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石废墟下,林三喘了一口小气,看了看眼前的萧夫人,她还没有昏迷过去。

  两人被压在这底下已经一个时辰了,外面的人还在不断地营救中,诚王这招釜底抽薪果然是让林晚荣吃距头啊。

  「夫人,现在你已经算我的半个知己了。」林三为了不让萧夫人昏迷过去,一直在讲他过去的事,很多连青璇他都未曾讲过。

  「嗯……」萧夫人微弱地哼了声,示意她还活着。

  「那夫人也给我讲讲故事吧,我最喜欢听故事了。」林三见萧夫人的呼吸渐渐微弱,声音提高了些。

  萧夫人被林三的嗓门醒了醒神,回忆却顺着他的话,渐渐飘到几个月前……***    ***    ***    ***「福伯!」二小姐萧玉霜在突然出现在福伯的后背,大喊了一声。

  「哟……二小姐,老头要被你吓坏了。」正在松土的福伯也是被这一声呼喊吓了一惊,回头一看却是二小姐,便呵呵一笑对二小姐说道。

  「咯咯……福伯也会被吓到啊。对了,林三呢?」二小姐对福伯嫣然一笑,小女儿的姿态毫无防备地呈现在这个萧家几十年的老家仆眼中,顺道问起林三的消息。

  福伯听着玉霜连珠炮似的发话,也是慈祥一笑,二小姐总是这个活泼可爱。

  他扔下手中的小铲子,拍了拍双手说:「二小姐找林三啊,那小子却不知是去了城南还是城北,要找一种树。」「找树?」二小姐可爱的小眉头皱了皱,小嘴朱唇嘟了起来。

  「嗯……小姐找他有事吗?」福伯看着二小姐的小脸,随意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在家中闲的慌了,嘿嘿……」二小姐心头浮现出威武将军的英姿和林三的窘态。福伯心里也是想起了那小子的滑头和挤眉弄眼的表情,心里也是有些感叹,不知不觉家丁又换了一批。

  「对了,前日林三教了我一种什么……嗯,『脚底按摩』,说是对人身体颇有好处,不如我给二小姐试试?」福伯之前就惊叹林三这年轻人见多识广,竟连这等奇怪的法子也懂得。他是萧家的老管家,和二小姐说起话来自是不像年轻家丁般唯唯诺诺的。

  「脚底按摩?唔……好吧。」二小姐见林三不在,欺负他的热情也是散去了,见福伯有此提议,也不拒绝。福伯自幼看着她长大,在玉霜心中,却是等于了半个父亲。

  两人来到福伯的房间,玉霜却是蹦蹦跳跳地跑进房内,这看看,那摸摸。福伯年轻的时候,曾跟着萧老爷四处经商,收集了大华各地不少有趣的东西,所以玉霜自小是最喜欢到福伯的房间来玩。

  福伯看着二小姐的身影,却是回忆重重,从膝盖,到腰,到胸口,再到如今的额头,二小姐越长越高,如今俨然已是芳龄正好了。

  「二小姐,坐到床上来吧。」福伯搬了张小凳子,坐在床边,便让二小姐过来坐下。二小姐闻言走到床边,侧身便坐在了福伯的床上,小脑袋还在东张西望,摇头晃脑。

  「二小姐啊,把鞋子脱了吧。」福伯找了块干净的小方巾,铺在自己的大腿上。

  「嘿!」二小姐却是顽皮心起,把小锦鞋一甩,露出了干净的白袜。接着,又蜷起日渐修长的双腿,把袜子褪去,露出了一双白净的玉足。

  福伯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让二小姐把小脚放上来,玉霜脸微微红了红,便轻轻把自己的玉足并排放在福伯的大腿处。只见玉霜的两只小脚如玉琢般晶莹滑腻,从小腿处到脚背勾勒出一条流线,光滑如丝。十只可爱的小脚趾像宝石一样整齐地排列着,脚拇指调皮地向上翘着,从脚尖处隐约看出脚底的红润。

  「哦,小姐,我要开始了……」福伯先是被玉霜的美足吸引得呆了呆,旋即醒悟过来,两手捧着一对小脚就要开始按摩。

  「嗯……」二小姐声如呅呐地说着,福伯粗糙的大手握在自己的脚上,一股奇异的感觉从脚底直逼小腹。二小姐的脸也慢慢地红透了。

  只见福伯僵起大拇指,先在二小姐的脚踝处搓揉,然后中指成眼,往二小姐脚底的穴道用力地按去,另一只手的拇指同时捏着二小姐的脚心轻轻往后掰。

  「哦……疼……」玉足上的扭曲感让二小姐一阵难受又是一阵舒服,每次疼到极限的时候,福伯就会适时松开,然后就会有一股轻松畅快的感觉从疼痛处传来。这就是足底按摩的奇妙之处,让人痛并快乐着。

  「二小姐忍一忍吧,按摩[全篇]就好受了。」福伯知道这是脚底按摩的特点,之前林三给他按摩的时候,因为受不了他的臭脚,像报仇一般往死里用劲,福伯觉得自己都要盖棺了。如今捧着二小姐的玉足,足弓处细微的血管透过红润的皮肤清晰可见,却是让福伯不舍用力。

  「嗯……」二小姐答应了一声。穴道上的刺激让二小姐的后背溢出了一丝汗水,因为疼痛和舒服的交替,让她的下体有了些羞人的湿意。

  福伯见二小姐皱着小琼鼻,不知道是难受还是享受,也不多说,又开始用力地搓揉起来。他的拇指顺着二小姐的脚底,从脚踝一直搓上脚趾跟处,惹得二小姐是一阵颤抖,苦苦地咬着下唇,就怕自己舒服得呻吟出来。

  按摩了一阵后,玉霜的小脚已经红透了,香汗形成的细微水珠附在脚上,沁出的水迹挂在脚拇指上,香艳绝伦。福伯也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他眯了眯眼睛,回神过来,已经开始用方巾为二小姐擦起脚来。

  「二小姐啊,按摩结束了,第一次按摩不要做太长的时间,这样便好了。」福伯略微苍老缓慢地说着。玉霜这才吁了一口气,十只脚趾骄傲地翘起,享受着福伯的服务和按摩后的轻松感。

  「好了,二小姐。」福伯给玉霜擦[全篇]脚后,就收拾了凳子和方巾,示意二小姐起床穿鞋。玉霜看了看自己通红的小脚,撇了撇嘴穿上了袜子和鞋子,就下床要去玩了。

  「哇,好轻松哦!」足底按摩过后,二小姐惊奇地发现自己脚上的疲劳都消失了,似乎还可以继续蹦跶个一整天,她娇声说了句「谢谢福伯」,便跑去玩了。

  福伯在背后笑呵呵地看着二小姐的身影。

  ***    ***    ***    ***入夜。

  玉霜在萧夫人的房中,与母亲说着今日的趣事。

  「对了,娘亲,我来给你做『脚底按摩』吧!」玉霜忽地想起今天福伯给她做的按摩,想着娘亲常年为了家里的布庄生意在外奔波,脚上一定很累,自己也学着福伯给娘亲做个按摩。

  「脚底按摩?」萧夫人侧抱着玉霜,看着女儿乖巧的小脸。只见房中两人都只穿着单薄的内衣,透明如蝉翼的绸缎根本遮不住里面的风光,一对母女花一大一小相拥在床上。

  玉霜稍微娇小的身材在母亲的怀中却是显得玲珑有致,逐渐发育的上围也是如蟠桃般挂在胸前,撑起一片蓓蕾。她身后的萧夫人却是更让人惊艳,岁月似乎不曾在夫人脸上留下痕迹,饱经沧桑的夫人咋看像二十岁的美少女,再一看却又多了几分风韵和仪态。两个倒扣的大碗覆盖在夫人的胸上,在玉霜背靠的压迫下挤出大片嫩肉。

  「嗯……」玉霜支起身子,跳到床下,像福伯一样找了张椅子坐在床上,捧起娘亲的玉足,就给她按摩起来。

  「哎呦,好痒……呵呵,你是按摩还是抚摸啊?」萧夫人慈爱地看着玉霜,这傻丫头也知道体贴娘亲了,只是这按摩的手法实在是太差了,像洗脚多过像按摩。

  「诶?福伯也是这样弄的嘛,我当时很疼的,怎么娘亲会觉得痒呢?」玉霜也是不解,福伯在给她按摩的时候,她偷偷记下了穴道,也是准备回来给娘亲和姐姐按摩的。

  「呵呵,傻丫头,这按摩怎么会这么容易就学会呢,还要讲究力道和方向的……好了,我知道你心疼娘亲了,起来吧,等你学会了再给娘亲按。」萧夫人俯身摸了摸玉霜的小脑袋,倾斜的身子露出让男人发狂的乳沟。

  「嗯,那我去找福伯吧,娘,你等等啊……」说[全篇]不等萧夫人回答,就随意披了件外衣跑出去了,深夜里,大部分家丁都休息了,也不怕有人能借着夜色看到二小姐的春光。玉霜执拗的子就是想到的事情一定要做到,此时也是不多想,只是想让娘亲也享受一下按摩的舒畅。

  萧夫人无奈地摇了摇头,也罢,难得女儿一腔热情,今日也非礼一回吧。其实入夜之后,按礼男子是不该进入女子的闺房,何况萧夫人这种孀居的少妇,只是女儿盛情难却,自幼丧父的她只有做娘的来宠她了。

  「福伯!」二小姐一路小跑,很快就到了福伯的房间,人还没到,声音已经远远传来,还唤来了威武将军给她做先锋。

  「哦,是二小姐吗?」福伯听见二小姐的喊声,还以为有什么重要事情,便放下手中的工作,披了件外衣走到门外。

  「呼……」二小姐深呼吸喘了口气,拍了拍威武将军的头,对福伯说:「福伯,我娘要你去给她按摩,哦,不对,是做『脚底按摩』。」二小姐怕自己的主意被福伯视作玩笑,便假传萧夫人的懿旨。

  「『脚底按摩』?现在?这么晚了,老头怎么能到夫人房里去呢?」福伯心里也猜出了七八分,夫人一向洁身自好,容不得半点绯传,怎么会在深夜要自己做脚底按摩,准是二小姐的主意。

  「对啊,快点来吧。」二小姐也不让福伯拒绝,牵起福伯的手臂就往萧夫人的房间跑。

  半晌,福伯已经来到了夫人的门外。

  「二小姐,还是不好吧……」福伯在萧家从仆多年,却是很少进过夫人的房间,如今突然要在深夜给夫人摸摸,呸,按摩,还是忍不住老夫聊发少年狂地心猿意马,老鹿乱撞。

  「好嘛,都到这里了……」二小姐摇着福伯的手臂,像小女孩一样撒娇。福伯像被二小姐上链了一般,胆气横生,推门进去了。

  「福伯吗?进来吧……」萧夫人软绵绵的声音从内房传来,她似乎一直都是这样仪态万千,温婉柔和。夫人已经猜到二小姐无论如何都会让福伯过来,所以早已穿好了衣裳,整理了凌乱的发梢,在房中坐定。

  「夫人,二小姐她……」福伯来到夫人的闺房,胆气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低眉顺眼地对夫人说着。

  「嗯,我知道是玉霜胡闹了,这么晚了却是打搅了福伯你休息。」夫人语带歉意地说道。

  「呵呵,二小姐也是关心夫人吧。那夫人,这按摩……」福伯往门外瞧了瞧,却见玉霜明亮的大眼睛在门边一闪而过,已是逃了回房。

  「没事,既然那个小丫头这般推荐,这按摩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试试也无妨。」萧夫人款款站了起来,凹凸有致的身材[全篇]美地展现出来。

  「那,我就冒犯了。」福伯在萧家这么多年,自是不用自称小人等等。

  夫人之前已经被玉霜胡乱按摩了一次,知道这脚底按摩的大概,便在床边坐下,刚刚穿上的鞋袜又脱了下来,露出了圆润的玉足。

  福伯在夫人的房中寻来一张小凳子,坐在床下,萧夫人递给他一张干净的丝绸,福伯赶紧接过,铺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便对夫人说:「夫人,要开始了,你把脚放上来吧。」「嗯……」夫人大方地应了一声。大小姐年纪尚犹时,不能担待家事,便是夫人常年在外经商,也曾见过类似的服务,所以并不觉得过于不妥。她抬起笔直修长的玉腿,微微挽起了裤脚,把小脚轻放到福伯的大腿上。

  福伯满是皱纹的大手握着夫人的玉足,只觉得像揣着一块玉似的,滑嫩温润,细腻的皮肤没有丝毫的摩擦,身为少妇的夫人因为不做粗重的活儿,所以显得稍稍丰腴,连带着小脚也是有点肉呼呼的感觉,却又不让人觉得肥胖,只是手感更加柔软。

  不同于对二小姐的用力搓揉,福伯用较为温和的力道开始慢慢地按捏夫人的玉足,这样可以让夫人消除疲劳,更容易入睡。萧夫人常年为萧家奔波劳累,伤神费心,夜里经常难以入眠,所以福伯改用了另一只按摩方法。

  两手捏着夫人的小脚,福伯心头腾起了一丝异样。只见夫人的十只脚趾柔弱地低垂着,脚心握成弓形,脚趾甲在烛光的倒映中让两只玉足显得晶莹剔透。福伯按摩的手法渐渐多了一些意味,像是抚摸一般温柔。

  「唔……」萧夫人的鼻子哼出一声轻吟,福伯粗糙皱纹的手加上轻微的揉摸,摩挲之间让夫人全身无比地放松。她忍不住暗暗伸了个懒腰,饱满的酥胸却藏不住她的动作,变得更加丰挺。

  福伯抬头正要问夫人力道如何,恰好看见了这一幕,胯下的老肉棒如返老还童般坚硬如铁。只见萧夫人的胸前像要涨爆裂开,高耸的玉乳撑着绷紧的内衣,勾勒出两个碗状物。她紧闭着眼睛,额头间有些香汗,正是放松之余溢出的。

  「嗯……可以再重一点……」萧夫人不知道自己春光外泄,慵懒的声音如软糖一般黏在福伯的心里。

  「哦……」福伯有些呆滞,却赶紧回过神来,夹紧双腿,手上微微加了点里,萧夫人的玉足马上被揉得有些发红。

  「喔……好……」夫人呻吟着,纤腰挺起,玉手撑在柔软的被子上,轻轻抓着绸质的被套,一对玉乳向前更加地挺送。

  福伯更是卖力地按摩起来,使出浑身解数,洞玄子第一式,第二式……半晌,福伯也觉得手指关节处有些疲累,便问萧夫人:「夫人,按摩结束了……」一片沉默。

  福伯抬头看看夫人,却是?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性诖怖复Τ脸了チ恕82蕴降亟辛松骸阜蛉耍俊够故浅聊?br />
  福伯颤抖着双手,再一次紧握着夫人的玉足,认真端详起来。只见原来白嫩的小脚在自己的搓揉下有些发红,脚底的青色血管一直攀升到脚边。勾住的脚心已经放松,可爱如玉珠般的小脚趾自然地向上微翘,圆润滑腻。

  萧夫人的玉足渐渐靠近福伯的脸,福伯背上有些紧张的冷汗,再叫了一声「夫人」,萧夫人还是没醒,福伯把嘴唇贴在夫人的脚背,如亲吻心中的女神,微微抿了抿嘴。见夫人没有反应,他张开大嘴把夫人的脚趾一个一个地含进嘴里,舌头在她的脚尖上画着圈。

  「嗯……」睡梦中的夫人哼了一声,显然是在梦中感觉到有人在吮舔自己的脚趾。

  福伯吓了一跳,赶紧吐出夫人的脚趾,又喊了一声:「夫人,你醒了?」没有回应。福伯知道夫人还在睡梦中,他用力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羞愧想着:你怎能如此趁人之危,非礼夫人!

  福伯拿起床上的被子,披在夫人身上,再替夫人穿好鞋袜,便悄声离开了。

  第二日,二小姐刚刚与林三打闹[全篇],就跑到萧夫人处,问问昨天的情况。

  「娘亲,昨晚福伯的按摩可好?」二小姐亲昵地埋在夫人的怀抱里,甜甜地问着。

  「呵呵,小丫头,那个『脚底按摩』还真不错,昨夜我好像睡着了,却是麻烦福伯了。」萧夫人昨晚深夜醒来看见自己身上的被子和穿好的鞋袜,知道是福伯怕自己着凉而为自己披上的,又是叹于这脚底按摩的神奇让自己疲劳尽释,又是有些感谢福伯的体贴。

  「不麻烦,我会谢谢福伯的嘛!」二小姐听到萧夫人满意地语气,高兴地说着。

  「对了,你姐姐今日要回来了,你准备一下吧。你们俩许久不见,怕是有很多话要说,夜里别聊得太晚了。」萧夫人知道自己两个女儿的习惯,先提醒一下二小姐。

  「姐姐回来了吗,我要去接她。」说[全篇],二小姐喜上眉梢地跑回房里换衣服了。

  ***    ***    ***    ***金陵城外,萧家马车上。

  「贤妹……」陶东成享受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好变态,每次都这样……」一个女子坐在他的对面,伸出一对玉足,足弓处夹着陶东成的肉棒,上下套弄着。只见那女子双十年华,眉如远山,目似秋水,唇似点绛,鹅蛋脸,杏眼琼鼻,生的甚是美貌。看那面容,与萧夫人竟有六七分相象,正是萧家大小姐萧玉若。

  「玉若,你的小脚好美……」陶东成讨好地道。此时陶家正打算与萧家联合,并逐步吞并萧家,而且陶东成也一直把萧家大小姐当做自己的囊中物,所以在萧玉若面前,陶东成一直是彬彬有礼的,萧玉若也对陶东成有那么一点好感,为了保住萧家,大小姐已经打算答应了陶东成联姻的主意,两人这次到外地去做生意,却是让陶东成先得了点利息。

  「每次都来哄人家……」玉若听见陶东成赞她的脚,心里有些欢喜,却不愿表现出来。毕竟,她是无奈之下才答应陶东成的求婚,虽然对他有些好感,却算不上喜欢。萧玉若又接着娇嗔道:「都是你坏啦,趁人家睡着来作弄人家的脚,害得我要……这样……」说着加快了玉足套弄的速度。

  「哦……玉若……」陶东成虽然好女色,却不曾沉迷,所以阳气十足,肉棒虽然不长,却是又粗又硬,尤其是龟头异常硕大。那日他见大小姐太累而睡着了,本想一亲芳泽,却正好见到玉若赤裸着双脚,他被玉若的一对晶莹美足深深吸引了,便抓住大小姐的小脚为自己足交起来。

  「坏人,要射了吗……」玉若用脚趾头揉着陶东成的龟头,另一只脚上下撸动着棒身,又时而拨弄一下他的蛋蛋。那日被陶东成侵犯她的小脚,本要生气的大小姐却觉得有些异样的感觉,半推半就地就给他足交起来。有了第一次,之后陶东成连哄带求的就接二连三地骗得萧玉若给他足交,而大小姐心里却觉得反正迟早也是要嫁给他的,只是用脚,还是可以接受的。

  「好玉若……亲亲我……」陶东成抱着大小姐的小腿,把她拉到自己的身前。

  「又亲?上次不是才亲过吗……」玉若却不是很愿意与陶东成亲吻,因为陶东成的吻技太高,每次都亲得大小姐情迷意乱,几乎失守。此时玉若抗拒不过,已经被陶东成拉到身边,她放下自己的小脚,与陶东成热吻起来。

  失去了玉足的刺激,陶东成只好一边亲吻着玉若,一边用手套弄起自己的肉棒。他伸出舌头探进玉若的口中,卷住她的香舌勾到唇外,两人的舌头在空气中交缠着,嘴唇已经分离,却只是舌头不断地搅动着,交换着彼此的唾液。

  「我射了……」陶东成放开玉若的舌头,低吼一声,一股乳白色的液体便从龟头处飞射而出,沾到了大小姐的衣服上。

  「你看,把我衣服都弄脏了……」大小姐抽出袖中的丝巾,用力地拭擦着上身的精液,就怕被外面的人见到。陶东成却不答话,全身舒畅地斜躺在车厢内。

  烦杂的「吱吱」马车声也成了最美妙的音乐。

  「真够味啊!」外面传来一个有气无力的猥亵声音。

  萧玉若眉头微皱,便开口道:「外面可是郭表哥?」「不是郭表哥,是林哥哥。」另一个下流欠骂的声音响起。陶东成听得却是大怒,他穿好裤子,掀开马车的帘幕,便看见郭无常和一个小厮打扮的人勾肩搭背站在一起。他手执马鞭,怒道:「奴才,竟敢出口轻薄!」「陶家,我萧家的事,还是交给我来处理吧。」在外人面前,萧玉若却全无私下的温柔,对陶东成冷淡道。

  马车外的两人正是林三和郭无常,两人去见秦仙儿,一个与真仙儿促膝长谈,一个与假仙儿交媾,不,交流感情,却是刚刚从妙玉坊出来,一身胭脂酒气。此时遇上大小姐,表少爷暗叫倒霉,林三却暗叫晦气,几日的萧家门外吵了一阵,林三和郭无常跟着大小姐回萧家了,陶东成却是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一起回到萧家去了。

  到了萧家却是遇见了二小姐和萧夫人,陶东城一看这三个母女花并排站着一起,相似的面容映在眼中,一个熟女,一个御姐,一个萝莉,他才发泄的淫欲又一次暴涨,几乎当场出丑。

  陶东成包地和萧家母女三人谈了一阵,怕自己的目光控制不住过于淫邪,匆匆告别了一声就回家去了,只剩林三又与她们周旋着。

  陶东成回到家,却是正好看到妹妹陶婉盈巡街回来。

  「哥,你回来啦?!」陶婉盈惊喜道,她自幼便与哥哥关系极好,每次陶东成到外地去都会捎带一些当地的礼物给她,陶东成虽然无耻下流,对自己的妹妹却是还有几分亲情。这次去安徽,他倒是也带了些好玩意回来,此时却没时间拿出来了。

  陶婉盈正想问陶东成讨礼物,陶东成却拉着陶婉盈急急地跑到房间,搂着她就亲吻起来。

  「唔……哥……怎么这么急……」陶婉盈与陶东成早在她刚满十六岁时就姘上了,那时陶东成刚逛[全篇]秦淮河回来,却偷看到妹妹在房中洗澡,他欲火未下,也顾不得是否乱伦,便把妹妹的屁眼给搞上了,因为不是私处,陶婉盈也没有太大的抗拒,两人一来而去倒是从兄妹变成了相好。

  话说这陶婉盈因为从小练武,生的端的是蜂腰翘臀,酥胸饱满,经常舞刀弄剑的她全身几乎没有赘肉,夸张的曲线在捕快服中显得玲珑有致,上凸下翘。陶东成此时狠狠地搓揉着她的豪乳,隔着捕快服逗弄着她的小乳头,嘴里却贪婪地吸食着陶婉盈口中的津液。

  陶婉盈挣脱陶东成的熊抱,妩媚地看了他一眼,便俯身把他的肉棒释放出来,短小却精悍的肉棒早已坚挺得铁枪一般,陶婉盈嗅了嗅上面淫靡的味道,还带着萧玉若玉足的汗味,便张开樱唇吞吐起来。

  「哦……」陶东成双手抱着陶婉盈的头,手指插进她的秀发中,激动地挺动起腰臀。他在金陵城可谓呼风唤雨,所以心中渐渐生出一些怪异的癖好,他偏好于足交,乳交,口交和肛交,独独不爱交。

  陶婉盈吮舔了一阵,陶东成已是忍受不住,他把陶婉盈拉起来,让她背对着自己扶着桌子,撩起她的捕快服,解下亵裤,便狠狠地刺进她的菊花洞中。

  「哦……哥……好粗……快干妹妹……」陶婉盈娇哼了一声,便挺起翘臀配合着陶东成的抽插起来。

  「婉盈……好紧……」陶东成快速地耸动着肉棒,因为短小,反而能更快地进入屁眼,高速的摩擦让陶婉盈产生巨大的快感。

  「陶兄真是日夜操劳啊……」门外传来一声道貌岸然的声音,正是金陵第一才子侯跃白。自从他发现陶家兄妹的关系,便加入到了这对淫靡的男女中去。

  「侯兄……」陶东成却是无暇回答侯跃白,他捏着妹妹的臀肉,拳拳到肉地撞击着陶婉盈的肥臀。

  「侯公子……哦……哥……再快点……你好狠劲……」陶婉盈妖媚地叫着侯跃白,屁股却是更加用力地向后迎合陶东成的抽插。侯公子听见陶婉盈的呼唤,却是熟练地放出他短小的肉棒,让陶婉盈给他口交起来。

  「唔……嗯(好)棒……」陶婉盈被两人前后奸淫得无比爽快,口齿不清地呻吟着。两人前后对视了一眼,知道双方都达到临界点,更是用力地进行最后的冲刺。

  「哦……」男人的粗吼释放了欲望,陶婉盈又耸动了几下丰臀,才达到高潮,三人大战最终以陶婉盈的[全篇]胜结束。

  ***    ***    ***    ***萧家。

  却说林三去寻那种树没找到,福伯却是留上了心,到城南走了一遭,便搬回了几棵。林三闻了闻那股呛鼻又有些香的味道,猛然发现这是香料,一个计划在他心里悄悄产生,顾不得和二小姐调戏,就埋头到房间里制作香水去了。

  之后因二小姐的缘故,与大小姐陈述了合营的弊端,猜出了陶家的狼子野心后,萧玉若脸色苍白,想起自己还曾经为陶东成足交,真个羞愤欲死,无地自容啊。这事情又不能和娘亲说,无法排忧,大小姐也有些暴躁起来。

  没想到林三却在给了一棒槌的同时,抛出了一个甜枣,他说出了香水,内衣和旗袍的计划,萧夫人和大小姐马上被这个商机吸引,连之前陶东成的事情也忘记了。

  入夜,大小姐却是已经赶制了一套内衣和旗袍,此时正把这套创新的衣服放在床上,不知该不该试穿好,毕竟放在这个时代,这衣服是太过于惊世骇俗了点。

  「玉若,睡下了吗?」萧夫人和蔼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娘亲?我还没睡呢……」玉若收拾心情,也旗袍和内衣却是就这样摆放在床上,便急急地去开门了。

  「玉若啊,昨天才回来,这么奔波劳累,早点休息吧。」萧夫人刚进门就心疼地对大小姐说。走进房间内,却发现了床上的衣服。

  萧玉若见母亲看到了床上的那套内衣,小脸微红,忙解释说:「今天听[全篇]林三那坏人的想法,我便想着做出一套成品来看看,还没来得及试穿呢。」「嗯,这林三也确实有才,只是他想出来的衣服实在是让人较难接受。」萧夫人慢慢走到床边,拿起那套内衣,看着上面的两个罩杯和内裤的那一丁点布,脸上也是有点发烧,只是她毕竟是经过人事的妇人,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萧夫人低头想了想,无奈对玉若道:「玉若,你还是待字闺中的女子,要你试穿这衣服也不合适,不如让为娘先穿穿看吧。」萧夫人不知这套衣服穿上后有什么效果,却又不愿意让未出嫁的闺女做白老鼠,只好以身试毒,以身犯险,以身……「娘,你……」玉若眼眶有些发红,想到萧夫人自从自己的父亲去世后,一直洁身自好,严于律己,身心都放在萧家的家业和两个女儿上,如今却要为自己做出这样的牺牲,母女俩也不禁为萧家此时的境况有些悲凉。

  萧夫人见女儿眼泪在打转,也是有些心酸,只是现在萧家刚刚遇到这样好的商机,不应该如此悲伤。她抹去眼角的泪水,把内衣和旗袍都拿到屏风后去换了。

  大小姐也是想到萧家或许能借这次的改革崛起,心中的郁闷也是一扫而空,女儿的心态也随之释放出来,想要到屏风后看看娘亲的身材是否还像自己去安徽前那般[全篇]美。

  「大小姐,你要的家丁服晒……」门外的声音戛然而止,来人正是萧峰。之前萧玉若三顾茅庐去请林三,林三却要求她洗衣服,她一个大小姐不好意思告诉萧峰那衣服是自己洗的,只叫他晒干便拿到自己房里来。萧峰正和小翠浓情蜜意,你交我流,却忽地想起大小姐要的家丁服,急急地便拿到大小姐的闺房来。

 ⊥在萧峰说话时,萧夫人已经换好了旗袍和内衣,从屏风内走出来。萧峰的声音被惊艳打断,只见萧夫人原本就硕大的玉乳在衣内更加地坚挺高耸,酥胸周边的轮廓可以看出有硬物在托着乳房。高高盘起的发髻显得雍容端庄,爆乳的衬托下双肩显得削瘦,一件藕荷色的旗袍紧紧地贴在萧夫人身上,前凸后翘,纤腰一握,莲步轻移间神韵妩媚。连身的长袍及地,下摆的分叉处只到小腿,隐约间看出夫人雪白赛雪的肌肤。

  「仙女……」萧峰呆呆地道,手里捧着林三没洗干净的家丁服,如同见到观音的信徒,只想拜在地上亲吻萧夫人走过的路。

  萧玉若听见萧峰的惊叹,却是有些喜色,她也是身穿旗袍的娘亲深深吸引了。

  萧夫人本就气度华贵,如今穿上这件简约不简单的旗袍,更是凸显了她丰胸翘臀的身材和仙女下凡般的气质。

  萧夫人出来看见萧峰在房中,本有些羞赧,正要斥退他,却听见他那句「仙女」,羞红的脸上也有些喜色。本来在换上这旗袍时心中还有些忐忑,此时却是几乎可以确定了这件旗袍的效果颇佳。

  萧峰忽然想起这身穿旗袍的人是夫人,回神过来,心里一惊,捧着家丁服就要跪下。他后背瞬间被冷汗湿透,心里紧张地想:他娘的,最近跟的三哥时日太长,老子也变得这么孟浪了。操!老子秀逗了,居然叫夫人「仙女」这么轻薄,这回[全篇]了,小翠,我们?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性滴薹职 舴逶谀潜呦敫雒籟全篇],萧夫人却没有什么责怪的想法。她随意地挥手让萧峰退下,萧峰如获大赦地离开了大小姐的闺房,夫人这才和玉若说话。

  「玉若,这旗袍可还合适?」夫人轻声问大小姐。她内里正穿着胸罩,一时未能习惯,全身都紧绷着,蜂腰高挺,让她本就修长的身材显得更加[全篇]美。

  「娘,你好美……」大小姐笑着回答,不知道那坏人林三是怎么想出这样的衣服,竟能让女子的身材和气质彰显得如此淋漓尽致。大小姐打趣着萧夫人:

  「以前要是我和娘亲站在一起,别人都以为我们是姐妹,现在,女儿却是像娘亲的姐姐了……嘻嘻……」「傻丫头,就会变着法儿哄娘亲开心。娘亲也老了,怎么比得上我的玉若仙姿玉容呢?」夫人也是被大小姐哄得眉开眼笑。

  「娘亲怎么会老呢,你没看到刚才萧峰的反应吗?」大小姐抱着萧夫人,又细细地看了看她身上的旗袍,真是越看越喜欢。

  「呵呵,看这衣服的效果这样好,娘亲也放心你试穿给林三看了,只是这开叉处免不了会露出小腿,应该在里面再穿一条秀。」萧夫人掀了掀裙摆处道。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而且穿这旗袍似乎还要加一双高点的鞋子,才能让女子的身形更加高挑。」大小姐也开始举一反三地道,想了想,又有些羞涩的说:

  「娘,那个,嗯,那个内衣的感觉,怎么样呢……」断断续续地才说[全篇]这句话。

  「嗯,确实比那衣要舒服些。」萧夫人脸上有些红,却没有大小姐这样羞涩。

  「嗯,那就好。」母女二人就这房中讨论起旗袍内衣,三姑六婆,阴阳男女……直到深夜才相拥沉沉睡去。

  结果可想而知,萧家凭借着香水、旗袍和内衣三大产品重磅推出,如起死回生般又一次赚的盘满钵满,萧家也被一些有心人惦记上,导致林三和大小姐齐齐被抓去了。

  [全篇]

  22000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