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宁听到浴室里响起了淋浴的声音,想想刚才,他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他以前倒是骗过很多网友少女什么的上床,但是这赤裸裸的强奸,他现在还真有点后怕。

  他从地上捡起了手机,看看时间,又仔细想了想,反正自己已经干了,后悔也没用,再说这已婚的少妇,很少有去告强奸的,尤其是像吕萍这样的,就更不可能了。另外,今天徐海龙出去了,回去了也是自己,而这吕萍的老公王汉又出了差,又想想吕萍那柔软的身体和那妙不可言的性器,下面不禁又打了敬礼。浴室他决定,今晚不走了,在这玩个够,一定要让这个女人彻底臣服于胯下。

  吕萍呆呆的站在喷头下,任温热的水拍打着自己。她的思绪非常混乱,她爱自己的老公,她更把贞洁和忠诚看做是女人一生最重要的东西。可是现在,她被小她近十岁的同时在自己的家里强暴,还射在了自己的身体里。现在的她不知道怎样面对自己的老公,更不知道怎样面对自己。

  赵宁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浴室里的水声停止了,很快披着浴巾的吕萍走了出来。她抬起头,看到了身前依然赤裸的赵宁。“你赶紧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了。”吕萍用冰冷的语气说。赵宁却露出一脸的邪笑“我说吕姐,何必呢,我也是一时冲动,不过瞧你,瞧你,瞧你那么紧,我大哥很少和你亲热吧。不如你以后就让我满足你吧,我真的特别喜欢你吕姐。”“你无耻,真不要脸。”吕萍用仇视的目光看着赵宁说“我要报警,你等着坐牢吧。”

  只听赵宁放肆的大笑“报警?告我什么?告我强奸?是你把我找来和你独处的,况且在你的家里,是我强奸,还是你勾引我?再说以你的身份,你就不怕事情传出去,不怕名誉扫地?”吕萍再也说不出话了,赵宁的话句句戳中她的要害。此时她的眼里只有无助。

  赵宁收起了笑,一把抱起了吕萍就冲进了卧室。吕萍只是叫了一声,就任由赵宁摆布了。她知道赵宁刚才说的话句句在理,而且既然已经失身了,那几次都无所谓,再反抗也就没有了任何意义。

  赵宁把扒下浴巾,把吕萍扔在床上,却没有马上扑上去。这次他要好好享受这美妙的身体。“我说,别装了,也不是第一次了,不如好好的享受享受。”吕萍没动,也没有出声。“刚才你反抗,这次你放松点,咱俩都好好爽爽。”

  他爬上了床,轻轻抚摸着吕萍,而吕萍则面无表情毫无反应。赵宁温柔的爬上她的身体,抱住了她,去吻她的嘴。吕萍赶紧扭过脸躲避。赵宁强有力的双手掰过她的头,强行吻了上去。舌头入强有力的泥鳅,顶开了她的嘴伸了进去。吕萍也放松了下来,虽不回应,但也没有一丝的抵抗。

  赵宁起身,端详着吕萍。一头乌黑的长发,烫成了大的波浪,有些凌乱,脸上已有了些红韵,身上如雪一样洁白细嫩,一对柔软的豪乳明显隆起。小腹肉感,线条圆润,再向下已经能看见浓密乌黑的阴毛。两条腿依然并拢,洁白柔软,又毫无赘肉,小腿很长而使整个双腿都显得高挑,细细的脚踝下是白嫩的脚丫。

  他不禁咽了咽口水说道“我操,今天我可捡到宝了”说着分开了吕萍的双腿,没有一丝的阻力,露出了刚刚还被自己插入却没来得及仔细看一眼的阴部。浓密的阴毛有些杂乱无章,两瓣阴唇并不大,也很薄,显示出这些年的性生活很贫乏,阴蒂很小很嫩,里面是粉嫩粉嫩的褶皱,会阴很短,下面就是菊门。

  赵宁将头伏了下去,问道了一股在成熟女人身上罕见的天然的体香。他伸出舌头轻轻舔弄着,一瞬间,吕萍经不住刺激,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双手紧紧抓住床单。

  他不紧不慢的舔弄着。而吕萍的呼吸则已极不均匀。她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感觉。一方面这样的姿势,这样的情景让她感到极度的羞耻,而另一方面,赵宁柔软的舌尖,时快时慢的挑逗着她最私密最敏感的部位,她从没听说过在男女之事中嘴还有这个用处,又好奇又刺激。在这复杂感觉的刺激下,敏感的阴道开始不规律的收缩,流出了许多淫水。

  赵宁阅女无数,经验老道,时而舔弄阴蒂,时而舔弄阴唇,还不是的用舌尖轻点那短短的会阴,有时还温柔的亲吻大腿内侧根部。吕萍只感觉快感一浪高过一浪,虽然还在咬牙坚持不发出声音,但心中已经有些受不了这煎熬,开始期待赵宁的插入了。

  赵宁将舌尖伸入阴道,开始搅动。这一下不要紧,吕萍险些叫出声来,赶紧用手捂住嘴,紧闭双眼。

  赵宁抬起头,将这细微的变化看在眼里。他知道时机差不多成熟了,但他不急于进入,他要在吕萍的欲望再加一把火。他跪倒吕萍的两腿间,用手把住坚硬如铁的肉棒在洞口摩挲,浅浅的插入一点。吕萍本以为终于要解脱了,可没想到龟头还没完全进来就不动了。她实在熬不住,睁开了眼睛。“哈哈,怎么,着急了吧?你再继续忍啊?”听到这话,吕萍的眼神迷茫了起来。赵宁继续道“还他妈装,不是要报警吗,怎么现在心甘情愿的躺在这让老子草,在自己的卧室里还在这装,你现在叫警察来看看你这淫贱的样子啊,和他妈卖逼的小姐有什么区别。”

  这一句句赤裸的侮辱吕萍听在心里的感觉非常复杂,对于她这样一个保守,是贞洁如生命般重要的女人来说,这无疑比杀了她还残忍。可此时,她说不上自己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她本来已经忍受不住欲火,渴求着插入,而这平时让她根本无法接受的语言此时似乎给她又带来不一样的快感,这快感使她的身体更加炽热,更加敏感,使她忘记了耻辱。她无意中觉得自己身体的什么东西好像被悄悄开启了。带着这样的感觉,吕萍犹豫了一下,睁开了眼睛,眼神中说不上是愤怒,渴望,还是迷茫。

  趁着犹豫的一瞬间,赵杰使出最大的力量,一下插到了底。“啊!”吕萍再也控制不了了,几乎入喊一般叫了出来。这一叫,她感受到了以前从未体验过的,被屈辱解脱出来的快感。

  赵宁见时机成熟,就一下一下的插了起来。她第一次听到了吕萍的呻吟声,叫的那么悦耳,那么投入。双手也没闲着,捏着那上下跳动的柔软奶子,按着那柔软丰腴的腰身。

  吕萍的叫声一浪高过一浪“啊,啊,恩,哦,啊,哦,饿,我,我,你,啊啊,这,太,啊”语无伦次的叫着。

  随着快感的增加,吕萍从双乳到脸,呈现出了一种迷人的绯红,头部左右摇晃,双手紧紧抓着床单。此情此景,赵宁不禁又加快速度。不过,老辣的赵宁可不会被这点快感冲昏头脑。他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于是,他用力一插到底,稍稍停顿,迅速拔了出来。

  状态正佳的吕萍哪受得了整个,感觉自己就像被吊在了半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身体空落落的。她睁开眼睛抬起头,不知何时流出的口水已经拉成了一条银线。赵宁看着眼前这个媚态十足的尤物,放肆的大笑,笑的吕萍心里晃晃的,痒痒的。

  “怎么,没爽够啊,怎么不装清高了。哈哈哈哈。”饥渴的吕萍真不知道自己现在如何是好,被人强奸,弄到一半,总不能去求人家吧。

  “哈哈,臭婊子,舒服吧,比你那肥狗老公强多了吧。在自己的床上被别人草,是不特刺激啊,看着小逼,都出了多少水了。”

  这样的刺激再一次激起了吕萍的快感,她的阴道又是一阵痉挛。她刚看到赵宁就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原来这小子不知何时已经拿起了自己的手机,不停的变换各个角度拍照呢。

  吕萍一愣,心怦怦的跳了起来,这可怎么办,把柄落在人家手里了。还来不及她细想,自己已经被赵宁强有力的翻了古来。头被按在床上,屁股被抬高。

  赵宁又拍了几张,尤其是吕萍的屁眼。接着放下了手机,一边握着鸡巴往里插,一边用下流的声音“怎么样,没试过这姿势吧,像条狗一样,插的深着呢,这回你就好好叫吧。”说着一插到底又动起来。吕萍哪有心思再去想别的,只感觉那滚烫粗大的鸡巴已经插到子宫口,又凶猛的抽送着。又开始了更疯狂的叫床。

  赵宁一边插一边拍。吕萍则体会着她人生以来最疯狂的快感。她没命的叫着,忘记了一切。道德,忠诚,廉耻,自尊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阴道不停的痉挛,收缩,好在是第二次,否则赵宁根本不可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淫水已经流了两个人的腿上到处都是。

  不知插了多久,吕萍感觉自己丰富渐渐飘了起来,意识开始慢慢的空白。赵宁感觉到的则是阴道不规律的,连续快速的收缩。他知道吕萍快到高潮了,为了彻底征服这个女人,只能一手拽着头发把吕萍的头拉起来,形成一个反弓形,一手用力的捏着那摆动的奶子来分散精力。

  突然,床头边的电话想了。铃声带回了些许的理智,吕萍突然想起一定是老公王汉到站了,打电话给自己报平安。可这电话她怎么接。而赵宁这时则来了精神,更用力的插着。吕萍想到自己被强奸,还可耻的享受着,想到老公。突然,她觉得自己好像飞了起来,身体一下子不停自己的使唤,一股热血涌上了大脑。活了32岁,结婚六年,第一次高潮竟这样来了。

  赵宁赶紧停止了动作,本来就紧的阴道这么疯狂的收缩,一股滚烫的阴精猛烈的洒在龟头上,再不停自己也会坚持不住的。他屏住呼吸。

  电话还在想。赵宁突发奇想,拿起了电话,递到了还沉浸在高潮中的吕萍的耳边。吕萍有些惊慌,手捂着话筒,赶快调整一下呼吸,无力的拿起电话,故作镇静的说“喂,哦,老公……”

  刚说到一半,赶紧捂住了嘴,原来赵宁又开始动了。赵宁一手拿着手机拍照,一手摆弄着吕萍的阴蒂。

  “哦,老公,我没什么……就是今天有些不舒服”赵宁虽然也玩过人妻,但像今天这样,在人家夫妻的床上,草着给老公打电话的女人还是第一次。他实在坚持不住了,加快速度开始冲刺。

  吕萍就更惨了,刚刚来过高潮又是这么猛烈的抽插,她感觉自己好像再一次的飞了起来。忍受着快感却不能叫出声,还有应付着老公。然而就是这样,她更感到了一种特别的刺激。

  “没事的,老公,我吃点药就,就好了,你也要注意身体……”她已经快控制不住声音了。而更糟糕的来了。赵宁仍嗲了手机,拼命的冲刺,用尽全身力气射了出来。

  而吕萍,刚来过高潮,压抑的接着电话带来的背德的刺激,还有那强力射入的滚让精液。连续的第二波高潮更汹涌的来了。

  不管电话那边老公是多么的纳闷,她赶紧捂住话筒,狠狠的咬住了床单,发泄着这无以复加的另类快感。这一波高潮,赵宁足足射了十几秒,吕萍则持续的更久。高潮过后,吕萍赶紧对电话说,“老公,你早点休息,我也睡了。”马上挂断,瘫软了下来,电话掉在了地上。

  赵宁喘着粗气还不忘羞辱吕萍,“怎么,老公说什么了,挺关心你的嘛。还身体不舒服,怎么不说你正被别人操着呢。”说着无力的趴在了吕萍身上。瘫软的鸡巴从阴道里滑了出来,一股淫水混合的精液流了出来,流到了本就湿了一大片的床上。

  不知睡了多久,赵宁睁开了眼睛。自己已经从吕萍的身上滑了下来。吕萍没有睡,躺在那,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似乎是睡了一觉恢复了体力,赵宁又一次勃起了。于是他再一次扑上了吕萍的身体……

  整整一夜,赵宁又草了吕萍两次。到最后一次已经勉强支撑,几乎是流了出来。而吕萍,不反抗也不迎合,只是毫无顾忌的叫床。一夜间不知来了多少次高潮。

  早晨五点,赵宁强撑着下了床,洗了把脸。吕萍坐在床上看着赵宁提裤子。竟然,她有一丝留恋那销魂的快感。只不过,现在她已经不知道怎么面对现实而依然面无表情。

  “累死我了,我说吕姐,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但我相信你也还是挺舒服的吧。那你好好睡一觉休息休息吧,别忘了吃饭。”赵宁的欲望和体力完全用光了,竟还有一份体贴,说着又无耻而温柔的轻吻了一下吕萍的脸颊,见她没有反应,就静静的离开了。

  而吕萍听到了关门声,一下子就躺在了床上。不顾自己狼狈不堪的下体和满是水渍的床单,竟按赵宁说的,沉沉的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