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嗷宝贝快快我要舔你屁眼”

  “嗯不吗你得叫我一声姑奶奶,我才给你舔。”

  “好好我叫我叫姑奶奶姑奶奶嗷快快”

  “呜”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从一所四合院内西侧的一间房内传出了断续的娇吟荡语,严遮的窗帘下漏出些许微光来。咦!好像有什东西挡了一些能知道如此真实的经历呢?

  我家就在这间四合小院后面,我住的小平房后窗开朝这小院。我今年刚好十八岁,正是性欲旺盛的时期,对女人有说不出的渴望。而这小院子住了一对年轻夫妇,女的叫王艳,那时才二十三岁,长相属中等偏上的那一种,不过个子却有一米七,身材丰满而苗条,大腿修长笔直,特别是那一对丰满的肥乳。国人的乳房一般都娇小,而王艳的乳房却令许多女人羡慕不已,因此,王艳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我的第一个淫欲对像。

  王艳结婚那天,我是第一次见到她,那是五月的一天,她穿着婚纱,傥胸半露,令我垂涎欲滴。

  她结婚的第三天晚上,我便从我的后窗户翻出,扒在她的新房窗外偷窥。那晚,天很热,天上圆月朦胧,微星暗淡,只有新房透过窗帘射出的亮光能照亮我的房子和新房之间的狭窄空隙,这条窄空隙通向王艳的小院里。可能王艳想不到会有人在她家后窗外偷看,所以窗帘也未拉严实,使得我能窥视到王艳的娇股玉体。

  雪亮的日光灯下,粉红色的纱帐下,王艳已经脱下超短裙,白色的三角裤头紧紧地包裹着她那肥硕的丰臀,窄细的柳腰、平坦的小腹,隐约可以透过三角裤衩看见她微黑的阴,上身只穿一条丝质短汗衫。

  她走到靠在窗户的床边,抬起右脚,翘在床沿上,正好面对着我,弯腰卷脱肉色长筒丝袜。一席乌黑长发低垂,低开的胸襟大敞着,噢!MYGOD!王艳那丰满肥硕的玉乳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我这时还从未真正看过年轻女人的乳房,只是用眼角偷窥过喂奶的女人的乳房),那两粒乳头真想叫人扑上去含住不放。

  她脱下丝袜后,穿上红色塑料拖鞋走出去。

  我早已激动得只喘粗气了,裆部的灯笼裤早已支起了一个帐篷。

  我绕到她家小院卫生间后面,卫生间的通气窗大敞着。我伸头一望,噢!好家伙,王艳已经脱了丝质短汗衫,白嫩玉搓般的乳房鲜嫩诱人,暗红色的乳头已经勃起,真想叫人扑上去猛吮几口。

  这时,她伸手将灯关掉,隐约的微光下,我看见她脱下三角裤衩,只听“哗哗”的洗澡冲水响。

  突然,灯一下亮了,卫生间的门同时也打开了,王艳那娇美雪白的裸体呈现在我的眼前。鲜嫩的奶子、冰清的玉腿上水珠颤停,有如鲜藕出池、绿叶呈露,鲜甜可口,叫人馋涎欲滴。

  王艳似被惊吓,下意识地捂住傥胸玉乳。一见来人,她立马绣拳出击。

  “色鬼,吓我一跳。”王艳猛捶来人的胸膛︰“你来干吗?”

  原来是王艳的新婚丈夫。

  “干吗?你说还能干吗?还不是和你洗鸳鸯浴。”

  王艳丈夫一把撮住王艳的绣拳,猛亲她的小嘴,啧啧有声;同时,一手搂住她的柳腰,一手扶摸她的丰臀。好一会儿,两人才分开。

  “大色鬼,刚才是什硬梆梆的顶着我的肚子?”王艳媚目淫光涟涟。

  “你自己摸摸不就知道了?小淫妹。”

  王艳伸手往他裆里一捞。

  “哎呦!轻点,死荡妇,用那大劲干吗?捏坏了,我看你怎办!”

  “嘻嘻!不就两个蛋吗?”王艳淫笑着,轻揉着他的两颗睾丸。

  王艳丈夫已经急不可待,三下两下脱下上衣,又弯下腰脱下大裤衩。顿时一根雄赳赳、气昂昂的大鸡巴露了出来,紫红色的龟头在灯光照射下发出淫荡的亮光。

  王艳一把捞住那两个毛茸茸的“鸡蛋”,面带淫笑着说︰“小公鸡还又两个蛋!嘻嘻”

  王艳丈夫伸手将王艳两个肥嘟嘟的奶子抓住,鲜红的奶头凸立着,他搓揉了两下,然后一口含住左乳头啜吮着。

  “嘻嘻好痒痒”王艳荡笑着,一手抓住大鸡巴不住地上下耸动着。

  “呜噢啧啧”王艳丈夫爽得只哼哼。

  两人玩了一时摸奶掐蛋的淫戏,王艳丈夫先住手,色迷迷地对王艳说︰“大奶婆,我借了几盘四级片,快洗洗澡好去看。”

  王艳恋恋不舍地松开抓着大鸡巴的玉手,和丈夫两人匆忙洗浴。然后,王艳被她丈夫一把抱住,淫笑着走出卫生间。

  窗外的我,此时大鸡巴早已被我搓得通红,我的心跳估计有每分钟一百四十下。我眼见王艳两人进了房间,便窜到卫生间,见王艳脱下的浅蓝色半透明三角裤衩、紫色乳罩和肉色长筒丝袜胡乱地扔在洗衣机上,我上前一把抓住那几件小衣物,匆匆回到王艳卧室后窗下。

  伸头一窥,只见王艳夫妻俩已脱得精光地躺在床上,王艳被丈夫搂在怀里,肥硕的乳房似皮球一般被揉来揉去;同时,王艳的小手也未闲着,正牢牢地抓着丈夫的大鸡巴不住地玩弄着。前面的34寸彩电正放映着一男一女在做“活塞运动”,哼哼唧唧声不断地从扬声器中传出,散发着诱人的春吟。

  我是第一次看见真人赤裸身体淫戏,年轻的心早已热血澎湃,真恨不得扑上去和王艳玩弄一回。我将王艳底裤贴阴部的部位放在口中咂吸着她毛分泌的液体,浓欲的女人体臭和微咸的淫水味道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用王艳的乳罩来回手淫着。

  这时,屏幕上出现了金发女郎在含吮男主角大鸡巴的镜头,金发女郎正翘着肥硕的玉臀朝着男主角的脸,低下头不住的玩弄着男主角的鸡巴;男主角也不闲着,伸出一只手在玩弄金发女郎的屁眼和小肉穴。镜头拉得很近,连金发女郎的淫水流出都看得一清二楚,淫荡异常。

  王艳丈夫淫笑着对王艳说︰“大奶婆,来,我们也来试试。”

  王艳媚眼如丝,口中嗯唧着,半推半就,也学金发女郎一样,将大屁股朝着她丈夫的脸翘着,低下头来含吮那坚挺的鸡巴。明亮的灯光下,王艳秀发披散、粉面晕红,红润的樱口将紫红的大龟头含住,不住的吮吸、吸咂,还不时用嫩舌尖舔弄龟头边缘及卵囊袋,一只玉手不住的抚摸她丈夫的会阴及屁眼,弄得她丈夫屁股乱颤,显然十分快活。

  王艳丈夫正在闭目享受时,忽然见王艳中断了口交,不由地睁开双眼,见王艳媚目直盯着自己,大屁股不住的晃动,他立即心领神会了,于是,伸手往王艳阴部一捞,王艳顿时浑身一颤,他又伸出手来,灯光下,他的手被湿漉漉的黏液沾满了。

  他将手伸到自己的鼻端闻了一下,然后又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王艳不由地淫笑说︰“色鬼,好吃吗?嘻嘻”

  王艳丈夫色咪咪地将手上的淫水舔了个一干二净,然后说︰“小荡妇,来,转个身,让老公我仔细看看你的小穴。”

  王艳又半推半就地任由丈夫将自己转个身,这下,王艳翘着的大屁股朝着壁灯,也就朝着后窗口,我也就看见她那迷人的肉穴了。我的鸡巴更加坚挺了,我拼命的搓弄鸡巴,藉以缓解色感。

  王艳丈夫两手扶住她的玉臀,又叫王艳两腿张开跨在他身上,然后,掰开她的肥臀,又将湿淋淋的阴毛拨开,贴在屁股上,顿时,褐色的屁眼、暗红的阴唇暴露出来。

  王艳的屁眼不住的收缩着,淫穴也不住的分泌着透明的黏液,顺着雪白、丰满的大腿流下去,都流到腿弯处了。王艳丈夫一见,忙的低头,从腿弯处向上一直舔到大腿根,一丝淫液也没浪费。然后,嘴里发出“啧啧”声,似在品味。

  王艳大概被丈夫舔得淫性大发了,竟然一口咬住他的鸡巴,王艳丈夫不由地“哎哟”一声︰“骚婆娘,你干吗?”

  “嘻嘻,我想吃大香肠了!”

  “啪!”王艳丈夫在王艳的大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那就快点吃吧!要是咬断了,我看你怎办?”

  “咬断了,我再找一个,看不把你气死!”说完,王艳已经一口将大鸡巴又含进嘴里舔食起来。(谁知这句戏言,日后竟成真,叫我落得美女享受,这是后话,暂且不提。)王艳丈夫这时也停嘴不说,仔细的去研究老婆的小穴起来。

  粉红的阴门已经打开,嫩肉泡在晶莹透明的淫水中,分外诱人。王艳丈夫用两手食指和中指拨开两片湿答答的小阴唇,右手中指沾了点淫液,涂抹在王艳的屁眼上;同时,他低下头,嘴凑上去,对准王艳的嫩穴猛吸一口,将那溢出的淫汁全吸肚里。然后,用左手大拇指和食指分开淫穴,右手食指缓缓地插入王艳小穴中,王艳不由地屁股抖了起来。

  王艳丈夫手指在她嫩穴中来回插抽几下,王艳便呻吟起来,淫水又开始往外冒了。

  王艳丈夫弄了一手的淫水,他不舍得浪费,一滴都不剩,全都吸干。他右手食指蘸了点淫水,在王艳的屁眼上来回磨蹭了几下,然后缓缓地擦入王艳的屁眼中,王艳猛地哼唧几声,肥臀剧烈的摇晃了几下,她丈夫的手指已全根没入。

  “噢老公,轻点嗯动动嗯”王艳快活的哼唧着。

  “小骚妇,看你浪的嘻嘻”王艳丈夫淫笑着,同时用左手大拇指轻揉王艳的阴蒂“舒服吗?”

  “噢嗯大鸡巴啊痒嗯唔”王艳被丈夫玩得媚目如丝,看着眼前握在手中的坚硬如铁的鸡巴,忍不住一口含在口中吮吸起来。

  我看着这近在咫尺的活春宫,手飞快的来回耸动鸡巴,想像自己正在舔王艳的骚穴,同时,将王艳一只长筒丝袜袜头含在口中,吮吸她的脚汗水;一只长筒丝袜套在鸡巴上摩擦。

  屋内,王艳丈夫一边玩弄王艳的小穴、肛门,一边不住的舔食着她流出的淫液。而王艳也在玩弄丈夫的大鸡巴,如幼儿含唆冰棒一样,弄得大肉棒上尽是王艳的口水。

  我看着这一切,陡然觉得会阴处一麻,一种爽感顿时从龟头经会阴、肛门上达脑门,又瞬间传遍全身,大量的浓精顿时从龟头马眼中射出,被王艳的丝袜兜住,成了一团。我感到欲火略微发泄了一些,鸡巴也渐渐地萎缩下来。

  我又偷偷地将王艳的丝袜、内裤送回浴室,然后再回到王艳卧室后窗下。

  此时,王艳夫妻二人已经调换了姿势︰王艳仰面朝天躺在床上,两条粉嘟嘟的玉腿正被她丈夫两只手抬压分开贴在她的小腹上,黑漆漆的阴毛下隐约显露出粉红色的阴唇,阴毛上沾满了她的淫水,如同露珠一样诱人。一根坚挺的大肉棒正在这片黑森林中上下来回穿梭抽插着,发出“吱吱”的淫水声和“啪啪”的肉体撞击声。王艳正半闭媚目、朱唇微启、粉面晕红,些许青丝半遮娇颜,晶莹如玉、粉嫩如雪地乳房正随着肉体的交合不住的乱颤,发出炫目的乳波。

  随着王艳丈夫的努力抽插,王艳渐渐发出了迷人的呻吟声,小腹不住的颤抖着,修长的玉腿在抽搐,粉嫩的脚趾头不住的乱动颤抖。

  “啊嗯啊啊鸡巴快点喔”王艳终于发出了淫叫。

  “骚婆娘我我叫你叫看我不戳死你”王艳丈夫喘着粗气,屁股飞快的耸动着,大鸡巴如同机器活塞一样来回插抽着。

  窗外的我此时眼睛早已痴獃了!直勾勾地盯着王艳那早已湿漉漉的毛,刚射完精后软了下来的鸡巴不由地再度硬挺起来,胀得我觉得阴囊有些痛,屁眼紧缩着,我不由地又掏出鸡巴手淫,幻想着鸡巴插在王艳的嫩穴里。

  “哦喔”忽然王艳丈夫在王艳的淫荡叫床声和狂插猛抽中发出闷吼声。紧接着见他身体猛抖几下,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停止耸动,整根鸡巴尽没王艳的骚穴中不再抽插了。大约过了十秒钟,他长舒一口气,倒在了王艳身侧。

  王艳的腿正撇开着,只见她的肉慢慢吐出了沾满骚水的软嗒嗒的肉棒,白色浊精从微开着的阴道口流出,沿着会阴、肛门滴到床上。

  “怎啦?这快就完了,哼真没用!”王艳睁开媚目,不高兴的说。

  “老婆,别急,我用手来帮你。”王艳丈夫忙媚笑说。

  “不行,你得用嘴!”王艳娇声道。

  “好,好,我用嘴。”王艳丈夫没办法,只好起身,将头埋入王艳胯下,开始舔弄王艳的骚。

  就在王艳丈夫埋头苦舔的一霎,王艳忽然张开秀目,朝我在的后窗微笑了一下,顿时,把我吓得龟头一麻,大量的精子又狂泻一墙。我顾不得收拾残余的精液,匆匆溜回自己的房间,关上窗户,心不住的狂跳。

  这一夜我都在提心吊胆,没睡好觉,快天亮时,迷糊了一会,结果作了一个恶梦,梦见王艳和她丈夫到我家,对我父母说昨晚我偷看她夫妻做爱,我都觉得没脸见人了就在这时,忽听有人喊我的名字,才知是一场梦而已,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然而却浑身被冷汗湿透了。

  匆匆吃完饭,便装模作样地拿起书,准备复习应考,其实,我的心里全都是王艳的奶子、骚。

  就这样,一天过去了。傍晚,妈叫我去买些酱油,天!真是冤家路窄,刚出门就碰见王艳,她穿着白底碎桃红花的长睡袍,肥硕的乳房随着她轻盈的脚步不住的颤抖,可爱的玉足穿着一双绿色的拖鞋,每个脚趾头都那肉感、洁白中带有粉红。我的心顿时随着她的玉乳的颤动而狂跳不止。

  当时,小巷子只有我和她两人,我紧张的獃在门口,手紧攥着硬币,手心都汗漉漉的。

  王艳迈着轻盈的步伐走来,她看见我,宛然一笑,轻启朱唇,说︰“小易,你干吗去?”

  我的心顿时如同皮球一样,从高空落下,又“砰”的弹多高。王艳竟然肯和我讲话,那就代表她昨晚没发现我在偷看,所以我的紧张心情顿时松弛下来;但美人珠语纶音,又叫我受宠若惊,心又砰砰的跳起来。

  “没没什我我妈叫我去买点酱油”我有点结结巴巴的。

  “嘻嘻”王艳笑了,笑得我的心都有点痴了,我的鸡巴不由地硬起来。

  王艳这时已经走到了我身边,她低眼往我裆部一扫,又四下望了一下,低声说︰“你昨晚干什了?”

  “轰!”我的头脑一下炸开了,完了,我的脑海中只闪了一个念头,今后还怎在这巷子住,还有什脸见人我的脑子顿时成了一锅粥。

  就在我傻愣的一瞬间,王艳做了一个我既没意料到、也是直至今日我都深刻在脑海里的动作︰她竟然伸手到我的短裤里,实实在在地一把撮住我已经坚挺的大肉棒,她凑到我耳边轻声说︰“你在偷看我,是不是?

  好半天,我才从木獃状态中清醒过来,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在迷糊中去买酱油,连找的零钱都是老板主动喊我才想起来的。

  这一夜,我没再去偷看王艳做爱,脑子里全是下午王艳手摸我鸡巴和所说的话。我从没受过如此地刺激,平时最多只是幻想美人的小穴而已,没想到今天我的性幻想偶像竟然会摸我的鸡巴昏沉中,我睡着了。

  第二天,我醒来,发现裤头潮了一大片。可我的头脑却清醒了,我知道王艳不会对别人讲我偷窥的事,可我却被她出人意料的举动而又陷入另一个怪圈中︰她竟然会摸一个少男的鸡巴!试想哪一个青春少年能经得起这种刺激呢?!她看样子挺喜欢我的,不然怎会摸我呢?!啊哈!我这下可以和美人亲近了不过,她是不是在戏弄我?

  这一天,我都在胡思乱想,一时高兴、一时忧愁,直到吃过晚饭,我决定今晚再去偷窥。

  等吃过晚饭,我就躲进我的小房里,插上门,打开我的后窗,翻身进了王艳家,猫身在她的后窗下,伸头一看,王艳两口子才吃过饭,王艳丈夫正在洗碗刷锅,王艳扭着柳腰来到卧室,有意无意的把后窗帘拉开,然后,从衣柜里拿出三角裤衩、红色胸罩、浅紫色长筒丝袜,然后听她说︰”老公,等会我们去你表姐那看看你姑,打算什时候回来?“”大概十点。“”那我先洗澡了。“”哦。“”唉!老公,你借的碟片呢?“”不在影碟机里吗?“”噢!还是黄的。“”嘿嘿,老婆,你不想看吗?“”哼!死不要脸的。“然后王艳又望了后窗一眼,便扭着细腰出去洗澡了。

  ”天哪!“我在想︰”这王艳骚货是在告诉我待会家里没人,我可以尽情的玩了!“我的心有如怒海狂潮,手脚都有些软了,几乎挪不动脚。我悄悄地移到王艳家的浴室,见王艳正在洗澡,她一时翘着大屁股,那蓬头对着毛穴洗弄,一会又在洗脚丫子,肥硕的乳房上有些许水珠,衬托出红润的乳头格外鲜艳诱人。

  看完王艳洗完澡,见她将脱下的衣服全放在洗衣机内,然后自言自语的说︰”回来再洗吧。“然后便穿上衣服出去了。

  我又溜回她卧室后窗,见王艳已经在套丝袜了,她丈夫也正在穿衣服。等她丈夫出去解手时,王艳拿出一把钥匙,自言自语的说︰”房门钥匙就放在窗户台上吧,省得拿着累人。“我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更加清楚是王艳有意叫我玩弄她的内衣,还叫我能看她丈夫借的黄色影碟。我的心如狂野的恶兽,似要撕裂胸腔奔出,我努力压抑着潮水般的冲动,耐心的等王艳夫妇出门。

  终于,王艳夫妻二人收拾好,拎着礼物,出门了。

  我等听到房门”砰“的一声关上时,立即如脱兔一般窜了出去。

  我第一就是窜到浴室,先将王艳脱下的三角裤头、丝袜胸罩拿在手中,一瞄眼,看见卫生纸篓里有一片卫生棉垫,上面还沾有血迹和几根鬈曲的阴毛,我立即如获至宝般的将它拿在手里,然后,到窗户台拿了钥匙,开了房门,打开影碟机,一边玩弄王艳的小衣,一边看黄色影碟。

  电视荧幕上,一位妙龄少妇正在玩弄一个少年的鸡巴,少年的脸上满是兴奋和紧张。少妇不住的抚摸着那根才出道的肉棒和卵袋,粉嫩的娇颜充满了淫荡的笑意。她解开自己的胸襟,肥嫩的奶子弹了出来,粉红的乳头早已勃起,她将乳房凑到少年的面前,少年一把撮住她的乳房,一口含住,不住的啧啧吮吸。

  我脱下短裤,将王艳的一只丝袜套在鸡巴上,另一只含在口中,吮吸她的脚汗,胸罩包着睾丸并将带子缠几道,然后,拿那片卫生巾打手枪。

  就在我正兴奋的时候,猛地,房门一下开了。

  这个世界在天旋地转,天好像要塌了似的,我一阵恍惚,恍惚中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你在干什?“我一下清醒了,王艳的丝袜还叼在我嘴里,我的手还在捋着鸡巴,我的眼前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的女人──王艳!!

  王艳站在我面前,娇颜绷着。我乍一见到她,不禁激动、兴奋得浑身发抖,鸡巴挺得更硬了,她太性感了!

  ”你在干什?啊?“王艳绷着脸问。

  ”我我“我不由地紧张起来,连鸡巴都忘了收起来,还保持着刚才手淫时的样子。

  ”说!快说!你在干吗?“”我我“”你不说,我就喊人了!“”别!别喊我“”来“王艳张嘴欲喊。

  ”我别喊我求求你了“我顿时吓的跪在王艳脚下,哀求道。

  王艳就势拉过一个椅子,坐在了我的面前,我头低垂着,她那包裹在紫色丝袜里的一双玉脚完全呈现在我面前。我不由地被王艳的玉脚所吸引了──平整的脚趾,青色血管在雪白的脚面上隐隐欲现,大姆脚趾盖上涂上一层浅粉红色的趾甲油,脚底玉肌粉红诱人。我完全忘记了这是在干什,不由自主的低下头闻起王艳的脚丫子来。

  ”你干什?“王艳似吃了一惊,脚一抬,踢了我一下,这才将我惊醒,意识到现在是在哪。

  ”你胆子不小,竟敢偷进我家干这种事,看我不对别人讲。“王艳厉声说。

  ”艳姐千万别“我吓死了。

  ”那你说,你在干什?“王艳嘴角似有笑意道。

  ”我我在拿拿“我知道是到如今不说是不可能的了,可又没脸开口。

  ”拿什?“王艳一步一步进逼。

  ”拿拿你的衣服手淫“我的声音越讲越小,最后两个字几乎连我自己都听不见。

  ”干什?大点声,我没听见!“王艳显然没听见最后两个字。

  我想,反正已经被当场捉住,最多就是一个死。于是,我就豁出去了,大声说︰”我拿你衣服手淫!“讲过之后,我自己都有些吃惊自己的胆量。

  王艳没说什,只是盯着我坚挺的鸡巴一会,然后又问我︰”那你刚才低头趴在我脚上干什?“反正一次是死也是死,两次是死也是死,我这回没犹豫,说︰”我想舔你脚丫子。“王艳的眼睛一亮,面上似有些惊疑,旋即,她又问︰”你说现在怎办?你想不想叫我喊人叫警察?你说。“”别别千万“我不由地又紧张起来。

  ”好,不喊人也可以,不过“王艳的脸上笑意更加明显起来。

  ”不过什?“我紧张地追问,”只要你不喊人,干什我都意!“”好,这可是你说的。“王艳笑眯眯的说。

  她稍微沉吟了一会,缓起朱唇,微露贝齿道︰”你站在这手淫给我看。“”什?!“我见简直不敢相信︰”你再说一次。“”你不意?“王艳笑脸一绷。

  ”不不不“我忙笑脸解释︰”我是怕我听错了。“”那我就再说一次,你给我竖着耳朵仔细听好︰我?叫?你?站?在?这?

  手?淫?给?我?看!“我的心在狂跳不已,在我的性幻想偶像面前手淫,这恐怕只是在梦里才敢想的,而且还是我的偶像自己提出来的。我的胸膛在剧烈地起伏着,我的脸也兴奋的通红,我的大肉棒硬的亮发光。

  ”你不意?!“王艳威胁道︰”你要想想后果!“”我我意!我意!“我生怕美人反悔,忙不迭回应。

  ”那你还不会做,马上就九点了!“”我想提提个小小要求。“我望着王艳兴奋的娇颜,迟疑的说。

  ”要求?你还敢提要求!“王艳的媚目一睁。

  ”不不!我我是乞求。“”说吧,我看看是什再说。“”我想舔你的脚丫子!“”哈哈哈“王艳大笑起来。

  我登时吓得一声不敢吭,傻獃獃的望着王艳在放肆地大笑。

  一会儿,王艳笑够了,她重又望着我,说︰”你喜欢我的脚?“”是。“我有点心虚而迟疑小声答道。

  ”为什?“”我看着你的脚丫就兴奋,我想了你的脚丫子很久了。要是能让我舔你的脚丫,你叫我干什我都答应。“”哼!是吗?那我现在不叫你舔,你就什都不答应了?“”不不!我我“我不由地焦急起来,深怕王艳不快而生出其他变故来。

  就在这时,王艳抬起玉腿,将脚伸到我脸前,我忙不迭将这梦寐以求的玉足捧在手里,脱下她的凉鞋,一只浅紫色丝袜裹在地美脚完全呈现在我面前,我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猛掐了自己一下,这才相信这是真的。

  我将头凑到王艳的脚前,猛闻一下她的脚丫子,一股汗酸味扑鼻而来,刺激着我的每一根神经,化作巨大动能直抵达我的会阴。王艳的腿抬起来,裆部窄小的三角裤头显露在我眼前,丰腴白嫩的大腿也暴露出来,这一切怎能不刺激一个少年的青春冲动之心。

  ”艳姐,我想要你的丝袜,好留以后闻着就能想到你,好不好?“”好吧,不过你得把脚给我舔干净。“”保证完成任务!“我的每一根神经都在歌唱、跳舞。

  脱下王艳的丝袜,她的一双美脚任我在手里把玩、捏弄、舔食,她只在闭目享受着这一切。我一边捏着她的左脚,一边含唆、舔弄她的右脚趾头、脚趾缝、脚底板。此时微咸发酸的脚丫子在我嘴里就是美味佳肴锦绣玉食,恨不能将她的脚丫子全吞到肚里才好。

  过了一会,王艳张开眼,说︰”好了,好了,快点手淫给我看,忙上没时间了!“我的心感到一阵羞耻,可这种冲动式的诱惑如同重锤在打击着我的内心,在一个充满性诱惑力的女人面前手淫,这种初恋般的体会恐怕只有我碰到过。她的口气如同主人对奴仆一样,可我非但没有一丝的反抗意识,反而感到激动,导致我的身体在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我的手握住自己的鸡巴,龟头眼早已分泌出透明的泌液,我的手不住的来回搓动,手指刮动龟头边缘,不由地一阵激灵,屁眼不住的收缩,屁股紧绷发抖,卵袋随着手动而不住晃动打在大腿上。

  王艳脸上带着淫笑,看着我手淫的动作,左手慢慢地插到自己怀里,抚摸起自己的奶子。

  ”小流氓,你手淫就手淫,屁股乱抖什?“”我我“我正在喘着粗气︰”我紧张“”紧张“王艳嘴角上的淫意更浓了,她伸出左脚,用脚趾头挑起我的卵袋,并不住的搓我的大腿︰”说,你现在想什呢?“”我,我在想你“我有些迟疑。

  ”快说!“王艳不由地性急起来。

  ”我想看你的奶子和。“”嘻嘻你天天都在偷看老娘,还没看够吗?“王艳淫笑着。同时,将胸襟解开,拉下红色胸罩,一双我怎看也看不够的雪白肥嫩乳房顿时凸现在我眼前,我的心跳最起码也加快了一百次,我的头脑这下全懵了,只有手淫、奶子、美脚、射精别的都不顾了。

  ”好看吗?“王艳挤着粉红的乳头问道。

  ”好看好看!“我都差点口水流下。

  ”想吃吗?“”想!“我想凑过去,可王艳却用脚趾头夹了我卵蛋一下。

  ”哎哟!“我一痛,叫了出来,鸡巴也软了。

  ”我叫你吃!“王艳幸灾乐祸的笑着。

  这一痛,鸡巴没劲起来。我用手搓了几回,没见起色。这下我的脸哭丧着,无奈地望着王艳。

  ”我有办法!“王艳起身,到衣橱里翻出一根食指粗细的塑胶棒和一个墨色的细颈瓶。

  我有些莫名其妙,用不解地眼神望着她的行动。只见她面带淫笑,左手握着小瓶,拧开瓶盖,将塑胶棒插入小瓶里,搅了几下,然后抽出,塑胶棒上闪闪发光,似有一层油质。

  ”过来。“王艳色咪咪的笑道。

  我有些迟疑,不知她想干什。王艳见我不懂,不由地生起气来。

  ”还不过来!你想叫我喊人吗?!“她用一种威胁的口气喝道。

  我犹犹豫豫地走到她面前,她将手中的瓶子放下,摸摸我的卵蛋,然后,示意我转过身去,我依她转身。

  ”弯下腰,把屁股给我蹶起来!“我在疑惑中弯腰、翘起屁股,她用右手用力掰开我的屁股蛋,我感觉到我的屁眼完全暴露在她脸前,一股害臊羞辱感如触电般传遍全身。

  ”呦!还长不少毛哩!“王艳拨着我屁眼边的黑毛,指头在我的屁眼上微用力地按揉着︰”今天拉屎没有?“”没拉。“我有些开始不知羞耻了,反而觉得一种从来未有过的兴奋。

  王艳右手揉了我屁眼一会,然后贴着我的会阴部,捞到我的卵袋和鸡巴,似握健身球般地揉弄;同时,她用那根沾着油质的塑胶棒抵住我的屁眼来回绕圈,像要钻进我屁眼似的。

  ”屁眼放松!“王艳说︰”来,舔我的脚。“她把腿伸过我两腿之间,来到我的脸前,正好够到我嘴。我忙将她的脚丫子捧着,美美地含吮舔食她每一根脚趾头。同时,我感到她将那根塑胶棒缓缓地插入我的屁眼里。她的右手在玩弄我的鸡巴和卵袋;左手在插我的屁眼,还有一只脚丫子让我舔。这种刺激极令人兴奋,我的鸡巴很快就勃起坚硬起来。

  王艳继续玩弄我的屁眼、鸡巴和卵袋一会儿。然后将脚丫子从我嘴里抽回,”啪“地一拍我的屁股蛋,说︰”去!死一边给我手淫!快点!“我的大脑这时只有王艳的脚丫子、乳房和毛,令我脑袋一片混乱。我憋红了脸,手飞快的耸动鸡巴,不顾一切的”打飞机“,丝毫没有什羞耻感。

  ”你在想什?“王艳搬凳子坐在我左侧,左手伸到我屁股缝里,用那根塑胶棒继续抽插我的屁眼。

  ”是不是在想我的奶子?还是我的?还是想干我?你快说呀!不然我就不插你屁眼了!“她看出我被她玩屁眼玩的很爽。

  ”我我干干你的骚骚“我说出一句平时只敢在自己偷偷手淫时才敢咕噜的话。

  我有些害怕的望了王艳一眼,我发现她反而笑意更淫了,我的胆子不由地大了起来。

  ”我操你肉,我要射在你的洞里面“我继续说。

  ”大鸡巴硬不硬?干你屁眼噢喔屁“我的鸡巴被搓得通红,龟头呈紫红色,卵蛋不住的打秋千。王艳用塑胶棒在我屁眼里一时快一时慢地抽插搅动,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和刺激。

  ”快点!快“我忍不住央求王艳插我屁眼的速度再快些。

  王艳淫笑着欣赏着我的手淫表演,应我的要求加快了插屁眼的速度。

  ”怎样?快射了吗?“王艳问。

  ”快快了“我气喘嘘嘘的回答。手中”工作“可没敢怠慢。

  ”噢喔在飞快的“机械运动”中,我感到从龟头和屁眼里传来阵阵傥麻,我的屁股不由地抖动起来,会阴剧烈地收缩,鸡巴猛地抖动起来,大股大股白色浓精从龟头眼里飞出,划出一道道白色弧线。

  王艳目不转睛的望着我的射精镜头,傥胸剧烈的起伏着,粉面通红,喘着粗气。直到我射完最后一滴精液,好半天她才缓过神,她伸手抹了我龟头眼上残余的一滴精液,放到鼻端仔细的闻了闻,然后猛地将塑胶棒从我的屁眼里抽出,顿时我感到屁眼有一种空虚和失落感。

  “好了,快穿好衣服滚回去吧!”王艳拍拍我的屁股说。

  我有些迟钝的穿好衣服,转身要出去。这时,王艳忽然说︰“记着,明晚继续到这后窗户,知道了吗?”

  “知道了!”我如同注射了一针吗啡,陡然有了精神,忙不迭地应道。

  “去吧。”

  打那以后,我每天都到王艳寝室后窗偷窥,王艳显得更加淫荡了,和她老公完了许多花样,还特意将骚对着后窗,自己含着她老公的鸡巴,好让我在窗外看着她的小穴手淫。有时趁她老公不在家,我便到王艳家和她狂欢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