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萍关上了台灯,轻轻的抱住了老公王汉,抚摸着他的胸口,轻吻着他的脸颊,已经有块两个月没和老公亲热过了,明天老公就要出差,她真的很想和老公好好缠绵一番。而王汉似乎却不为所动。吕萍吐气如兰,轻轻含住了王汉的耳垂,右手伸进了王汉的内裤。

  突然,王汉轻轻推开了吕萍,如梦呓般的说,“好了,今天真的累了,明天还要出差呢,等改天。”说着,拉了拉被子,很快便发出了鼾声。

  吕萍无奈叹了口气,无奈的躺了回去,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老公王汉这次是要去省城政治学习,这一去就要将近一个月,想想都守空房的日子,愈发难以煎熬,心中的一团火焰熊熊吞噬着自己……

  这是个开放的时代,这也是个道德底线日益沦丧的时代,各种各种的欲望悄悄滋生,无法控制。在这欲望的洪流中,有的人坚守着自己,有的人迫于生计而顺从,也有一些人被这汹涌的欲望而吞没。

  吕萍今年32岁,六年前嫁给了大自己六岁的老公王汉。她有着一份体面的工作,在市里一所大学的机械系做系主任。她中上等的1米65的个子,皮肤洁白如雪,丰腴匀称的身材透露出成熟端庄的气息,五官生的并不招摇,但细看之下却有一种淡淡的妩媚。她从小接受的严格家教,骨子里流淌着三从四德又自立自强的血液,在家中温柔贤惠,事业上一丝不苟。但也正是这样,使得生活在花花世界中的她那么的不解风情。

  之所以嫁给了这个大腹便便,瓮声瓮气,大男子主义,又是高血压高血糖等一身病的老公,无非是看中了现在已经成为市建设局副局长的王汉在仕途上的潜力。可是当初对婚姻和生活抱有美好憧憬的她,见见纠缠于生活中的乏味的柴米油盐,还有个遗憾,六年始终未能生育。

  上午九点,一身职业装的吕萍还是准时出现在了办公室,只有细心的人才能发现她脸上那隐约的憔悴。明天就是端午节了,吕萍按惯例要向全系的学生在网上通报假期时间安排和安全注意事项等等。可是坐在电脑前的她今天却非常不在状态,总是走神,却又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吕主任,吕主任?”吕萍才回过神,叫她的是同在一个办公室的新分来的辅导员赵宁,“哦,哦,怎,怎么了小赵?”“是这样吕主任,这次端午假期,我们大一学年有这些同学准备留在学校,我已经统计好了。”

  这个赵宁刚刚上班还不到一年,但是平时人很机灵,和同事关系处理的不错,又特别不怕辛苦,吕萍还是很欣赏的。不过,离开了单位,就是另外一个赵宁了,赵宁上学的时候就是个小混混,仗着家里有点势力就不学无术,勉强考上了一个专科学校,毕业后靠老子疏通关系又花了不少钱才搞到了这份工作。上班后,也经常出去花天酒地,特别是在男女之事上,更是因为长的还算俊俏,手段又比较高明,使他阅女无数。

  虽然吕萍在单位从来都是一副严厉刻板的样子,而且穿着也比较保守,但赵宁还是发现到了她的美色,只是碍于吕萍的威严,又是顶头上司,所以才只好恭恭敬敬,和办公室里其他几位辅导员一样,练个玩笑都不敢和吕萍开。

  中午,全校就开始放假了,校里通知各系的教职工都后勤部去取端午节的福利品。吕萍由于输入和家庭都比较优越,有自己的本田雅阁,开车到了后勤部,原来这次的福利还真不少,每人,两袋大米,一箱水果,还有两桶色拉油。很多刚参加工作的小老师虽然高兴,可想把这么多东西运回家却着实犯愁。吕萍虽然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东西搬上车,可接下来就是一踩油门的事了。刚发动汽车,吕萍突然想到,以前单位分东西都是老公抬上楼的,可现在老公已经在火车上了,这么重的东西要她一个女人家怎么运上五楼呢?

  就在吕萍一筹莫展的时候,她从倒车镜里看到了赵宁。如同看到了救星,赶忙按开了车窗,“小赵,小赵”赵宁一回头,一看到吕萍,赶紧挂上笑脸,“哎,吕主任”赶忙小跑似的到了车前。“啥事啊,吕主任。”“那个,你这么多东西,咋往回拿呀。”毕竟要有求于人,吕萍拿出了赵宁从未见过的热情语气。“哦,我呀,我在外面和一个朋友一起租的房子住,那小子有车,上午已经叫他来拉走了,呵呵,吕主任,找我有事啊?”“我,我,哦,是这样,我家你大哥今天出差了,这么多东西我也扛不上五楼啊,小赵你能帮姐个忙不。”“行啊,吕姐,反正我家都在外地,这放假了我也没事做,行,我这就跟你走。”说着,赵宁就上了吕萍的车。

  这赵宁的确很会讨人喜欢,一路上和吕萍聊着,竟然让她没了平时的威严,两人竟扯起了家长里短。

  到了吕萍家,一趟一趟把东西都搬上了楼,也累得满头大汗。“东西都搬完了吕姐,要没啥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以后有啥事你就尽管找我就成。”看着汗水湿了半身的赵宁,吕萍也有点过意不去,“哎呀小赵,瞧你也挺累得,外面还这么热,进来凉快凉快歇会再走吧。”赵宁一愣,“这,吕姐,我,没事,我,我还是回去吧。”“哎呀,帮姐这么大忙,客气啥,快进来吧。”“那好吕姐,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哈。”

  进了吕萍家,赵宁的羡慕之情油然而生,一百二十多平米的房子,装修,家具都很讲究,所有的电器一应俱全,屋子被吕萍收拾的干干净净。而自己与人合租的那间不到五十平米的小屋与之相比简直就是狗窝。

  吕萍招呼赵宁坐下,打开了空调,去为他到冰箱里拿饮料。赵宁还在端详着屋子,突然,他看到了沙发上面的墙上挂着的吕萍和王汉的结婚照。且不说那王汉是何等臃肿,单看照片中的吕萍,穿的一件白色半透明婚纱,裙摆只是刚过膝盖,一条腿站直,一条腿向前弯曲,露出一截白白的大腿,胸前明显鼓起,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赵宁不禁咽了口吐沫,心想,这么漂亮有味道的女人怎么嫁给了这个蠢猪,又为何这么保守,要是能让我搞上一搞……

  “来小赵,喝饮料,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凉快凉快。”吕萍打断了赵宁的萎缩想法。

  赵宁渐渐的放下紧张的情绪,同吕萍聊了起来,聊着聊着,手机来了一条短信。打开一看,是与他合租的室友徐海龙,告诉他晚上有事,让赵宁自己吃饭。赵宁合上手机随手放在茶几上。

  又聊了一会,赵宁看看表已经快五点了,就决定回去。在门口又和吕萍说了几句客套话,就离开了。

  吕萍关上门,轻轻的出了口气。自己几乎从来没有在单独在家的时候让异性来拜访过。这次没有办法,虽然赵宁很讨人喜欢,自己与他聊的还行,可毕竟心里还是莫名的紧张,穿着一身职业装也是非常的不舒服。赶紧回到卧室,换上在家穿的真丝半透明睡裙,里面只穿了一条粉色的半透明内裤。想想老公不在家,也只能自己做点饭吃了。

  赵宁走出了小区,又回想起了那张结婚照。没想到平时一向冰冷,不解风情的吕主任也有另外的一面。他看见公交车来了,刚要掏钱上车,发现兜里少了什么东西。这才回想起了自己把手机落在了吕萍家。无奈只能再回去取了。

  吕萍正在厨房摘菜,突然听到门铃响了。她赶紧跑过去,透过门镜看到是赵宁,一脸着急的样子,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赶紧开了门。可刚以开了门她就后悔了,自己的穿着及其暴露,而赵宁看到了此时的吕萍也惊呆了,眼睛直勾勾盯着吕萍胸前那隐隐若现的乳头,竟一时愣住了。

  “怎么了小赵?”赵宁赶紧回过神来“哦,吕姐,我的手机好像落在你家了,好像就在茶几上。”吕萍心里也是十分紧张,赶紧到茶几去取。弯下腰去拿手机的时候由于睡裙不长,竟露出了内裤。这一露没有躲过赵宁的眼睛,竟然是透明的!还可以看到吕萍白白的屁股,和内裤里的那一团黑色。赵宁不禁咽了咽口水,一股邪念从胯下升起。

  吕萍返回门口,“给,小赵。”把手机递给赵宁。赵宁并没有伸手接,而是用一副喷火的眼神看着吕萍。吕萍感觉不对,赶紧又说“小赵?小赵?”

  赵宁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邪念,嘭的一声关上房门。一把抱住了吕萍,超吕萍强吻过去。吕萍感觉不好,拼命的挣扎,喊到“别这样小赵,别,别,我是有老公的人,小赵,小赵。”赵宁完全没有听进去,拼命揉搓着吕萍又打又软的乳房。嘴里喘着粗气说道“没想到吕姐你这么性感,我真的受不了了,你就给我吧吕姐,一定让你满意的。”吕萍拼命挣扎“不行,这怎么可以,小赵,你……小赵,你在这样我要喊人了。”

  这时赵宁停止了动作,露出了无比邪恶的眼神,“吕姐,你独守空房,喊谁呀?”说着,不顾吕萍的尖叫一把抱起她,走到客厅,仍在沙发上。吕萍赶紧坐起来,“你不要这样,你冷静一点。”赵宁已经被欲念冲昏了头,哪还管这些,迅速脱掉了牛仔裤,退下内裤,露出了已经无比坚挺的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