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高中才听到的名词,何为「四脚兽」?相信很多人都知道这名词的意义,想不到我却偏爱这个名词,带着心爱的女朋友到处当四脚兽。

中午时分,是大家休息睡午觉的时间,厕所中,却传出微微的淫叫声,不断发出的「扑滋、扑滋」声,让人慾火焚身,低下头就可以看见,门内是两个人的、四只脚的厕所,女生的裙子碰到了地上,显示她正卖力的为靠在墙壁上的男生口交,可以隐约听到男生的喘息声,里面的翻云覆雨,完全不知道门口有着另一对耳朵的倾听,寂静的中午时分,空旷的厕所,回音意外的大,越来越快的来回,不只里面的嘴巴越来越快,连旁听者的手也越来越快,一声轻呼「阿…」,一个射在女友嘴巴里、一个射在门上,

在外的旁听者,似乎还没满足,蹑手蹑足的进入隔壁间,试着旁听隔壁四脚兽的动静,这旁听者的行踪,好像已经被四脚兽得知,但四脚兽的声音却不减反增,衣服脱离身体的声音,女生胸部被把玩而发出的淫叫声,不用刻意的凝听,早已尽入耳中,时快时慢的吸允声,时大时小的爽叫声,旁听者的下体也跟着膨胀,早已忘记刚刚射精的疲惫,再度上马预备,听着隔壁女人的越来越淫的叫声,男人越来越快的动作,心里想像着和隔壁女人一起做爱,越来越迷蒙,越还越失魂,男的一声轻叫,女的忍不住的长叫,他们同时高潮了,男的依旧射在门上,女的则如滔滔江水,顺着自己的脚和男友的手,狂奔而下。

这位旁听者似乎略为满足,深深叹了口气,看着自己软下的阴茎,听着隔壁的说话声,隐约听见了对话:

「亲爱的你好湿喔,要不要………」

「你很坏耶!午休时间快结束了,我们等等换地方再做好不好?」

「好吧!那只好跟『别人』说声抱歉罗!」

「你真坏,不知道他还在不在,我想跟他说我们等等要做的地点耶!」

「哈哈!等等我们去广播好了!」

「好啦!回班上上课去吧!」

「嗯!」

听到这里,这位旁听者吓了一跳,心想:「原来他们知道……还故意……」,又紧张又羞愧的旁听者,打定了主意,要想办法打听他们等等要做的地方。午休时间结束的钟声响起,旁听者快速离开女厕,回到班上,看着刚刚那只『四脚兽』的行踪,故作无事走了过去,看着那位男生道:

「等等要不要打球阿?」

「应该没有吧」他笑着回答,还转头看着身旁的女友

「等等要约会喔!算了算了,不勉强」故作失望的讲着

「也不算是约会吧!我们要去K书中心K书」女生害羞着说

「不用说那麽多,就是约会啦!好啦!那我找别人去打,掰啦」心里暗自高兴的盘算着,等等该去的地方已经得知了。

夏天的太阳,总是舍不得下山,即使已经六点了,还依旧亮的吓人,阳光直射K书中心的厕所,透过门缝,墙壁上依旧是两双腿的影子,隔壁间,仍然有着另一双期待续集的双脚,耳朵专心听着隔壁的一声一音,再经过脑中的想像与模拟,让自己深入其境。

激烈的接吻声,让人郁闷难耐,因为这必须两个人来完成,偷听者只有乖乖等待着,但阴茎早已慢慢升起,心中的慾火,如同正午阳光般的强烈,他低下头去往门下之缝看去,这门缝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大概可以过去四分之三的脸,眼睛斜斜往上看,正巧看到那女生的胸部,一对硕大的胸部尽入眼帘,彷佛是为他准备的礼物,他估计着:「靠……这女的原来这麽大,少说D……不,搞不好是E」,实际上,他猜的并不准,这对硕大坚挺的胸部已经F了,偷听者心里盘算着:「他们该不会还有一堆前戏吧!」,这当他痛苦的思索时,隔壁传来女声:

「亲爱的,直接来吧!刚刚用胸部和嘴巴帮你润滑ㄌ,我也已经湿的快不行了,还有……」女生淫荡的说着

「老婆说了算,屁屁抬高吧,玩点不一样的让观众看看」男的淫笑着

「阿……进…进去………了……」女的一声略为惊人的长叫

偷听者惊讶的往上一看,女生的头也向下看着,但闭着眼似乎已经沉沦在肛交的快感中,硕大的胸部在眼前晃阿晃,男的阴茎这喂着她饥饿的肛门,他的理性也随着眼前的景象转变成慾火,看着激烈的男女,摸着硬直的阴茎,听着女人的淫叫,望着晃动的巨乳,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声,男人撞击女人的声音:「啪!啪!啪!」

「阿…阿………..好…爽……再……用…力」女的越来越肆无忌惮的淫叫着

「阿……一…一起……去吧……」男的喘气的说着

「射…射在……我……脸上………」女的无力的说着

「嗯………」

看的出神,听得入迷的观众,也离开门缝,闭上眼睛幻想着和这淫荡女人的最後冲刺,两间厕所,三声长叫,他们同时高潮了,偷听的人还是只有门可以当成射靶,男的将又浓又白浊的精液射在女友的脸上,遍及头发、耳朵还有双峰。

偷听者早已无力坐起,摊在地上,看着隔壁门缝中的那只四脚兽,女生跪在地上,似乎在舔着男友阴茎上剩余的精液,却不知道男的在做啥,只隐约听到:

「感觉还可以吗?学校跟K书中心的厕所感觉都差不多」

「嗯……都很不错阿,只是K书中心比较大」

「是阿!不只空间大,连门缝都大,很有快感」

「下次要去哪里?要不要再向观众告知阿!」

「你说呢?哈哈哈」男的大笑

待得片刻,他们离开了,偷窥者的心依然快速跳动,心想着:「他们是故意让我看的吗?」摸摸自己软弱无力的小弟弟,叹气道:「真是操死我了,好一只四脚兽,累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