穴肉洞內的一次次旋轉式抽插,以及不時把龜頭冠部強行插進她的子宮口用力轉動的瘋狂奸淫,被奸淫得既無比哀羞又極度興奮!

  這色魔一邊如此狠命肏她,一邊彎下身壓在她的后背上,從后面抓住她胸前的雪白大奶子不放,壓住她趴在床邊的上半身繼續猛肏.連續的高潮波動開始了,如同既冷豔高雅又天生媚骨的性感女神般的雪豔嬌被這色魔肏得真是欲仙欲死,不知不覺中發出“啊啊啊!”

  的連聲高叫,連連泄身不斷潮噴,仿佛在盡情放縱自己與這色魔主動交歡。

  雪豔嬌真的被英羅的看家本領肏得連續高潮,並且渾身酥麻酸軟。然而,從英羅越來越緊張惶恐的表情看,她的蜜穴肉洞始終緊熱收縮著夾緊這色魔的肉棒,不僅沒有片刻松弛,反而隨著她連續的高潮波動越夾越緊!

  可以想象,此時此刻,雪豔嬌絕世名器的小嫩屄不但在用陰道腔壁的每寸媚肉緊緊纏繞住英羅的肉棒,她的花芯也緊緊咬住這色魔插進她子宮口的龜頭冠部,整個蜜穴肉洞都在火熱緊縮地蠕動著、抽搐著、夾緊著……

  英羅終于再也撐不下,這色魔靠著加倍服藥異常堅挺的粗長肉棒簡直快要被雪豔嬌絕世名器的縮陰秘技夾斷!命根子恐怕就快報銷!

  就在這時,雪豔嬌仿佛在又一次強烈高潮后突然放松了夾緊英羅肉棒的蜜穴肉洞。這色魔連忙趕快把命根子拔了出來,剛扯掉肉棒上的避孕套想看看有沒有被夾傷,一股混合著殷紅鮮血的白濁精液便從劇烈抖動的龜頭噴發出來,紅白相間的血精像雨點般散落在雪豔嬌向后高高擡起的翹圓臀部上。

  “哇——”

  的半聲慘叫,從英羅的口中喊出。

  這色魔只喊了半聲,就再也喊不出聲音。上半身原本趴在按摩床上的雪豔嬌已經站直了身體,並回過身伸出纖美的玉手,一記鷹爪鎖喉捏住了這色魔的咽喉,眼中更射出羞怒憤恨的殺氣!

  此番激烈交媾中,雪豔嬌強忍羞憤主動求歡,並使出原本只用來與心愛丈夫魚水之歡的縮陰秘技對付這卑鄙色魔,盡情宣泄了體內淫毒造成的欲火,不再受制于淫毒。雖然她的體力尚未恢複,但足以收拾這個專門誘奸摧殘女性的色魔。

  冷冷看著這色魔,雪豔嬌冷冷說道:“聽好了,“藥鬼”英羅,現在本姑娘給你兩條路。一條活路,交出所有藥物以及每種藥物的解藥,饒你性命。一條死路,先廢了你的是非根,再砍掉你的手腳丟進黃浦江喂魚。兩條路隨你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