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絕豔美女胡翎,今年22歲,身高1 、78米,體重60公斤,三圍是魔鬼的

身材。可惜正因爲其太突出的乳房豐滿的過分,沒有當上職業的模特,她剛從中

國服裝大學畢業。

  現在于范玉芬和租一套房子,她來自遼甯的海濱城市大連,由于還沒有找到

合適的工作,所以每天都要出去奔波,高不成低不就的。

  胡翎是個現代的女大學生,很開放。最近看到范玉芬又是秧歌又是戲的,就

懷疑她有男朋友了,天天沒事的時候就追問,被她追的無奈,范玉芬就告訴她自

己和小雄的事,這讓胡翎很不相信。

  范玉芬說:“你要是不信,那天我帶你去看看那銷魂的場面,不過你要是把

持不住,被他肏了,可別願我啊!”

  “且!本姑娘什麽樣的男人沒有見過?除了老外,哪個中國男人有你說的那

麽大的屌啊?”

  于是,在一個星期六的下午,范玉芬帶她走進了小雄的淫窩。

  小雄故意的在她的面前摟著只穿三點式內衣的芬奴和菊奴,盡情的挑逗著。

而兩女發出的淫蕩的呻吟聲和不由自主的摟住小雄直扭的雪白嬌軀也讓人鼻血狂

噴。

  小雄赤裸著身體,快下的大雞巴果然是傲氣逼人,挺拔誘人。

  胡翎看得也是欲火難耐,嘴里的氣息也慢慢的重了起來。

  芸奴也走了進來,她柔媚的笑著坐到了小雄的大腿上面,伸出雪白如藕的修

長的雙臂緊緊的抱住了小雄的身子,然后伸出那紅潤的香舌送進了小雄的大嘴里。

邊上的芬奴和菊奴也伸出了紅潤的香舌與芸奴、小雄的舌頭攪在了一起,四個人

吻的是滋滋有聲。

  胡翎看得是淫液直流,身體不安的扭動,嘴里已是無法控制的發出了“嗯…

…嗯”的浪叫聲。

  這時候,瑜奴也走了進來,瑜奴不管胡翎也在邊上,淫蕩的脫光了自己的身

體,裸著雪白豐滿的柔軟的身體跪在了小雄的胯下。

  菊奴和芸奴也忙著脫光了衣服,芬奴也不甘落后的成了一絲不挂的白羊。就

見瑜奴雙手抓住了小雄的大雞巴,張大了紅潤的嘴巴媚笑著含住了小雄那碩大的

龜頭!她先是急速的把小雄的雞巴在嘴里套弄了幾下,然后慢慢的把小雄那奇長

特粗的大雞巴吞進了嘴巴、喉嚨!

  小雄爽的“啊啊”的叫了起來,他忍不住的用力的抓住了邊上的菊奴和芸奴

的雪白的豐滿的乳房,使勁的揉捏著,把芸奴和菊奴揉捏的是啊啊的尖叫不已。

芬奴也跪在了小雄的胯下舔著小雄那晃來晃去的卵蛋,舌頭不時的與瑜奴的嘴巴

碰在了一起。

  胡翎看著這淫蕩的場面真的有點受不了了!竟似中了邪一般主動的脫光了自

己的身體,露出了雪白豐滿柔軟苗條的魔鬼般的身材。她一點也沒有感覺到羞恥,

嘴里發出了淫蕩的啊啊的大聲的呻吟聲,雙手在不斷的扣挖著自己的陰道、陰蒂

和乳房,身體直扭。

  小雄也被刺激的忍不住了!他站了起來,把在自己身下舔卵蛋的芬奴一下放

到了沙發上面。芬奴媚笑著主動把自己的兩條雪白修長柔軟圓潤的大腿往后到自

己的頭部,再盡量的分開,露出了那淫液直流的粉紅的陰道口和菊花狀的粉紅的

屁眼。

  小雄把漲的通紅的粗大的雞巴對正了芬奴的淫液直流的陰道口用力的弄了進

去!

  “啊——啊——啊——好棒喲!——啊……主人……肏死我吧……”就見她

渾身都在抖動,那大雞巴完全弄進了她的浪屄的深處,直接撞在了子宮頸上面!

芬奴的浪屄完全塞滿了小雄的大雞巴,巨大的摩擦和沖撞讓芬奴有一種窒息的快

感!她開始大聲的淫蕩的浪叫起來,同時雪白的屁股是奮不顧身的往上擡著,迎

接小雄的快速而有力的奸弄!

  小雄看著芬奴一邊淫蕩的大聲浪叫一邊媚笑的擡屁股的浪樣,爽極了!

  他摟住邊上的菊奴和瑜奴雪白柔軟的赤裸的肉體,用力的揉捏著兩個美女的

高聳雪白的乳房。菊奴和瑜奴被揉捏的啊啊的尖叫著,卻不敢逃開,反而緊緊的

抱住小雄的身體,隨著他的抽送而扭動著。

  芸奴在小雄的后面,跪在了小雄的屁股下面,分開小雄的屁股,露出菊花狀

的肛門,然后伸出紅潤的綿軟舌條媚笑著細心的舔著。

  胡翎看到了這及其淫蕩的性交實景,心里興奮極了!雖說在學校的時候也玩

過3P、4P的,但是絕對沒有這刺激!

  她欲火如焚,雪白高大豐滿而苗條的身體在不斷的扭動,嘴里是發出了啊啊

的呻吟聲,手是用力的扣挖著自己的陰道和陰蒂,人也走到了邊上觀看著。

  很快的芬奴就達到了她的第一次性高潮,她胡言亂語,尖叫大笑輕哭,渾身

抖動,全身泛紅,淫液亂噴。小雄轉而分別肏弄菊奴、芸奴、瑜奴,當四個美女

都癱軟在地毯上的時候,小雄才把邊上看得已經來了一次性高潮的胡翎抱在了沙

發上面。

  胡翎的高大豐滿的身體被強壯的小雄抱在懷里就像很輕一樣,胡翎渾身顫抖

著緊緊的抱住了小雄。

  當胡翎被放在沙發上面就像前面幾個美女一樣的動作時候,她主動的翹起了

兩條雪白修長圓潤的大腿,她的腿特別的長,更加性感,小雄是忍不住的捏了一

下她的大腿。胡翎是“啊”的尖叫了一聲,很快雙腿露出了淫液直流的陰道口和

菊花狀的肛門。

  小雄看著胡翎那比其余四個美女大的多的雪白柔軟的高聳的乳房,心里興奮

極了!他一手抓住胡翎的一個乳房,他那麽大的手竟然抓不下她的乳房!小雄的

大雞巴對正胡翎的流著淫液的陰道口緩緩的弄了進去!

  胡翎就覺得自己的陰道被一個巨大的熱乎乎的東西塞滿了,緊緊的與自己的

陰道壁摩擦著,有一點要漲開的感覺!要不是前面看得太多,欲火焚身,淫液很

多,她是真的有點受不了!

  “哦……哦……哦……哦……怎麽會這樣……哦……”她大聲呻吟著,渾身

都在抖動。看著緊緊抓住自己乳房的小雄的強壯的身體,她突然感覺到一種被主

人騎馬的感覺,仿佛自己是一匹雪白的大馬,正在被主人小雄騎玩著。

  胡翎抓住小雄的揉捏自己乳房的手,眼睛是媚笑著的看著小雄,嘴里的呻吟

聲開始是迷人的浪叫。小雄的雞巴全部弄進了胡翎的陰道,與子宮頸撞到了一起。

胡翎忍不住的啊的又叫了一聲,渾身抖了幾下。

  小雄沒有停止,開始了慢慢的抽送動作,並把胡翎潔白的小腳丫放在唇邊親

吻,這幾個女奴他都沒有親過腳趾頭,對胡翎是唯一的一個,突然,心底升起一

股憐香惜玉的念頭,真不想把胡翎當性奴對待。這個來自大連的女孩,是他見過

的最漂亮的女孩,比媽媽姐姐,比關靈都要漂亮上幾分……

  胡翎隨著小雄的雞巴在自己陰道里面的抽送,那巨大的磨擦帶來的巨大的快

感使她很快的就進入了狀態,浪叫的呻吟是越來越大,屁股也開始有節奏的往上

擡,迎接小雄的大雞巴更猛烈的抽插……

  小雄抽插的動作是越來越快,越來越重!卵蛋打在胡翎的雪白柔軟的屁股上

是“啪啪”的直響,小腹也與胡翎的小腹相撞的“啪啪”聲不斷,雞巴在胡翎嬌

嫩緊湊的屄里大刀闊斧的頂擊……

  胡翎被肏得是爽的要死,瘋狂的拼命擡高屁股,忘情的大聲尖叫著,那從陰

道的深處和子宮頸以及陰道壁的磨擦帶來的無法用語言描述的巨大的快感讓胡翎

完全沈醉了,她只是想讓小雄的大雞巴更深的插入自己的陰道,恨不能插入自己

的肚子里面去!

  她尖叫著:“哦……啊……啊……啊……肏死我吧……肏死我吧……我要死

了……啊!啊!我要飛了!我好快活啊!……我的……心肝……啊……啊……啊

……啊……”

  很快的在小雄更加猛烈的插頂下,胡翎達到了她的第一次性高潮!她瘋狂的

尖叫,拼命的擡高屁股,扭動身體,突然她全身就像打擺子一樣的直抖,接著她

那特別修長圓潤的雪白大腿有規律的直抖,全身不動了,陰道的深處射出大量的

淫液,胡翎雙眼迷離的看著小雄,全身癱軟,嘴里還在喘著粗氣。

  小雄沒有停止對胡翎的肏弄,他繼續的用極快的速度拼命的抽送著雞巴,一

邊還用力的揉捏著胡翎那性高潮后更加高聳的雪白的乳房。當胡翎第而次達到了

性高潮后,小雄也興奮到了極點,他極快的抽送了幾下,然后從已經癱軟的胡翎

的充滿淫液的陰道里面抽出了沾滿了淫液的大雞巴放在了胡翎的嘴邊。

  胡翎忙張開了紅潤的嘴巴,含住了那碩大的龜頭。

  小雄在紅潤的嘴里抽送了幾下就射出了濃濃的大量的精液,噴的胡翎滿嘴滿

臉的,流的雪白高聳的乳房上還有脖子上到處都是……

  胡翎貪婪的大口的吞咽著這粘粘的精液,還仔細的舔著小雄雞巴上的余精和

淫液。

  瑜奴和菊奴也跪在了邊上把胡翎身上和臉上的精液舔吃的是干干淨淨。

  又征服了一個絕代的美女,小雄心里滿意極了!他坐在沙發上面,手里揉捏

著芸奴和芬奴的大乳房,下面接受著瑜奴和菊奴的熱烈的口角。

  瑜奴和菊奴的嘴里還有從胡翎身上舔來的白色的精液,她們沒有吞下去,而

是含住在嘴里,一下吐出來在小雄的雞巴上面,一下又舔著含住在自己的紅潤的

舌條上面,讓小雄看著,淫蕩極了!

  這時候,瑜奴的手機響了,瑜奴一邊繼續的舔雞巴,一邊故意的張大嘴巴露

出滿嘴的白色精液一邊打著電話。是瑜奴的丈夫打來的電話,瑜奴咯咯的淫笑著,

因爲滿嘴是精液說話不清楚。

  她丈夫問她怎麽回事?瑜奴媚笑著道:“我在吃一個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

  她一邊淫蕩的吞下精液,一邊舔著小雄的大雞巴,一邊打著電話。小雄用力

的揉捏著芸奴和芬奴的乳房,雞巴翹了起來啪啪的抽打著瑜奴那淫蕩的極美的臉。

  瑜奴被打的臉通紅,啊啊的浪叫著。那邊丈夫忙問到:“什麽回事?”

  瑜奴媚笑著看著小雄,一邊伸出紅潤綿軟的舌條舔著那抽打自己臉的大雞巴,

一邊回答道:“我在做臉部按摩啊!”

  邊上的幾個美女看得刺激的渾身直扭!都跪在了小雄的胯下舔起了小雄的卵

蛋、雞巴、肛門。小雄爽的在瑜奴的嘴里射出了一泡長長的騷尿!瑜奴大口的吞

咽著,媚笑著。

  邊上的芸奴忙舔吸起來從瑜奴嘴角流出的騷尿。最后小雄忍不住抽出雞巴,

那大量的騷尿對正了跪在地下的芸奴、瑜奴、菊奴、芬奴的頭發上面,絕美的臉

上,雪白的脖子、乳房上到處的射著!

  看得胡翎是心跳加快,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小雄的邊上讓小雄的騷尿射的自己

一臉一身的!

  但是,胡翎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這一切都落在小雄的眼里。

  幾個超級美女把地下的騷尿都舔吃的干干淨淨,才結束了今天的性遊戲。

  幾個美女在打掃房間的時候,小雄把胡翎找到陽台上,“翎姐,你喜歡這樣

嗎?”

  胡翎紅著臉說:“喜歡!”

  小雄搖搖頭說:“你不喜歡!我能看出來,你知識好奇和感到刺激,實際你

的骨子里和她們不一樣!”

  “不,我真的喜歡!”

  “你告訴我,你喜歡什麽?”

  “我……喜歡你,喜歡你的強壯,喜歡你的英俊,喜歡被你玩弄!嗯……喜

歡……喜歡你的……尿……”

  “停!”小雄打住她的話說,“你說到尿的時候皺眉了,說明你並不喜歡,

就是感到刺激!所以你不能做我的性奴!”

  “不!我真的喜歡!如果,你覺得我做的不夠好,我可以改,我可以學!”

胡翎的眼圈紅了。

  小雄摟住她的肩頭,“我很喜歡你,你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孩,我也不忍心

要你做沒有尊嚴的性奴。”

  “雄……”

  “我還有別的女人,比性奴還高級的女人,如果你願意,我會把你當成心肝

寶貝,當成我的情人!”

  “雄……”

  “你想想吧!我真的不能把你到性奴對待!”

  胡翎的眼淚真的流了出來,她在小雄的臉上親了一口說:“我是個放蕩的女

孩,和很多男人上過床,不值得你這麽對我!”

  “我不這麽認爲,人都有選擇性福的權力和快樂的方式,我不在乎你的過去!”

  “雄……哥哥,雖然我比你大,但是我還是要叫你哥哥,你對我的好,我會

銘記在心,就讓我給你作幾天性奴吧,當我在贖罪,把我以前的放蕩不羁用奴婢

的卑歉來彌補,等我感到可以得到你的尊重的時候,在放棄性奴的身份,和你好

好的愛一場!”

  “你真的這麽想嗎?”

  “是的!請給我這個選擇的空間!”

  “那——好吧!隨你了!”

  如此又過了幾天,新來和翎奴已經很熟練的舔吃小雄的精液、騷尿和大便時

候的肛門上的黃屎。其余幾個美女就更加不用說了!翎奴也可以讓小雄奸弄自己

的肛門了,就算是全部弄進自己的喉管也勉強能行了!

  瑜奴故意在舔吃小雄雞巴和精液的時候打電話給自己的丈夫,淫蕩到了極點!

而小雄似乎也很喜歡她這樣做,這期間娜奴和娃奴也來了幾次,在芬奴和翎奴的

邊上表演母女同床跟一個男人性交的刺激場面。

  她們也跟其余美女學會了舔吃小雄的大便后的黃屎。

  這天,在小雄小窩里面,中外美女全部會齊。菊奴、芸奴、瑜奴、芬奴、翎

奴、娜奴、娃奴,七個絕美的女人全部裸體跪在小雄的胯下和邊上一起就跟母狗

一樣的爭著舔吃小雄的雞巴和肛門。

  吃晚飯的時候,小雄首先在娜奴的嘴里射尿,娜奴是媚笑著跪在小雄的胯下

含住龜頭咕咕的全部吞咽了下去。

  接著是上菜,就見第一道菜竟然是菊奴躺在餐桌上面,雙手分開,雪白修長

圓潤的大腿也分開。雪白的小腹上的那深深的圓肚臍上面是紅色的調料,而她的

那對高聳豐滿雪白的乳房上面放的是剝好皮的很大的白色稍有點紅的蝦仁!她的

陰道里面就更加的絕了:竟然是8 個鹌鹑蛋!用一根細線竄起來的,叫做美女下

蛋!

  小雄吃的高興極了!大家把這第一道菜吃完后,是第二道菜:芸奴!就見芸

奴的嘴巴張開,伸出了紅潤綿軟的舌頭,那舌頭上面竟然放的是六條小小的鴨舌

條!小雄首先是舔吃了一條,接著其余美女都舔吃了!雪白豐滿柔軟的乳房上面

是糖裹的很粘的櫻桃,小雄也用嘴吃了幾個,芸奴的陰道里面是一根特別長的黃

瓜。

  幾個美女是一個接著一個的吃著這類似大雞巴的黃瓜,到了瑜奴,就見她媚

笑著吃完露在陰道外面的黃瓜,然后用細白的牙齒把陰道里面的帶著芸奴淫液的

黃瓜慢慢的啃了出來,一邊帶出來一邊就吃掉了。

  第三道菜是俄羅斯美女娃奴和她的母親娜奴。就見娃奴跪伏在那特大的餐桌

上面,雪白豐滿的大屁股翹起很高,雪白修長圓潤的大腿分的分開,露出那張大

的陰道口,陰道里面竟然是還有點熱的雞湯!

  娜奴跪在娃奴的后面,把她紅潤的舌條伸進女兒娃奴的陰道里面,用嘴把雞

湯吸了出來,但是她沒有喝,而是用嘴喂給了小雄。其余美女也用嘴吸出雞湯喂

了小雄。接著是把娜奴陰道口的封條撕開,里面是很濃的粘粘的白色牛奶!

  娜奴也是跪伏在餐桌上面,娃奴把牛奶舔吃出來,含住了喂給小雄,然后就

舔吃出來跪在小雄的胯下,把牛奶用嘴和舌條抹在小雄的大雞巴上面。讓其余美

女用舌條慢慢的把舔吃干淨。

  第四道菜是瑜奴。這淫蕩的高級婊子!陰道里面竟然是一條蒸熟的長有一米

又粗的蛇!

  她把蛇彎成四段塞滿了自己的陰道里面,塞的是滿滿的。圓又深的極其性感

的肚臍上面是吃蛇用的紅色的椒鹽,碩大的雪白乳房上面是一片片很薄的小牛切

片,紅潤綿軟的舌條伸出了嘴外,極其性感的在紅潤的嘴唇上面來回的舔著,眼

角眉梢都是媚笑和蕩意。

  小雄看得是大爽,從瑜奴的陰道里面拿出了一段蛇津津有味的吃起來。

  大家把瑜奴陰道里面的蛇吃完后又開始了吃她乳房上面的小牛牛肉,真是嫩

如乳房!

  第五道菜是芬奴。這個美麗的女研究生,裸露著雪白豐滿柔軟而苗條的肉體,

仰躺在餐桌上面。她別具一格,豐滿的乳房上面是青椒魚片,肚臍上是小雄喜歡

吃的番茄醬炒雞蛋,陰道里面是炸薯條,怕出來,也爲了小雄好夾到,芬奴把兩

條雪白修長圓潤的大腿高高的舉起,並且分開。大家又是一頓好吃!

  第六道菜是最近來的翎奴。這個個子最高,波最大的長腿美女,媚笑著仰躺

在餐桌上面。她的身上東西最多,雪白高聳的特大乳房上面是上了色的紅色的切

成一片片的饅頭,深深的乳溝里面是綠色的色拉醬,雪白的胸部是排的很齊的餃

子,深而圓的肚臍里面是番茄醬,陰道里面是許多的長長的面條!一直拖到了小

腹上面。小雄吃的是爽極了!

  吃完飯后,大家又開始了新的遊戲。先是用嘴喂小雄喝水,看當小雄喝水的

時候,在下面舔吃雞巴的美女誰能喝到騷尿!結果是淫蕩的瑜奴喝到了騷尿,喝

的是干干淨淨。

  七個大美女跪伏在床邊,把雪白柔軟的大屁股直搖。小雄挨個的用手用力的

毫不客氣的打著。就聽見滿房間的都是美女的嬌媚的浪叫聲……

  “啊!……啊!……啊!……”

  “嗚嗚!……嗚嗚!……好爽!嗚嗚!……”

  “哎唷!啊……啊……啊……啊……啊……”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哎唷……嗯哼……嗯……”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哦……哦……使勁啊……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迷人極了!一個個的雪白豐滿的柔軟的大屁股都被打的通紅,還在浪叫著搖

著屁股。

  娃奴說她媽媽懷孕了,她們感到無比的興奮!瑜奴忍不住說道:“我的偉大

的主人!我覺得我應該無私的向您推薦一對絕美的母女!讓她們爲您生孩子,讓

您在床上充分的得到快樂!”

  大家忙問是誰?瑜奴笑道:“就是我的美女婆婆和她的絕美的女兒也就是我

的小姑子!”

  芸奴媚笑道:“你這個騷貨!敢把市長的老婆和女兒介紹給主人奸弄?”

  菊奴笑道:“這有什麽?介紹她們兩個騷貨來給主人玩,是看得起她們!是

她們的福氣!到時候,你趕都趕不走她們!”

  芬奴笑道:“你的美女婆婆和小姑子都多大啊?長的到底怎麽樣啊?”

  瑜奴媚笑道:“母親叫孫萍,今年39歲,身高1 米64,皮膚雪白柔嫩,體形

極好,長相絕美,是個真正的絕代佳人!尤其是她的書法和繪畫都是一流的,是

個很有才氣的美女,臉看上去就像33歲的女人。女兒叫胡菲菲,今年18歲,長相

也是絕美,跟她的母親很像,只是個子比孫萍要高一些,有1 米68,現在在XX大

學學外語。”

  翎奴笑道:“她也姓胡?比我小四歲,是我的妹妹了,我想我是校花,胡菲

菲肯定也是校花!”

  娜奴笑道:“我懷上了主人的孩子,不知道這對中國母女敢不敢懷主人的孩

子!”

  娃奴也笑道:“我知道中國有計劃生育,不知道這39歲的美女怎麽有你這麽

個更大的兒媳婦呢?”

  瑜奴笑道:“她是胡市長的第二個老婆!僞造年齡結婚,生孩子的,對外稱

44歲,胡市長的第一個老婆也是個美人,只是因爲胡市長讓孫萍懷了他的孩子,

沒有辦法才離婚結婚的。”

  芸奴媚笑道:“胡市長的第一個老婆,也就是你的真正的婆婆今年多大?怎

麽樣的女人?”

  瑜奴笑道:“她今年已經48歲了,名字叫賀清語,長相絕美,個子有1 米70,

皮膚雪白嬌嫩,體形極好,文學水平很高,俄語很好,別看已經48歲了,看上去

就像35歲的女人!”

  芸奴問道:“聽說她離婚后帶著她的女兒?”

  瑜奴媚笑道:“不錯!她還有兩個非常美麗的女兒,也是我的真正的小姑子!”

  芬奴笑道:“快介紹介紹!”

  瑜奴笑道:“她的大女兒叫胡潔如,是北京外國語學院畢業的高材生,校花,

今年26歲,身高1 米73,體形絕好,長相絕美,皮膚是雪白嬌嫩,二女兒叫胡雪

松,北京舞蹈學院畢業的高材生,校花,今年23歲,身高1 米75,體形絕好,長

相也是絕美,皮膚也是雪白嬌嫩,美極了!”

  芸奴媚笑道:“把這些美麗的浪貨全部介紹給爺玩!”

  瑜奴哈哈笑道:“那還不容易?只是太便宜了這些個騷貨!”

  小雄的胯下是娃奴在細心的舔著卵蛋,而菊奴更是把小雄的大雞巴全部的吞

進了喉管,在緩緩的抽動著。小雄右手摟著娜奴,左手摟著翎奴。這兩個中外的

美女都是個子極高,波極大!小雄用力的揉捏這她們的豐滿柔軟雪白高聳的大奶,

享受著下面的菊奴和娃奴的淫蕩的口交,聽著芸奴、芬奴和瑜奴的爲他準備的獵

豔計劃,快樂極了!

  小雄讓邊上的翎奴趴伏在床邊,腿站在地上,分開,翹起雪白豐滿柔軟的屁

股,露出那菊花狀皺紋的紅色的肛門。然后他把雞巴從菊奴嘴里抽了出來,左手

還是抓住娜奴,巨大的雞巴慢慢的弄進了翎奴的肛門!

  大家就聽到翎奴啊的一聲長長的浪叫,渾身都在顫抖。小雄沒有停止,而是

右手啪啪的用力抽打著翎奴的雪白豐滿柔軟的大屁股,雞巴在速度極快的在翎奴

的肛門里面抽動著。翎奴只是剛開始的一會兒不太適應,一會兒就由尖叫變成了

極其迷人的浪叫。嗚嗚!喔喔!啊啊!同時還回頭媚笑著看著奸弄自己肛門的小

雄。

  小雄看著翎奴的淫樣,忍不住的加快加重了奸弄的速度和力量。小腹和翎奴

的屁股撞的是啪啪直響,右手也打的翎奴的雪白的屁股變成了紅色,左手也自然

的用力揉捏著娜奴的雪白豐滿高聳的大奶,把個娜奴的大奶揉捏的通紅,都有點

發青色了,娜奴又痛又爽,啊啊的直叫喚!雙手緊緊的抓住了小雄的強壯的身體。

娃奴跪在小雄的屁股下面,細心而淫蕩的舔著小雄的肛門。

  小雄也是爽的要命,拼命的加快奸弄著翎奴的肛門。一會兒翎奴是陰道里面

噴出了大量的淫液,她達到了性高潮!就聽到她尖叫著,哭泣著,大笑著,渾身

直抖。小雄抽出雞巴,帶出了翎奴肛門里面許多的白油。

  小雄沒有停止,飛快的又把沾滿翎奴肛門里面白油和一些黃屎的雞巴塞進了

低下舔自己肛門的娃奴的張大了嘴里。娃奴張大了嘴巴,舔吃干淨了小雄的雞巴

上面的黃屎和白油,並把碩大的雞巴全部的吞進了嘴里,進入了喉管。奸弄了一

會兒娃奴的嘴和喉管,他又抽出了帶著大量娃奴口水的雞巴,對正剛才被自己把

大奶揉捏的發青的現在跟翎奴跪伏在一起的娜奴的肛門弄了進去!

  最后是在芸奴的嘴里射出了濃濃的精液。芸奴張大了嘴巴,沒有把精液吞下

去,而是含住在自己紅潤綿軟的舌條上面。菊奴、娃奴、芬奴、娜奴、瑜奴、翎

奴一個個到芸奴的邊上,伸出她們的紅潤綿軟的舌條舔吃著芸奴嘴里的粘粘的白

色的精液。最后是芸奴吞下余下的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