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遗言

  “傅大哥、傅大嫂,柏祥就拜托你们了。香兰红着眼眶,依依不舍的将怀里的孩子抱给了军卡上的一对男女。

  “香兰,你真的不跟他们一起走?站在一旁的念祖担心的看着爱妻问道。

  “是啊!这里太危险了,你还是跟我们走吧!军卡轰隆隆的引擎已经发动了,车上那个被称为傅大哥的男人,不得不提高了音量,对着车下的香兰大声的叫着。

  “不了,你们先到台湾去吧!柏祥就拜托你们交给爸爸了!香兰也提高了音量,对着车上的男人喊道。

  “傅大哥,孩子就拜托你了!遇到爸和妈时请跟他们说不要担心,我和香兰很快就会过去找他们的!念祖走近军卡,一边伸出手说道。

  “参谋官你放心,我一定将孩子平安的送到他爷爷奶奶手上!车上的男人蹲在车尾,伸手向下紧握住念祖的手,坚定的说道。

  “参谋官、小兰,你们不用担心,我们会好好保护柏祥的。坐在军卡上的女人爱怜的抱着小孩,对着车下的这对夫妻喊道。

  “好啦,上路吧!念祖一边喊道,一边将车后的闸门拴上。就这样,长长的车队便出发向着港口前进,车上除了一些兵士和眷属外,其它大部分的物资都是要撤退到台湾去的。望着军卡渐行渐远,香兰终于忍不住泪水,哭了起来。念祖抱紧了妻子,无言的望着天空……

  香兰坐在船舱的一角,回忆起一年前的那一幕,彷佛就好像是昨天刚发生的事。只是念祖当时的承诺,如今却都已成空!想到这里,她不禁痛哭了起来。香兰从小就是父母疼爱的掌上明珠,长大之后更是出落的如同一朵盛开的百合花,秀丽的瓜子脸上有着迷人的酒涡,细细的眉毛和小巧挺翘的鼻子,再加上长长的头发,让每个男人看了都忍不住生出一股想要保护她的欲望。

  在那个年头,有钱供女儿念书的家庭寥寥无几。但是陈家在地方上的事业独霸一方,而宠爱女儿的父亲,更是从小就让香兰到学校读书,一直到中学毕业。而在香兰的坚持下,两老虽然不放心女儿,最后还是顺女儿的意,送她到省城去念大学;只是没想到刚进大学后,局势就发生了变动……

  接下来的一个月,十七岁的香兰在战争中失去了一切,包括亲爱的家人和经济上的供给。跟着大家一起逃难的她,在最初的日子里真是吃尽苦头!从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到三餐不济的难民,颠沛流离的生活让她几度有轻生的念头。只是老天似乎还是很照顾香兰,让她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赵念祖,那时的念祖是个三十出头的少校参谋官,一天因为要探望一个受伤的朋友,恰巧在军医院碰到了香兰。高大壮硕的念祖让香兰有了寄托,从相识到相恋,短短的两个月就让他们决定要长相斯守。

  第二年夏天,香兰产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并替他取名为——赵柏祥。然而老天似乎是有意捉弄香兰这个苦命的女人。就在孩子生下的第二年,国民政府决定撤退来台,念祖负责整个军团撤退的工作,因此必须留下来到整个任务完成。那时的局势十分的险恶,念祖百般的苦劝爱妻先带着儿子到台湾去,一来比较安全,可以过着较安定的生活;二来念祖的父母早已在台湾安顿下来,香兰母子两也不怕没人照顾。但香兰却坚持要和念祖在一起,她一直相信最后一定能全家平安的在台湾团聚。

  然而在送走孩子一年之后,念祖却因为营中出了奸细,在运送一批补给品的途中遭到伏击身亡!一百多人只有三人活着回来,其中一人带回了念祖的最后一句话:“回去告诉香兰,不论如何,一定要把柏祥抚养长大!

  第二节出轨

  下船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香兰跟着一位年轻的少尉到了码头的待客室,很快的,少尉带她找到了念祖的父母。

  “爸、妈,念祖……念祖他……香兰一见到他们眼眶就红了,说没两句就哭了起来。

  “香兰……”念祖的母亲抱着香兰,眼泪也是无法停止的流个不停。

  “香兰你也很累了吧?我们先回去休息再说吧!”赵国栋强忍泪水,对着太太和媳妇说道。

  “香兰……我们先回去吧。”念祖的妈妈擦了擦泪水,牵着香兰的手,和国栋一起走出了那间小小的待客室……

????“什么!你说什么?”香兰自客厅的沙发站了起来,脸色苍白的大声问道。

  “香兰你先坐下来,我们一定能找到柏祥的。”两个老人家紧张的说道,脸上尽是慌张的神色。

  原来傅玉晖夫妻的那班船早到了一天,所以当赵国栋和妻子高高兴兴的到码头要去接孙子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他们早就离开码头了!急如焚的夫妇俩当然是到处打听傅氏夫妻的下落,但是在那个动乱的时代,要找人谈何容易?!于是他们两决定先瞒住念祖他们,一方面则托人四下打听。然而过了这么久,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柏祥不见了,这叫我怎么和念祖交待?”香兰一想到念祖的遗言,不禁激动的哭了起来。

  “香兰你先不要急,我们已经确定傅玉晖他们夫妇两确实平安到了台湾,我相信很快就能找到柏祥的!”国栋边安慰香兰,边对妻子使了一个眼色。

  “是啊,香兰。我们慢慢找,一定能找到柏祥的。你先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我们明天再好好计划。”美华拉着媳妇的手,带她走上二楼。“唉……”望着两人走上二楼,国栋颓然的坐下,点起了一根烟,闭上了眼睛……

  接下来的两个月,香兰想尽办法到处找人打听,但得到的结果却还是一样,只知道傅玉晖他们带着孩子来到台湾后,便离开了高雄,也没去找国栋他们。确定孩子平安到达台湾,香兰的心情总算放松了不少。但是人海茫茫,要去哪找孩子呢?想到这里,香兰的心又沉重了起来。国栋夫妇两看着媳妇成天愁眉不展,又是难过又是担心。因此他们总是尽量找事让香兰做,希望能让香兰忙起来,好不再将整个心情和精神放在担心儿子的事情上。正好婆婆美华的身体不是很好,瘦小的她因为在生念祖的时候伤到元气,从此后便常常生病。于是香兰自然而然的担负起家中洗衣煮饭的工作。早上上市场买菜,快中午时回到家煮饭。下午则是整理家里杂务,洗洗衣服,有时也和国栋到村子里的自治委员会去,帮忙整理一些文件和档案。渐渐的,香兰总算比较开朗了一些。

  国栋他们住的地方是高雄的一个眷村,由于是眷村式的木屋,一楼是客厅、饭厅和浴厕及厨房,二楼则因为香兰来到,将原本的单房用木板隔成两间房间。而浴厕则是非常的简陋,只用木板在一楼的最后面隔了一块地方,中间再用木板隔开,便充当浴室和厕所。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每天晚上的作息也像白天一样一成不变,晚饭后美华会先洗澡,然后便会上楼睡觉;国栋则是会在客厅看一下报纸,等香兰洗完澡后才去洗。

  然而一切都在那天晚上有了改变!这天晚上一如往常一样,美华洗完澡后已经上去睡觉了,国栋则是坐在客厅看着报纸。这时国栋觉得有些尿意,于是便走向厕所准备解放一下。但是走近那两间相连在一起的浴厕时,国栋停下了脚步。因为木板隔间的关系,浴室的水声清晰的传到了国栋的耳朵里,国栋的脑中不由自主的幻想起浴室里的画面。这时他的理智告诉他,香兰是儿子的老婆、是自己的媳妇,这样子的行为是可耻的、是不容于伦理规范的。然而这几个月和香兰的相处,国栋原本无趣的生活变得彩色了起来,而且两人因为相处的时间多,公媳常常在往返自治会的途中聊天,关系自然比较亲近。

  国栋每天面对美丽又年轻的香兰,日子久了当然会有些异样的感觉。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美华不在场,国栋总会在香兰做家事或煮饭的时候,偷偷的瞄着那二十一岁的年轻媳妇。不管香兰在收拾东西时翘起的屁股,或是举手时不经意露出的腋毛,都让国栋有种心悸的感觉。更让他惊奇的是,自己多年不举的鸡巴,在偷看香兰的一举一动时,竟然又会微微的挑动。正当国栋的理智和情欲在挣扎的时候,浴室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和香兰“啊~”的一声惊叫,然后便只剩下水声。

  “香兰!香兰!你没事吧?!顾不得什么公媳间的礼节,国栋焦急的敲门问到。

  但是过了几分钟都没回应,于是国栋决定进去浴室。但是一转门把,发现门是锁上的,于是他急忙的走上二楼卧房,在抽屉里找到了浴室门的钥匙,并确定美华熟睡后,便走到一楼将浴室的门打开。门才一开,国栋看到眼前的景象,软软的鸡巴不禁举的半天高!!只见一个美丽雪白的肉体倒在地上,头发上还残留着些许的泡沫。

  原来香兰正在洗头的时候,水却突然变热,当时正眯着眼睛的香兰伸手想去摸水龙头,却不小心将肥皂弄掉在地上,一不留神踩了上去,身体突然失去平衡而往前冲,一头撞上墙壁的香兰就这样昏了过去……这时国栋先伸手将水龙头关上,解开自己腰间的皮带将裤子和内裤褪下,并将汗衫脱下,这时的他,已经是完全的赤裸了!然后国栋拿了一条毛巾将媳妇头上和脸上的泡沫擦掉,便将她抱到客厅的沙发上躺平。香兰平时都是穿着宽松的连身洋装,因此国栋直到这时才发现,原来媳妇拥有一对丰满尖挺的豪乳。雪白的肌肤微微透红,深褐色的奶头还挂着几滴水珠,和奶头不成比例的大乳晕却有着粉红的色泽。细细的腰身让人不忍用力一握,顺着平坦的小腹下去,两腿的接密处是被乌黑茂盛的阴毛覆盖住的微微隆起。两只大腿修长而稍许纤细,小腿到脚踝则像是雕塑般的完美无暇。看到这里,国栋在也忍耐不住,整个人扒了上去,握住那艳丽诱人的乳房就是一阵抚摸玩弄,左手以两指捏住乳头来回的的搓揉着,右手则是掐住另一只美乳,张口便将整个奶头及乳晕用力吸吮,并不时的用牙齿轻咬那颗赤褐色的小樱桃。

  香兰虽是在昏迷之中,但许久未经挑逗的官能却在此刻被刺激而兴奋,原本已经潮红的脸色变的更加红润艳丽。国栋的鸡巴已经硬的疼痛,但是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于是用嘴慢慢的从乳房吻下去,亲遍了媳妇那白嫩的肉体,从肚脐慢慢的用舌头舔过平坦结实的小腹,国栋的嘴巴终于来到了密林的起头。浓密的黑毛还沾着水滴,服顺的贴在隆起的阴阜上,微微拨开耻毛,肥厚鲜红的两片淫肉已经有点湿润,国栋用舌头挑拨着两片阴唇,有时用牙齿轻咬摩擦尿道口的嫩肉,最后将舌头整个伸了进去。

  这时的香兰已经是微微痉挛,口中发出轻微的娇喘,蜜穴的汁液也不断的溢出。国栋抬头看到了媳妇春潮泛滥的媚态,尤其是双眼微闭,眉毛微皱的样子,更是忍耐不住,于是起身向前挪了一下,左手将香兰的两只手腕紧紧抓住,右手拿了一个沙发枕垫到了媳妇肥嫩浑圆的美臀下面,将香兰的下半身轻轻托起,然后用嘴封在媳妇的鲜红小嘴上,握着大阴茎对准洞口就是整根直入!香兰在昏倒后迷迷糊糊的感到身体的热度越来越高,被国栋的大鸡巴用力插到底的疼痛和快感让她恢复了神智。睁眼一看,平时敬爱的公公的脸正离自己不到五公分,全身也被压的不能动弹,下半身却由不断的活塞运动传来另人窒息的美感及灼热的疼痛。

  香兰这辈子除了念祖外,并未和其它的男人有过肉体的接触,深爱念祖的她也想过要一辈子守寡,谁知道遇到了禽兽不如的公公竟然趁她昏迷时强奸她,香兰一边留着泪,一边想要挣扎,然而嘴巴被国栋的嘴封住,两手又被抓住,整个身体被国栋肥大的躯体压着,想要反抗或是叫喊根本不可能。于是香兰扭动双脚乱踢,希望能将公公踢开。然而身体的反应终究击败了香兰反抗的意念,被烧热肉棍桶进淫穴的甜美感觉,使得香兰的脚不再乱动,在国栋卖力的抽送之下,香兰反而勾住国栋的腰,使力的帮公公的身体重重的压下。

  虽然生过小孩,但是一方面因为久未性交的关系,一方面香兰还只是个二十岁的年轻少女,因此紧迫的小穴让国栋几乎插没几下就有射精的冲动,但是国栋知道如果不能在第一次让媳妇得到满足,那往后就不可能再有第二次了,因此强忍住股间那即将爆发的感觉,挺着满是肥肉的肚子,卖力的抽插着香兰的蜜穴。于是在抽送了近三百下的时候,国栋终于忍耐不住,将一股积藏多年的黄浊阳精,猛烈的喷发进香兰的子宫深处。而许久未受到热精浇淋的香兰,这时也忍不住全身颤抖,内壁一阵紧缩,大量的蜜液冲泄了出来……

  客厅中这对赤条条的肉侣,一个是许久没勃起的五十几岁的人,一个是首次嚐到被奸淫快感的少妇,两个人在高潮后都是异常的疲惫。就这样,两个人抱在一起过了好久好久,香兰开始轻轻的啜泣起来:“爸……我们……我们这样……你叫我怎么对的起念祖……”香兰边哭边说道。

  “香兰……爸不能没有你,爸在第一天看到你时就知道爸离不开你,你也知道美华的身体状况,爸已经好久没做那档子的事了,连爸都觉得我那家伙已经不管用了。但是刚刚爸又觉得恢复了当一个男人的尊严。香兰,爸好爱你,爸真的好爱你,你不要怪爸好吗?”国栋在香兰的耳朵旁不断的求着,同时用手温柔的捏着肉核。

  香兰在公公的甜言蜜语下迷惘了,而国栋不断的搓揉使的她体内那股欲火慢慢的又被挑起。“爸……喔……嗯……我们这样……我们这样是……是……不对的……香兰一边扭动水蛇般的细腰,一边说着。”

  国栋的手指在搅弄肉核的时候,只觉的紧穴里沾满了淫液和自己的精液,而且两人全身都是黏黏的汗,于是对媳妇说道:“香兰,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们先去洗个澡吧!说完也不等媳妇回答,起身便把香兰抱了起来,走向浴室里去。

  到了浴室里,国栋将香兰放下。因为浴室的空间十分狭小,旁边还有一个洗脸水槽,因此两个人在里面显得相当的拥挤。于是国栋扭开了水龙头,在小小的浴室里,和媳妇两互相的洗刷对方的身体。没想到经过香兰小手的搓揉,国栋原本已经垂下缩小的阳具竟然有生气蓬勃了起来,这时候国栋将媳妇压在木板墙上,伸手将莲蓬头调整了一下,让热水正好淋在两人的中间,然后一手托起香兰的右大腿,一手握着正一跳一跳抖动着的鸡巴,“唰的一声,便再次抽送了起来。从来不曾以站立姿势性交过的香兰,一边被热水浇淋着两人接合密处,一边嚐到违反伦常的禁忌快感,过了一会儿就泄了。然而刚刚射完精的国栋,此时却是硬挺着疼痛的鸡巴而无法消肿,于是又猛插了半个多钟头,直到香兰又泄了两次,全身瘫软而无法站立,国栋才射出了一点点的热精而将阴茎拔了出来,然后掺起瘫在地上的媳妇,用水帮她冲了一下身体,再拿毛巾将两人身体擦乾后,才抱起香兰走回她的房间,将她放下,然后回到自己的卧房去,换上睡衣上床睡觉。

  第三节猝死

  “嗯……美华伸了一个懒腰,自床上坐了起来,”“咦??望着身旁还在呼呼大睡的国栋,美华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平常不都是会比我早起来吗?怎么今天还在睡?”

  “国栋、国栋起来了!今天早上你不是要到自治会去开会吗?”国栋因为昨夜射精过度的关系,所以睡到快八点了还没起来。被妻子摇了几下,他才微微的睁开惺忪的睡眼。

  “喔……几点啦?”国栋口中喃喃的问道。

  “快八点啦!快起来吧!今天不是有部里的人要来开会吗?快起来吧!”

  “啊!”国栋这才想起了今天有国防部的人要到自治会来,便急忙的爬了起来。虽然自治会里的人,大都是义务帮忙性质,但是几个真正在忙的干部,包括身为主席的国栋,都是有在国防部编制中的正式人员,尤其是国栋,每个月都支领有相当不错的薪水。换上了衣服,国栋和美华走下了楼。但是厨房中并没有看到香兰平日熟悉的身影。

  “咦?香兰还没有起来吗?”美华望了望二楼,疑惑的问道。

  “让她多睡一会儿吧,你去煮稀饭吧!”国栋扭了扭脖子,感到全身酸痛,尤其是两腿有点发软。“唉……毕竟还是不年轻了……”国栋心中想着。

  这时的香兰也因为照进窗户的阳光而醒了过来,觉得全身酸软的她,望了床头的钟一眼。

  “啊……怎么睡到这么晚!”香兰急忙的爬起了,这时才发现身上一丝不挂。

  “啊……怎么……?”香兰先是愣了一下,才想起了昨晚的事。

  想到了昨晚和公公激烈的插穴,自己一连丢了好几次,香兰的脸不禁有点发烫。然而不安和惊惶接着涌上了心头,虽然国栋对她说了许多的甜言蜜语,但是在那保守的社会里,翁媳乱伦毕竟还是很严重的事。想了许久,香兰决定原谅并忘记公公昨晚强奸她的事实,但是她也决定从此后不能再让这种事发生。穿上衣服,香兰急忙的走到楼下,却发现公婆已经坐在餐厅,吃着稀饭了。

  “爸、妈早,对不起,今天起晚了!”香兰慌张的说道。

  “没关系,一起过来吃饭。对了,香兰你下午有没有事,今天会里可能要整理一些刚到的资料,你如果没事就过了一下吧”!国栋一边招呼媳妇过来吃饭,一边问道。

  “喔,今天下午我和隔壁的张妈妈要到乡公所去一趟,可能没空过去。”香兰尽量的用平常自然的声音,避开国栋的眼睛说道。“好吧……喔,我该走了。”国栋有点失望,看了一下表说道。

  下午香兰和张太太到了乡公所,只见小小的办公室里堆满了一捆捆的档案和资料,所有的人忙进忙出,过了好久才轮到她们。香兰帮张太太填好了单子,并帮她处理好事情准备要离开的时候,老老的所长走了过了对香兰说到:“香兰啊,我知道你念过书,现在所里一大堆的资料准备要建档,以后当所有资料完成后,就会发给每个人一张身份证明。但是你也知道我们这要找个念过书会写字的不容易,你如果行就来所里上班吧,算是帮帮我们的忙,也可以多一份收入。”

  面对乡公所老先生的请求,香兰考虑了一下说道:“我想要回去和爸妈商量一下,这样吧,我过几天再给你答复。”

  晚上吃饭的时候香兰对国栋和美华提起了这件事,国栋以美华的身体状况不佳为由反对,但是美华却希望香兰能多出去走走,接触外面的世界,如此一来,忙于工作的媳妇也比较不会想到伤心的事情。于是美华说道:“香兰你就去吧,乡公所缺人你去帮忙也好。反正王所长我们也很熟,他会好好的照顾你的。家里的事你不用担心,我的身体最近不错,反正你还没来之前也都是我在做家事,没关系的。你明天就给人家答复吧!”就这样,在到乡公所上班一星期后,香兰成为正式的公务员。

  开始上班后,香兰和国栋相处的时间变少了,尤其她刻意的避开每个可能和公公单独相处的机会。每天下班回家,在帮婆婆煮好晚饭之后,香兰总是会叫他们先吃饭,然后自己先去洗澡再吃饭。吃完饭整理完一切,等美华回房睡觉的时候,香兰也回到房间去了。

  从此后,国栋只能在晚上想着美丽媳妇的肉体,偶而打打枪消一消火气。就这样过了半年,有天美华突然在晚饭时昏倒,等送到医院时才发现是急性肝炎。原来美华本该好好休息,但是在香兰上班后,却又开始为家事操劳,因此不到半年,便爆发急性肝炎。美华入院的第二天,香兰辞去了乡公所的工作,除了晚上回家煮饭和洗澡之外,其它时候都是留在医院里照顾婆婆。这天下午五点多,香兰像往常一样回到家中煮饭,经过几天来医生细心的医护,婆婆虽然脱离危险,但是情况仍然不乐观。想到了一向疼爱自己的婆婆,却因为自己去上班的关系而累倒,香兰难过的责备着自己。然而边想心事边洗菜的她,却没注意到国栋已经偷偷的走进了厨房。原来自妻子入院后,国栋就不时的找机会想要侵犯媳妇那诱人的胴体,但是香兰为了避开国栋,总是提前在国栋到家前煮好晚饭、洗好澡,然后离开,所以这几天当国栋回到家时,香兰早已离开。这天国栋刻意提前离开自治会,回到家中,看到厨房里的香兰正在呆呆的想着心事,此时他再也忍不住,走到香兰的后面便一把搂住了她的小蛮腰,硬挺的鸡巴也贴上媳妇的肥臀不停的摩擦。正在发呆的香兰被国栋的举动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公公,香兰急忙的挣扎说道:“爸,不行……不行……放开我……”“乖媳妇,让爸疼一下,爸的鸡巴每天都想着你那肥嫩的浪穴……来,让爸好好的爱你!”“不行!爸,不行啊!

  国栋的手伸进媳妇的长裙中,透过香兰的束裤,不断的揉抚着香兰的两片浪肉,另一只手则是抓着香兰柔软的两颗大奶子,粗暴的捏了起来。香兰一边挣扎,一边用手抓住国栋的手想阻止他,但是过了一会儿,腹下便穿来烧热的美感,而这股感觉很快的传到了上半身,和奶子被搓揉的快意结合,进而使得紧穴里的蜜汁又无法控制的孱孱流出。“噢……你看看……都已经湿成这样了……”国栋拉开拉链,掏出勃起的阴茎,一手握住香兰的手,将它拉到了自己的肉棒上抚摸:“香兰快让爸爽一下,快握住爸的鸡巴!”

  此时的香兰已经是媚眼如丝,也忘记了挣扎,灼热的身体不断的扭动着,小手握着国栋的大鸡巴便上下套弄了起来。“啊……亲妹妹,弄得哥好舒服……哥要插妹的浪穴好不好?”国栋一边继续的抠弄香兰的蜜蕊,一边掀起了香兰的裙子。“爸……哥……亲哥哥……栋哥……快……快……浪妹妹的穴……妹快受不了了!!”

  国栋听到了媳妇的浪叫更是兴奋,一把扯开了连身裙上的扣子,将伸手进香兰的胸罩,不住的抓揉那丰软的奶子,一手剥下媳妇的束裤:“来,把屁股抬高一点,爸的肉棒在你手上,你来……”国栋边说着,边将媳妇的身体压在水槽前好让她那两片雪白的香臀翘起来。

  这时香兰早就淫水直流,底下的蜜肉传来阵阵骚痒空虚的感觉,握着国栋的大鸡巴,引导到了小穴的洞口,便把屁股用力往后迎了上去。“啊……美死了……哥的鸡巴……哥的鸡巴好硬……”

  香兰的两手扶着墙壁,下半身翘的高高的接受着公公的狂抽猛送。“啊……妹的穴好紧……套的亲哥好舒服……好……”国栋一边不停的将肉棒猛力的肏进香兰的体内,一边喘息的说着。

  “啊……爸……亲哥……插的妹……妹好美……快……”

????“啊……爸,我要来了……”国栋只觉肉壁一阵紧缩,龟头便被一股阴精浇的全身打颤,跟着背脊一凉,一股滚烫的精水直直的喷进了香兰穴心。就这样,翁媳俩一起泄了身。国栋边喘息,边把媳妇连身裙胸口的扣子解开,身手进去剥开胸罩,不停的抚摸挤揉香兰的豪乳,一边亲吻着细白的香颈;而刚泄完身的香兰,被公公又爱抚又亲吻的,只觉得全身更加的酸软舒服。

  就这样直到香兰蜜穴里流下的淫水和阳精,弄得两人的腿黏答答的,而且国栋的鸡巴也变软而滑出嫩穴,香兰才娇喘的说道:“爸……爸……我还要去照顾妈呢……”

  这时国栋才不情愿的放开香兰,到后面的厕所抽了几张草纸,把香兰耻丘和玉腿上的黏液擦了擦,蹲下帮媳妇穿上束裤,然后帮着媳妇一起煮好了晚饭。吃完晚饭后,国栋迫不及待的拿着换洗衣裤和香兰进了那间小小的浴室,两个人就这样边洗边干,又玩了好久,香兰才前往医院。

  从那天起,香兰不再提早回家,她总是等到国栋快下班时才从医院离开,回家煮饭的时间也越来越久;而国栋原本每隔两三天便会去医院一趟,现在也慢慢的变成四、五天才去医院一趟。过了快一个月后,有一天当香兰晚上回到医院时,美华终于忍不住地问道:“香兰啊,国栋最近好像很少来啊?”

  “喔……爸……爸他最近忙着编一份村子里的统计资料,所以比较忙……”

  香兰随便找了个借口,对着婆婆说道。

?? “喔……那你最近回去煮饭后都是在帮国栋的忙啊?

  “原来她注意到了……”香兰尽量掩饰着心中的惊惶,镇定的说:“喔……对啊,最近我都是在帮爸整理资料,所以煮完饭后都多耽搁了一会儿。大概过个几天就会弄好了。”

  “喔……没关系,你能帮国栋就尽量帮他好了,毕竟这也是村子里大家的事情……”

  “喔……”香兰应了一声后说道:“妈,我带了一颗苹果给你吃,我去洗一下……”

  第二天以后,香兰恢复了原来的作息时间,只有偶而两三天会晚一点回家,然后花久一点的时间煮一顿“晚饭。而国栋也较常在下班后直接来到医院陪妻子,直到晚上八九点美华睡后才离去。就这样,美华进医院已经过了快两个月,但是情况却不见好转,反而恶化到需要吊点滴来维持体力。

  这天晚上十一点多快十二点时,当香兰躺在美华旁的空病床正熟睡时,突然被人用手盖住了嘴巴。从睡梦中惊醒的她,睁开眼一看,原来是国栋站在床前!

  “嘘……”国栋对媳妇比了一个手势,示意她不要发出声音,然后将她拉到了病房的浴室里。

  “爸!你这么晚来这里做什么?”香兰在国栋关上浴室门后,小声问道。

  然而国栋却不发一语便将香兰压在墙上,顺手一扯,拉下了香兰的睡裤后,便要解开自己的裤腰带。

  “爸,你不要这样”!香兰小声惊惶的说道,一边想要挣扎脱离公公强压在身上的身体。

  “香兰,我忍不住了,我现在就要你!我们好几天都没好好玩一玩了!”

  国栋自从嚐过媳妇的美肉后,每天脑海里想的都是香兰艳丽的面容、硕大的乳房和肥嫩的肉穴;然而自从美华开始抱怨后,他们翁媳两只能两三天才好好的干个痛快;这天晚上,国栋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熊熊的欲火让他没法安稳的睡着,于是换上了衣服,便来到医院来找媳妇。

  不顾香兰的挣扎,在拉下媳妇米白色的小内裤后,两人的下半身已经是肉贴肉的黏在一起。国栋一手握着大鸡巴,用龟头不断的在肉缝上下磨擦挑逗,另一只手则伸进了香兰的浅蓝麻质睡衣,粗暴的捏着柔软的两颗大肉球和上面的小樱桃。

  “爸……你……你不要……不要这样……妈会……听到……”

  香兰的嘴里虽然不断的拒绝着,但是身体的温度却已被国栋加热到沸点,蜜穴的甜液也不断的涌出。

  这时国栋知道时机成熟,左手抱抬起香兰的右大腿,右手扶起了阴茎,身体微蹲,由下往上将整支灼热的肉柱尽入。

  “啊……”虽然因为害怕吵醒婆婆,而一直压底声音,然而在国栋的大鸡巴突然顶到花心的同时,香兰终于还是叫了出来!

  “爸……你……你不要那么粗暴……我……”

  “香兰,喜不喜欢爸的鸡巴?……”

  “嗯……你……你小力……小力一点……我……我好像……好像有了……”

  “……有……有了?……”

  国栋不停的使力,狠狠的抽送媳妇暖暖的紧穴,一下子还会意不过来香兰的意思时,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

  “你……你们……”美华手提着点滴,脸色通红的站在门口,身体不停的发抖。

  原来她刚刚醒来,正想叫醒媳妇服侍她上厕所,但是却不见香兰的身影,于是自己提了点滴,便要来到厕所,没想到却在门外隐隐听到浴室里传来香兰的呻吟和国栋的声音,却想不到门一开,就见到了自己的丈夫和媳妇两人正在风流快活。

  “你……你们……”美华说完这几个字后,就“噗咚”的倒在因惊吓而无法动弹的这对翁媳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