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5122


  这篇同人,笔者是以对七娘笔下人物的万二分爱意交织而成,七娘笔下的暗黑世界是美好的,人性顺良,有欺骗也留於恶作剧等级,一般人也有大勇气,知犠牲存感恩,这才是能在灾难存活下去的品格。

  如何暗黑世界的人像大部份末世文一般,笔者大概不会看了,这样的民族死死更环保,死死更降。

  初次执笔,只好模临大家名家,笔者看老倪太上头(故意只着眼人心之恶劣,绝口不提人心之良善),所以笔者着笔的是七娘美好的世界下的一丝污垢,加上古大侠说恨意会化成爱意,但不再恨时,这爱意会化成杀意。

  正是对七娘笔下人物的爱意化成杀意……(这是推卸的话)

  笔者一向认为正统里番是原作者的工作和财产,故笔者的主角另有人选,另有故事。

  这篇同人主要的创作动机是抱一个不平,为一个在一般故事里不是女主角便是大配角的人……

  一个大概七娘都不会想起的人。

  1。女人街中人

  罗格营地,被毁无数n次的新罗格酒吧,历练回来的转职者在吹牛赌酒,互通讯息。

  一个新晋的德鲁依闲聊中问起有关召唤的合成异变,同桌的德鲁依还未回答,别桌的野蛮人便自来熟地搭起讪来,好像是什么秘密一样压低嗓音,但野蛮人的大嗓门再压低,酒吧每一个角落都听得一清二楚。

  「想召唤异变?好感度呀!好感度呀!召唤物的好感度高…」「啍!谁都知召唤物的好感度愈高召唤异变成功率便愈高,问题是提昇好感度方法呀!不知便少给我出声…」「哈!你可问对人了!」「怎的?野蛮人会比德鲁依懂?莫非你是传说中的恋兽癖…」「你爱听别听,我问你罗格营地中比德鲁依召唤异变,谁最强?」「大概是那位令人发指的万恶后宫路人长老吧?」「就是…我可从凡长老那听回来的…

  话说…

  十几年前……如此如此…这样那般……「

  野蛮人长篇大论了一刻钟…

  「眼见猛毒花藤快要身殒,凡长老自己伤势不轻,身上只有一鐏红药,不自己饮绝不可能杀出重重围困。自己饮?猛毒花藤饮?这是一个问题. 凡长老一面拿出红药喂给猛毒花藤,一面说:我吴凡,不是一个好人,无耻,懦弱,贪心,无能,很多很多的缺点都能在我身上找到,但是,我是一个男人,不敢说顶天立地,但是至少也要问心无愧。

  我吴凡智商并不低,做事也不仅仅靠本能,猛毒花藤对我的帮助,陪我度过最孤独的日子,我都历历在目,一刻也没忘记,绝对不是以本能,智商低这样的荒唐的理由可以抹杀得了的,我的良心可以藏起来,但是却绝对不能被狗吃掉,要我现在看着它送死,我做不到。

  说毕,猛毒花藤爆发了……「

  「啍,问心无愧?良心不能被狗吃掉?想不到人还不如召唤物…」

  一个长相平凡得走进人潮便会认不出来的转职者听不下去,丢下没头没脑的话和酒钱,直接往走女人街去。

  女人街,顾名思义,是罗格营地的妓院整合体,里面的每一个女人,都是那些失去家庭,无以为依的可怜女子,为了养活自己或者那些同样没有劳动能力的家人,她们只能选择这种工作,这里的女人地位并不低,至少,即使是高贵的转职者,也不能强迫她们交易。

  也有些女人凭藉熟练的床上功夫,上岸成功嫁人为妇,连大家族的二夫人三夫人都出过不少,当然人们对妓女还是有点看法的,所以正牌夫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弱者互倚互助,体力活可是干不完的,而且不算意外每月总有几天不能干活,不互助难道那几天不吃吗?

  特殊的环境形成独特的圈子,当互助成了习惯时,忘本少之更少,上岸成功的不时接济未上岸的姐妹,未上岸的姐妹当打听到大家族有兴趣的消息也不忘给捎个信。

  这就是女人街的根本构成。

  女人街主街上佈满一个个帐篷,或启或闭,开启的就是待客中,客人在帐篷外看好了才进去;闭上了的就是已有客人在内工作。

  那长相平凡的转职者从女人街主街三拗二转,走进一条杂巷中一破旧屋子。
  屋中有一女子,啡金色长发过肩,瓜子口脸,双眼灵动有光,睸目之间好像有说不出的媚意。

  十足一个丽人儿,只是身高一般偏矮,未可尽美。

  身上只披一缕轻莎,恰恰盖过前胸,更显丰脯细腰。若隐若现的荤红,引人入胜。

  下半身一丝不挂,啡金色毛发形成的三角地带正好盖过私密神秘之处,反光的湿痕表示她刚刚还在自慰,令人无尽暇想。

  那转职者倒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一点心动也没有。

  「哦…回来了,比平常早呢…」

  「珀提姨,今天你不工作吗?怎么不用去帐篷那边?」

  「是珀提姐…我的小维士…今天我想让你好好陪陪我。」

  说着,双手就挂在维士(那长相平凡转职者)的脖子上。

  「珀提姨,我可是你养大的!」冷不胜防透过轻莎看见一道深深的事业线沟,加上轻轻贴在身上玲珑有致的肉体,维士不禁嚥下口水。

  「是珀提姐!知道就好,还不快快脱裤子报答养育之恩,还是说…转职了就嫌弃珀提姐身子髒?」

  (笔者按:皮肉钱养大的如果嫌妓女髒,不算是人)

  「珀提姨,我没有嫌弃你,你怎样了?这不是平时的你呀!」

  「呵呵…珀提姐可能要上岸了,有个库拉斯特级的圣骑士想娶我,到时剩下你一个,我不放心…」

  「我虽然刚转职,好歹是个死灵法师,好不好…不会照顾不了自己的。」
  「我才不担心那个,我不放心的是…」珀提一手伸入维士的裤子里,把玩起他的要害,「这个。」

  「没我看着,单就沙卡那骚货可以把你生吞活剥了。

  谁叫你上厕所不小心,她看到过这凶器后,和我碎碎念上了好些年啦。「
  「珀提姨…我可把你当成母亲看待的」

  『把我当母亲就给我好好干,我可不记得把你养成连女人也不敢上的废物哦。
  如果不把我当母亲,那你还顾忌什么?来吧。『也不容维士分说,拔出他的肉棒,对准自己的湿透的肉穴,发现伸直脚尖也吃不下此凶物。

  挂在维士脖子上的手一使力,轻轻一跷,肉棒滑进珀提的肉穴之内八九分。
  珀提身形娇小,肉棒插入后脚不沾地,一身体重全部由维士的肉棒支持。
  珀提的重量令肉棒直接穿越子宫口,顶在子宫壁上,这强烈的冲击即使是身经百战的珀提也不禁失神。

  维士脖子上的手的力气自然消却,手顺着维士的前胸滑下,人亦向后仰倒。
  本来手足无措的维士见状,反应过来,怕珀提摔坏,急忙一手把她抄起紧抱入怀。

  这样一来,肉棒齐跟挺进肉穴之内,珀提感到子宫好像要被贯穿一般。
  在痛楚与欢快交缠的刺激下,珀提从失神之中醒觉过来。

  「呜……小维士……真是狠心呀……一下就…干坏…珀提姐……」

  一个十来岁的青少年,在这情况下会说什么?

  维士没有回应,应该说他已经不能回应,或者说已经全心全意地用行动回应了。

  抱紧,挺进,挺进,再挺进,全力挺进,只想把双方合二为一。

  处男不懂技巧是放之天下皆准的,就算是妓院中长大亦然。

  任你怎观摩,总是有些技巧是没亲自操刀,是学不会的。

  「啊…嗯……嗯……唔唔……嗯………啊…唔……嗯…嗯……」

  珀提承受着一波接一波的冲击,随着每一下冲击的轻重,她玉手捏掐着维士的双臂力度有所增减,或闷哼着或浪叫着,用这种最原始的方法与之交流,引导着他佔有自己的躯体,充满自己的虚空。

  维士双腿支撑着双人份的体重和冲刺的反作用力,觉得有点不着力,便背靠墙壁借力。

  背靠墙壁令用力角度出现问题,插入更为花费力气;

  心灵褔至,一转身让珀提靠到墙壁上,让墙壁负担她部份体重,双手抓着她两条大腿,这就容易挺进了,每一下都叫珀提感觉到像要贯穿子宫似的。

  「嗯…别嗯……喔……我…我……受…不了……啦…轻点儿…啊……别…啊啊……喔…」

  家中的珀墙壁可不是什么好品质的主儿,粗糙不堪内墙令珀提感到不适,盘骨在冲击下纍纍磕壁隐隐生痛,令珀提暗叫不妙。

  一般女人大概只能忍受,等待对手泄身。珀提可是欢场老手,寻隙换位是等闲. 她待抽插活动肉棒插得最浅时阴道用力收紧,新手维士哪里反应得来?
  这一插自然插得浅,一抽自然抽得多出了几分。

 ⊥在这一刻珀提扭动着身子,两手按墙双腿上摆,以体内肉棒为轴心转身180度,然后双脚着地,成功由抱体直身前入式转站立弓身后入式。

  维士感到一阵电击似的酥麻感经脊髓传而至大脑,不禁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守紧摇摇欲坠精关,然后一口气插到底。

  弓身后入式可比直身前入式插得深,这么一插,精关就守不住了,白浊充满了珀提的内部。

  如果维士有足够经验,懂得稍停一下或是轻插几下,就不会一下子泄身了。
  珀提满足了,但她知道事情不会这样结束的,她的对手是个处男。

  处男是一种做爱时不花光体力不会停的生物,而且她知道她自写着大的维士体力有多可怕。

  维士小时候他母亲要他接受德鲁依的训练,但是他当不了德鲁依,除了体力外什么都没练出来,后来转职死灵法师时耐力值恰恰高出正常德鲁依三倍。
  不出所料,维士马上重新提枪而战,没有丝毫滞延迟疑的活塞活动再度开始。
  随着那凶器深深一插,作为战争再起的号角。

  维士稍稍弓身,双手伸进轻莎之内,摸上她丰满的乳房,用手从下面托上去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她那对不能一手掌握的乳房柔软而且有弹性,随着维士玩弄而变形。

  随时间流逝,一再高潮令珀提失去了对战局的掌握,她体力消磨耗尽. 她的浪叫渐渐无力,慢慢变成单纯的闷哼,再变成微微喘息,后来连喘息都没有了。
  在完全失神前,她印象中被正面向下放置在床上,下半身被提起抽插着。
  珀提早在决定献身时,就有被玩坏的觉悟,为了说服摰友的儿子,更为了替如姐如母摰友服仇。

  完全失神时,她最后一个念头是:「我不会在自寻死路吧?」

  第二日,赤裸的二人在床上醒来。

  「为什么?」

  「那…不就是为了,不让自己养了多年的童子鸡便宜了别人啦…」

  「不是吧?就这个原因!」

  「唔……不想弱了名头,哪有我们女人街养出来的稚啊!」

  「这理由比之前的更牵强呀……」

  「那……………为免你大棒不小心干死人,先给你打底做实验,反正干死自家人不用抵命。」

  「你这是刚刚想出来敷衍我的,还是刚刚想出来敷衍我的?」

  「……因为养子的兽性血脉快要觉醒,化身为拥有十亿匹马也不踏不死的强女干魔人,为了罗格营地和女人街的安危,养出这头凶兽的少女只好肩负起责任以身伺魔了。」

  「不带这样玩的……你才是强女干魔人,你全家都是强…

  不不不…你全家只有你一个是强女干魔人…

  还有你tm的给我少看禽兽公爵系列,你已经看坏脑了!还少女呢!哼哼!「

  「你珀提姐才25岁不是少女吗?还有看禽兽公爵系列呢…这是工作需要呀,说上一两段台词比什么春药壮阳药都强,男人都爱吃这一套的。

  不学会几种书上的花样儿,可留不淄哦…有时候还有客拿着书来玩,之前有个野蛮人叫道格什么的,说自己不认字,叫上几个姐妹,要她们一个人念,其他人就照着来演,他自己就演公爵,玩个不亦乐呼…你说这书是不是不能不熟?「

  (突然想黑一下那个常常叫鸡,更强逼自己儿子叫鸡的老倪:谁教汝不熟)
  「现在出来卖的都要有学问了,从前大字不认的姐妹们都定期跑到杂货店去买书了。

  (书是在杂货店买的,吴凡就有买卖装备时顺手买了本小说,详见正本故事)
  倒是便宜专替人写信的那帮傢伙,说给姐妹们补习,补着补着就补上床去,出来嫖都不用钱了…「

  「我说…你好像对禽兽公爵系列很有怨念…」

  「不………我很敬佩作者哦…她一定是个驿站马庙香炉,千人骑万人插……
  「暗黑世界是没有香的。」

  「那她的衣服如传送卷轴,被撕过几十万遍…

  不……应该说她是个很值得尊敬,十万百万人斩技艺煜彰年高德昭的老前辈。
  不然怎可能想得出这么多花样…

  如果不故意掉花样,要在职业生涯的把书中的招式使个遍,至少要干上80年呀!还是人不是呀!「

  「珀提姨,你对禽兽公爵的作者有多大怨念啊!」

  (笔者按:皇家图书馆的禁书,后来加上精灵族万年的传承,绝不比吃货修女脑袋中的小黄书少,不是一个小小的妓女可以窥探的。)

  「要叫珀提姐,好了…言归正传,你要征服女人街。」

  「怎的?我无原无故要征服女人街,拿来干啥?唔…应该说除了拿来干外有什么用呀?」

  「不要当我不知道,你就一直想去替你妈讨个说法,转职以后更按捺不住了。
  你没有人手,没有钱,没有情报,没有实力,难道只凭着一口怨气,就一股脑的一个人去吗?

  那是送死。听珀提姐的话,征服女人街,人手情报便一下子到手,做什么都容易点. 你的本钱要征服女人街,训练一下没难道,珀提姐我亲自验过的哦…
  还有哟…不要以为干倒珀提姐便天下无敌,可不是怕你初战失利留下阴影…
  才让你…一直都没跟你主导权呢…不信姐的话待晚上用骑乘位试试?榨干你…「

  罗格营地,吴凡的家,三无公主一直在打喷嚏。

  「大人,小茉莉她…好像生病了。」

  「吴大哥你呀,当家还不过关哦,没有好好照顾家中的人哦…」

  「不过不怪大哥哥呀,大哥哥平时都不常在家。"」还是小莎拉贴心。"「哥哥,这样是不行的哦,既然不过关,那当做是惩罚也好,就老老实实的照料小茉莉到康复吧。」

  「小凡小凡,我也要生病,我也要照料。」

  「饶过我吧,等等…佣兵不是不会生病的吗?」

  「被玩腻的侍女就算生病也没有多大新鲜感,自然无所谓啦…只有性欲的禽兽公爵亲王殿下,吃专治感冒的过期避孕药吧。」

  「我是对笨蛋主人的关心不抱一丝希望。」

  「啊……凡凡陷入消极之中了。」

  下回预告:暗黑破坏神之毁灭-被遗忘之子 2。恩怨情仇珀提是否真的嫁人去了?

  维士是否真的去征服女人街?

  维士母亲的仇人是谁?

  吴凡一家是否真的只是出来骗字数打酱油?

     预算吴凡一家最早进入剧情的是小黑碳(应该在第三话)