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々城,「天下第一丁」林府。
  林府的男主人,正是御赐天下第一丁,神勇机智,英俊非凡(自封)的前萧府家丁,如今的双驸马林三林晚荣。
  林三最近事事顺心,满面春风。青璇和仙儿的事情都有了眉目,去济宁一趟成功地找回了朝廷失踪的税银,还
勾搭上了徐芷晴和神仙姐姐,更重要的是,把小心肝,小妖精,那个痴情的金陵第一才女洛凝给接到了京城。
  洛才女真是人前贵如牡丹,人后媚若精灵。出门则万众瞩目,闺房中情趣浓浓,让林三爱到了心底。
  这一天他府上又来了三位客人,让他无限惊喜。他招呼好他们之后,便直奔林府后院,洛凝的闺房而去。
  推门进来,一位慵懒的身影正在台前梳妆。纤纤玉手将头发盘成一个复杂的发髻,一根白玉簪正轻轻地插入发
间。虽然是妇人的发式,却匠心独运,并不显得过于成熟,只是比起少女的发式增添了几分端庄淡雅。
  她听到有人闯入,有些讶然地回头,看到进门的是深爱的情郎,那个她依赖一生的「林大哥」,她绽放出一个
浅浅的笑容,足以令百花失色。
  「大哥。」一张赛雪欺霜的绝美容颜展露在林三面前。[全篇]美的瓜子脸上,小巧的小琼鼻恰到好处,再配上那一
对微微上翘的丹凤眼,那鲜嫩欲滴唇形[全篇]美的樱桃汹,所有精美的五官组合起来,造就了一张清纯而略带狐媚的
俏脸,梳妆的女子正是林三哥的爱妻,金陵第一才女,洛府千金洛凝。
  「凝儿。」纵使二人已经云雨巫山,不知凡几,林三依然会为她的娇艳,她的才气,她的痴缠,她的狐媚所倾
倒,见到这张俏脸,他微微一笑,走上前来和她轻轻地拥抱在一起。
  半晌两人才分开,林三对洛凝说道,「凝儿,我来帮你画眉吧。」「嘻嘻,大哥你会么?」洛凝的眼角含笑,
微微翘起,漂亮的丹凤眼也变得有些像狐狸眼。
  「这个……嘿嘿,天下没有我林三不会的事情。」林三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说道。
  「哼,嘴硬的大哥。」洛凝向他嘟了嘟漂亮的小嘴,转过身去坐到镜子前,对林三说道,「来吧,凝儿教你…
…不过大哥学会了,以后天天都要帮凝儿画眉哦。」
  「好,天天画,嘿嘿,把凝儿化成小花猫。」林三接过洛凝递过来的眉笔,坐到她身旁,开始按照她的指示,
努力地[全篇]成这份温馨的工作。
  两人一边画眉一边拌嘴,气氛欢乐而绮丽。当林三[全篇]成最后一笔时,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来此的目的了。
  「凝儿,被你一打岔我差点忘了。」林三微微一笑,「今天来了几个贵客呢,陪我出去招待一下。」
  「嗯?」洛凝一愣,「谁啊?」
  「呵呵,是你弟弟,小远。还有巧巧的弟弟青山和洪兴的一个兄弟,叫李北斗的。小远说想念姐姐了,想见见
你呢。」今天几个兄弟来访,林三也是满心开怀。洛远自从家中之事安定之后,就回到金陵去帮董青山运作洪兴社,
回归「军师」这个位子。这个本是林三帮他们几个孩子游戏之作的结果,现在已经发展到了南方几府,占据了大华
黑道的半壁江山。自从金陵一别,林三已经有很久没有见过青山和洪兴的兄弟了,而自从济宁之事后,也有很久没
见过洛远了,他心中也颇为想念。既然小远提出来要见姐姐,这也是人之常情,林三欣然答应,便赶回后院厢房来
请洛凝出去一晤。
  (关于李北斗,乃原着龙套也,参见原着第二十八章,不要说我老是生造角色哦。)
  洛凝本来舒服地靠在林三的怀中,小手在他胸前徘徊抚摸,乍然听到是这几个人,骤然一愣,手上的动作也停
了下来。
  「嗯?怎么了,凝儿?」林三感觉到了怀中的娇妻似乎有些不对劲,低下头来问道。
  「呃,没什么。凝儿也是好久没见小远了,一时惊喜不已呢。」洛凝对他甜甜一笑,说道。
  「嗯,我也和凝儿一样想念兄弟们呢,走吧,和我一起出去见见他们。」林三扶起洛凝,牵着她的纤纤玉手,
带头走出门去。
  乍见兄弟的惊喜让他心情有些激荡,没有注意到身后洛凝略显颤抖的步伐和眼底的一抹惊惶。
  ***************************林府,会客厅。
  三个青年男子正坐在客座上饮茶,高大白净的公子哥是洛凝的弟弟洛远,皮肤黑黑的壮小伙子是董巧巧的弟弟
董青山,另外一个脸上有伤疤的胖子是洪兴的堂主,青山的心腹干将李北斗。
  李北斗本是一个小混混,从洪兴初创就跟着董青山,算是洪兴社的元老。林三也是认得他的,见识过他打起仗
来不要命的阵势,所以当初董青山选堂主的时候,林三也表示过对他的支持,和林三算得上关系还不错。
  此时三人静静地喝茶,眼光碰触间却好似有某种心照不宣的意味。
  等待了一会,茶续三道,林三方才从堂后掀帘而入。
  「哈哈,兄弟们久等了。」林三牵着洛凝的手,快步走了进来。
  三人见林三返回,各自起立。见到他身后有些畏惧之色缩在林三背后的洛凝,三人眼底泛出不同的光芒。
  「大哥,洛小姐。」林三和洛凝还未正式成亲,所以青山和李北斗这样称呼二人。
  「姐夫……姐姐。」洛远则随意得多,他满脸开心的笑容迎上林三。
  「小远,你姐姐还有些害羞呢,呵呵。」林三也有些讶异,洛凝见了弟弟怎么好像并没有想象中地喜出望外,
反而是有些逃避的神色。
  不过洛凝很快便调整好了表情,亲热地招呼大家坐下。自己坐在林三旁边,随着林三的话,时不时应答询问两
句,也让林三很快打消了疑虑,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青山,小远,最近洪兴的情况还好吧?」林三的手一直和洛凝握在一起,毫不避讳自己和凝儿的亲热。
  「呵呵,大哥,有了洛兄弟的襄助,洪兴蒸蒸日上呢。我们已经占领了整个金陵,吞并了周围几府的小帮派,
可以说已经是南直隶的地下霸主了。」提到「事业」,董青山也露出自豪的笑意。
  「呵呵,是啊,现在青山可以说是几府的黑道教主呢。」洛远也在一边帮腔。
  林三和他们聊着洪兴的发展,回忆过去草创时的往事,也欣慰于两个小兄弟的成长。
  而坐在他一边的洛凝则眉头微颦,目光时不时在林三身上扫过,不经意间一瞥,正撞上一旁没什么机会搭话的
李胖子的视线。
  李北斗面无表情,但眼底却闪现着诡异而得意的目光,让洛凝娇躯微微一颤,脸上浮现起不正常地红霞,身子
也不自觉地往林三身边靠了靠。
  林三与几位兄弟相谈甚欢,却没有注意到洛凝的异样。
  「几位兄弟这次来到京城,便在我府上多住些时日吧。」林三热情地向兄弟们发出邀请。
  董青山和洛远对视一眼,也憨憨地一笑,「如果再推脱,便显得生分了。如此,却之不恭,就叨扰大哥几日了。」
  「哈哈,青山你做了帮主,也学会文邹邹的说话了。」林三哈哈大笑调侃他道,「青山,小远还有北斗兄弟你
们就住西厢房吧,只希望你们别嫌我林三家宅简陋,怠慢了兄弟们。」
  几人又笑谈几句,林三转头对洛凝说道,「凝儿,我稍后要出外一趟,麻烦你安排小远他们住下吧。」
  「啊?」洛凝听到林三的吩咐,面露惊诧,扭捏半晌,却开口推诿道,「大哥,凝儿对林府还不熟呢。何况府
中一向是巧巧姐姐当家,凝儿不好越俎代庖吧……」
  「诶,说什么呢。我林三家里可没有那么多规矩,小远远道而来,你这个做姐姐的怎么能不好好招待他们。」
林三对那些深宅大院的规矩嗤之以鼻,见洛凝还要出口推脱,他大手一挥阻止了洛凝接下来的话,「好了,凝儿,
我真有急事要出门,就这么定了。」
  说罢转头对三人说道,「小远、青山、北斗兄弟,抱歉了,大哥今日有急事要出门,稍后就让凝儿来招待你们
饮宴安顿吧,失陪了。」「哪里哪里,自家人还客气什么。」青山开口说道,「大哥有事就先走吧,我们可不会见
外呢,嘿嘿。」
  「哼哼,臭小子。有空也去看看你姐姐吧,我走了。」林三想到之前徐小姐万分郑重地约请他前去一聚,想起
那风华内敛的大华第一女军师,有些心痒难耐,迫不及待地前去赴约。想想家中有洛凝和巧巧,来的三人又不是外
人,便放心地把他们交给了洛凝招待,自己和他们道了别,又吩咐了洛凝几句,便待出府而去。
  「大哥……」洛凝起身相送,林三以为她是依依不舍,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捏了捏她的手心,便飘然离去。
留下身后欲开口而不能的洛凝满脸纠结,眼中惊惶不定地看着林三的背影。在她身后,那三个男人有若实质的目光
让她浑身汗毛倒竖,手心蓄满了汗水。
  此时已到了中午时分,洛凝默默地站立半晌,咬咬牙转过身来,面对着三个男人,声音微颤地说道,「小远…
…现在已是晌午,姐姐带你们去用饭吧。」「呵呵,姐姐,这么久不见了,你在姐夫身边,过得很滋润吧。」在林
三面前一脸正气纯真的三个兄弟,等林三一走便显露出本,懒洋洋地坐着。洛远也是一脸玩世不恭的表情,出口
随意道,「怎么,难道月余不见,姐姐就忘了『那个』的本分了?」
  「你!」洛凝看看三人反客为主的架势,手握在胸前,欲开口训斥却不知道如何回答。
  「好了,姐夫都走了,也别装了,来吧,在吃饭前咱们先重温一下规矩,看看你过了这一个月好日子有没有生
疏了。」洛远金刀大马地坐在林三刚才坐过的位子上,指了指下身,面现轻佻之色。
  「这……这怎么可以,这里人来人往的……而且他们两……」洛凝紧咬下唇,犹犹豫豫地说道。
  「唔……好吧,那劳烦姐姐带我去客房吧。」洛远微微一笑,站起身来也不避讳,一下子拉住洛凝的手。她惊
吓地挣了一挣,却挣脱不开,也只能随他握住了。
  「走吧。」洛远对姐姐一笑,「请『亲爱的』姐姐带路吧。」洛凝面现挣扎之色,眼神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弟弟,
余光看到旁边两位面露淫光的男人,芳心一颤,只有任洛远牵着手,带着他们走向林府西边的客房……*****
**********************林三又得意地占了徐小姐的便宜,虽然要答应她一直劝自己出征
塞外,不过尚有泡妞大业未[全篇]成的林三才不会那么轻易的答应呢,把徐芷晴气得俏脸通红,把林三乐得哈哈大笑。
  在外面胡天海地逍遥自在了一天的林三直到夜里时分才春风满面地回到林府,他想起今天府里还来了几位兄弟,
也不知他们安置得如何了,便抬步走向客房方向。
  路过了林府的回廊,调戏了府中的几个小丫鬟,问明了三位兄弟具体的住处,他轻巧地来到洛远的房间外敲了
敲门,「小远,是我,开开门。」房中一阵轻响,一会房门才打开。
  洛远依然是早晨那一身公子衫,给林三开了门。林三眼尖,一眼看到房间中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坐在桌前,
正是自己的爱妻,小妖精洛凝。
  「嗯?凝儿你也在?」林三微微有些诧异。
  「哦,姐姐和我好久不见了,我便留她和我叙叙旧。」洛远一脸坦然向林三解释道。
  「哦,看到你们姐弟感情如此之好,大哥真有些羡慕呢。」林三是家中独子,现在穿越到这个时空,真不敢想
象家中父母会如何焦急难过呢。想到这里,他为洛凝能够享受亲情而有些艳羡。
  「呵呵,是呢。我和姐姐从小相依相伴,的确称得上姐弟情深呢。」洛远看了看沉默地坐在桌前的洛凝,心中
暗笑,『当然情深,深到大哥你都想象不到的地步。』
  林三也在桌前坐下,和洛远闲聊了一会儿,[全篇]全没注意到一旁洛凝那略显忧郁的眼神。
  「好了,姐夫不打扰你休息了。话说回来,小远也到了该婚嫁的年龄了吧?
  怎么样,有没有中意的女子啊,要不要大哥帮你参考参考。」林三开始打趣洛远。
  「姐夫别开玩笑了,如果你帮我参考,最后八成参考到你林家去了。」洛远也开了个玩笑,引得林三一乐,「
我还不想这么早成亲呢,何况我又不缺女人,嘿嘿。」说[全篇]这话,目光有意无意地往洛凝的方向一扫,看到她抿着
嘴不吱声的样子,他心中微微一笑,却没有表现出来。
  「好小子,看起来也不老实啊。」林三哈哈一笑,「谁家的千金舍得让你糟蹋啊?总不至于去混青楼吧?」
  「当然不至于去青楼鬼混,那个……是一个很漂亮的良家女子,我都上过好多次了。」洛远露出一个男人都懂
的表情,压低声音对林三说道,「床上功夫可是一流呢。」
  「哦?」林三看了看洛远,没想到这小子分别了一段时间,现在居然这么「油」了,[全篇]全不像以前那样单纯天
真。不过男人嘛,都是在女人身上成长的,林三也不以为意,和他调笑几句,「好好干吧,小远你一定前途无量的。」
「呵呵,多谢姐夫夸奖。嗯……我这几日盘桓京城,闲来无事可以找姐姐来聊聊天么?」洛远也配合着林三的话,
顺势说道。
  「这个当然没问题,看你们家庭和睦,大哥我羡慕还来不及呢,怎会做那焚琴煮鹤之事?」林三对自己很有信
心,也没有疑心过凝儿和自己的兄弟,何况他们是姐弟,能够有什么故事?」凝儿,平日里无事,便和小远好好亲
近亲近,你们姐弟现在相聚不易,我也不想你在林府孤寂无聊。」洛凝看着林三,勉强一笑,「凝儿省得……」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大哥也不耽误你休息了,这便告辞了。」说[全篇],便领着洛凝回房休息了。
 〈着林三二人远去的背影,洛远从怀中取出一物放在鼻尖嗅了嗅,嘿嘿一笑。
  如果林三在此,一定会万分震惊,甚至震怒,因为他手上拿的,正是一条自己设计出来的,府中只有洛凝才肯
放开身心穿给自己看的蕾丝内裤,上面还沾着一片水迹。
  洛远的房间隔壁,是青山的房间,他也拿着一件小巧的布料对着灯光照看着,口中喃喃出声,「这就是大哥发
明的胸罩么,真是巧夺天工,无比诱惑啊……」回想起今天下午胸衣的主人那含羞带怯的娇美模样,他感觉下午射
过一发的老二又开始抗议了。便脱下裤子,拿这件柔软的蕾丝胸罩开始套住肉棒撸动起来,「大哥你多多出门吧,
我们就可以多享受几次了……呼呼……」而另一间房中,貌似双手空空的李北斗李胖子也丝毫不比那二位气馁。他
掏出怀中的一张纸条,上面娟秀的字体仿佛带着佳人的体香,让他陶醉地看了又看,接着塞进怀中,暗暗想着心思,
带着诡异地笑容望着幽暗的窗外,「洛远,董青山,你们就慢慢爽去吧。等到了那一天,你们都会被主子一网打尽
……到那时,林府上下,可都是我的囊中之物了,嘿嘿……」***********************
****「凝儿,春宵苦短,咱们这边就寝吧……」林三带着熟悉的坏笑看着身旁的洛凝。
  「大哥,我……我今天累了,去找巧巧姐好吗……」洛凝犹豫着,拒绝了林三的要求。
  这种事情还是破天荒第一次,平日里自己不说,洛凝都会主动缠上来呢。林三挠了挠头,想想凝儿大概是今天
安顿三个兄弟的事情忙坏了吧,便点点头,「那好,凝儿你早些休息,大哥去巧巧那边。」「嗯,做个好梦。」洛
凝对他笑了笑,起身送他出门了。
  待林三走远,洛凝脸上的强笑便再也装不下去了,埋首胸前嘤嘤哭泣起来。
  良久,哭够了,她便收拾了一下脸上的痕迹,缓缓脱下身上的外衣,没有任何内衣的阻拦,便露出里面那光滑
洁白的身体。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任何男人见了都会疯狂。
  只是本应是皓然如玉的身子,此时却显出一道道异样的痕迹。那浑然天成的锁骨下,布满了紫红色的吻痕,一
对骄傲挺立的,经林三测定足有D杯的丰满乳房上,此时却满是一道道揉捏出来的抓痕。那洁白挺翘的[全篇]美丰臀上,
留下了一道道红印,仿佛是绳子捆过的痕迹。
  她走到马桶前分开双腿蹲下,鲜红的肉缝花瓣随着她双腿的分开而微微张开,露出里面微微红肿的小穴。
  洛凝皱着眉头使劲,慢慢地一个球形的物体从她的小穴里逐渐「生出」圆圆的一端,原来是一颗被晶莹液体浸
泡得发亮的熟鸡蛋。
  洛凝咬紧牙关,下体肌肉拼命地用力,脑门都渗出点点香汗。光滑的鸡蛋从小穴里慢慢被挤出,让她的穴口一
点点被鸡蛋撑开变大,最后她猛地一用力,鸡蛋被小穴吐出,掉进马桶里。接着便如开闸泄洪一般,里面透明的蜜
液和着奶白色的精液喷涌而出,流淌了整整一盏茶的工夫方才泄尽。
  用[全篇]了浑身的力气生[全篇]蛋的洛才女气喘吁吁地,寻来一张锦帕擦拭干净被春水和精液弄脏的大腿和秘处,便摇
摇晃晃地躺上绣床,两眼无神地看着房屋顶棚,两行清泪渐渐落下,无声地哭泣起来。
  本以为这一个月和大哥避居京城,那样的噩梦就已经结束了,没想到……今天大哥亲自把自己推向那三个家伙,
想起今天下午那熟悉而痛苦的折磨,洛凝心如刀绞,万念俱灰。可是这样的痛苦而羞耻的事情,如何能让大哥得之?
  她只能默默地将痛苦埋在心底,只希望那三个家伙早些返回金陵,只希望大哥能少些出门,让他们没有纠缠自
己的机会,只希望……能够和大哥远走高飞,不再想起以前那些让她不堪回首的往事……
  ***************************那是林三当年在金陵下江堤的事情了。
  那一日,林三受洛敏之约,来到下关江堤,洛敏被水利之事所困扰,既缺人又缺钱,希望能找林三来想想办法。
  没想到林三还没等见到洛敏,先见到了洛凝、候跃白等才子才女们在江堤之上作画义卖。
  他无情地讽刺了侯跃白想当然的幼稚作品,气得他满心怨怒,结怨更深。又无意中批了洛凝的画,让洛才女心
中更加失落,感觉自己一无是处一般。
  林三开解了她几句,见她展露了笑颜便放心地和洛敏聊起关于修河筹款之事。
  见到林三与父亲侃侃而谈,除了心中对林三更加芳心暗属,却也引起了内心隐隐的失落,愈发对自己「才女」
之名感到不自信,觉得自己其实只是一个花瓶。
  洛凝看着谈得投入忘我的两人,苦笑一声,轻轻地转身离去。她本是一个要强的女子,很希望用自己的才学为
天下百姓谋些福祉,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林三指出自己的幼稚。虽然被林三劝解一番,表面上想通了,但她看着远
处作画的那群才子才女,又看看堤下辛苦劳作的河工百姓,再瞧瞧谈着家国大事的林三和父亲,她觉得自己似乎不
属于任何一个圈子,这一瞬间她感到了无比的孤独,无比地落寞。
  她闷闷不乐地想着心思,走在大堤之上,渐渐远离了大伙的视线。
  却不想前方一处堤坝年久失修,土石松散,她一时不慎一脚踩塌了一方松土,失去平衡滚下了大坝的平台。
  她只来得及惊叫一声便一头撞上堤坝斜坡上突起的一块石头,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此时她离林三和众友相距
甚远,那一声惊呼便一下子淹没在前方河水的浪涛声中。
  ***************************李北斗最近很是滋润,自从跟对了董青山,有林
三做靠山,洪兴社越来越发展壮大。他也水涨船高,成了元老堂主。最近洛总督为修河之事而烦心,他的公子洛远
可是洪兴的军师。军师父亲有难,洪兴怎能不出力?
  董青山便派得力干将李胖子带领金陵城中的一批兄弟前来帮忙修河,让洛敏当时很是开心了一阵,觉得儿子的
胡闹之举倒也有些作用。
  董青山兢兢业业地干了好些日子,渐渐地有些疲惫了。修河本是个苦差事,洛总督又没有额外的赏钱,他也只
是凭着对洪兴的忠诚才勉强支持下来,每天带着兄弟们准时上堤,分散各处帮助河工们垒石夯土。他自己带着几个
兄弟在河堤上四处溜达,美其名曰「巡视」,其实是偷懒。
  今天他带着两个兄弟在河堤下面正左右晃悠,无意间发现前方泥泞地里似乎有东西。他狐疑地前去一探,走进
了才发现是一个身穿黄色缎衫的女子晕倒在地,全身沾满了地上的泥土。
  「这是……」他伸手过去扶起女子,发现她的额头上还有一个伤口,正在潺潺地留着鲜血。微微拂去她脸上的
泥土,他愣了片刻,方才反应过来。
  「李大哥,这不是洛总督的千金吗?怎么晕倒在这里了?」他身边一个小喽啰(路人甲)说道。
  「是啊,李大哥,看她还在流血呢,赶紧把她送回洛总督身边吧,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洛军师可得着急了。」
另一个喽啰(路人乙)也附和道。
  李北斗点了点头,一把抱起洛凝准备送回洛敏身边,却不想一股处女的体香直钻进他的鼻孔,让他忍不住深深
地陶醉地嗅上一口。
 〈着怀中温香美玉的女体,感受着手上那滑腻绵软的手感,李北斗有些心醉神摇。这数十天来修河枯燥而辛苦,
一直待在堤上也没空去找女人,让他的老二早就抗议不休了。
  他本来就是金陵城中的一个混混,好勇斗狠而不择手段,只是幸运地押对了宝,跟对了主子,才有了今天的洪
兴社中的地位。对于董青山,他或许有几分忠诚,对于洛远,他也许有几分敬重。但对于洛敏总督的身份,他可没
有半点畏惧,对于他洛敏的女儿,就更没有那种对才女的敬畏。
  他只知道,怀中抱着的,是全金陵的男人都想要得到的女人,是如此诱人的一个美女。
  凶光在他眼珠里闪现,欲火让他渐渐失去理智。在两位小弟惊讶的目光中,他阴阴一笑,看了看左右无人,他
悄声说道,「走,带她去咱们的棚子。」说[全篇]抱着昏迷不醒的洛凝,带着面面相觑的手下走向了修河的河工们休息
的民工棚里。
  洛凝沉沉地昏睡着,面容安详。[全篇]全无法想到接下来迎接她的,将是何等悲惨的命运……
  ***************************「唔……头好疼……」洛凝昏昏沉沉地渐渐醒来,
她缓缓睁开双眸,看着眼前的情景。
  自己躺在一个狭小肮脏的棚屋里,屋里没有床,只有一床厚厚的地毯。她微微活动了一下身体,却惊觉自己的
双手竟然无法动弹。
  她一下子清醒过来,自己的双手被绳子反绑在背后,用力地挣了挣却无法挣脱。
  「救……救命啊,来人啊……」骤然发现被绑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任何一个女子都无法冷静下来。洛凝惊恐地
出声求救,却没想到没有等来救赎,反而招来了狼。
  一个胖胖地身影掀开门帘走了进来,他面带淫笑,俯下身子对身前的美人说道,「在下李北斗,见过洛小姐。
洛小姐一切安好啊?」洛凝疑惑地看着身前的陌生人,确认自己并不认识他。她开口问道,「你……你是谁?你怎
么认识我?」
  「我?我是洛远洛公子所在的洪兴社的堂主,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小姐自然不认得我。但我却是识得小姐的呢。」
李胖子挤出两分笑容,配上他脸上的刀疤,无比的难看。
  听到是小远的熟人,洛凝松了一口气。但一想他们为何要绑住自己,便觉得十分不对劲,「既然是小远的朋友,
那你……你绑我做什么,快放我回去吧,洛家会感谢你的。」
  「呵呵,小姐既然来了,便稍安勿躁。」李胖子一屁股坐到地毯上,俯视着躺在地上的洛凝,嘴唇勾起一丝淫
荡的笑容,「我洪兴社上下夙兴夜寐,看着洛远公子的面子,出动那么多兄弟帮你洛家行这修河之事,不知道小姐
要如何感谢我啊?」
  「可是……修河堤可不是我洛家一家之利啊,这可是防水患、兴水利之举,福泽天下百姓之事……」洛凝愣了
愣,下意识地开口回答道。
  「好了好了,别说这些天下大义,我只是一个小混混。这些东西可福泽不到我的头上,我只知道这治河关系着
你老爹头上的乌纱帽,怎么不是你洛家之利?」李胖子不耐烦地打断她,「总之兄弟们辛苦了这么些天,一个子的
赏赐都没拿到,现在又是我把你从臭水坑里救了回来,两者相加,你洛家那什么感谢我?」李胖子偷偷地把感谢「
我们洪兴」偷换成了「感谢我」,这一下语气可綶全篇]用炼嗔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